殿下的日常 之十五 冥婚

殿下的小廟要辦喜事了。

為了這樁喜事,不但早早的調了個小姑娘來實習,整個廟的軍將和小秘書都快忙瘋了,光計畫書就做了好幾擔,吵得不可開交,殿下打賭,在她沒看到的角落一定還打過架。

因為幾個小姑娘嘴角掛青。她沒有罵那些軍將是因為那群弱雞體無完膚不成人形。

其實就是五個小秘書中年紀最大的那一位,被文昌君家的文吏喜歡上了,追了好多年,終於含羞帶怯的點頭,羞答答的徵求殿下同意。

殿下覺得該說些什麼…但是她想了很久,真的很久,才勉強憋出一句話,「夫妻間有話直說,千萬別客氣。」

準新娘感激涕零,奉為金玉良言。

看準新娘這麼認真,殿下剩下的話只好吞進肚子裡。

其實她真正想說的是,「萬一需要逃難,身為柔弱女人的妳還是先跑吧,不要跟對方客氣真的。」

當年她在戰亂中能活下來還真不容易。

後來想想,不但是和平年代,還都是鬼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再說,本神在此,誰敢放肆?

殿下安穩下來。論其他的或許有欠缺,論武力和護短,嗯,她對自己有信心。

總之,這場難得的冥婚非常轟轟烈烈的展開了,辦得非常正式。不但特別到各級城隍廟報備,灑出了滿天星斗那麼多的請帖,日子還特別請大佬推算過,冬天最長最冷保證下雨沒人類願意出入的一天,可以抬花轎擺陣頭,異常喜慶的吹吹打打繞城一週,讓這場盛大的世紀冥婚在未來幾百年還讓「人」津津樂道。

嗯,對婚姻還有玫瑰色幻想也是好事。最少在破滅前還挺好的啊。殿下默默的想。

所以殿下還贊助了一首古曲「嫁妹」,古琴譜,意境高雅愉悅,既富有唐風,又兼顧了現代流行樂的因素,可說是當代冥婚曲第一。

只是,你知道,有種東西叫改編。

當嗩吶、牛角、鑼鈸加入,原本「十里揚花賀新郎」的意境瞬間成了「秦王破陣樂現代電音版」,底下的樂師一個比一個嗨,身為原作曲人的她心底真的有點複雜。

不想打擊他們,她委婉的建議能不能溫婉點…那些太陽剛的嗩吶牛角鑼鈸什麼的暫時不要吧。

小秘書和軍將們也是人才,迅速組成一支笙蕭鼓笛的弦樂團,相當有氣氛…保證婚禮當天方圓百里的活人都能嚇出心臟病的鬼氣森森,如泣如訴的像是要抬去跳井不是抬去結婚。

審視自己的原稿和改編稿,殿下抱著腦殼燒。

「婚禮嘛,就是求個熱鬧。嗩吶牛角鑼鈸什麼的都奏起來吧!」她氣勢萬千的拍案。

秦王破陣樂電音加強版就加強版吧,最少只會擾民不會殺人。

音樂的問題解決了,最後居然卡在鞋子的規格上。

男人的鞋子千年來千篇一律,沒什麼好說,統一穿靴子就得了。

但是女人的鞋千年來可是千變萬化啊!迎親隊伍好不容易將婀娜多姿的步法統一走順,可有的女生想穿木屐,有的想穿矮子樂,有的說她除了高跟鞋絕對不穿別的東西。

還有個小女生細聲細氣的說,「我想試試花瓶底的鞋呢。我奶奶給我燒了一雙來,咱們穿這個吧?」

鬧到殿下這兒來,剛出差抓妖魔鬼怪的殿下扁著眼睛看著這群死了都要愛美的女鬼。

「…不管穿啥,妳們的腳,學會著地了嗎?」她冷靜得有點自棄的問。

拜託,各位小姐姐,妳們都是鬼,都是用飄的,鞋子對妳們到底有什麼意義?

可是殿下收穫哀怨眼神一軍團,「殿下太討厭了!」一群小姐姐飄著嚶嚶嚶的跑掉。

最終鞋子的問題「和平」解決。這群私底下撕了無數次的伴娘們,終於不再管款式,只將顏色給統一了。

男生呢,一水兒的白衣白褲,可女孩子們一水的紅衣紅褲,該有多喜慶就能有多喜慶。雖然有莫名其妙的水袖,雖然妝容向紙人玉女看齊。

但是不同朝代的美感想統合起來已經不容易了,殿下也不想多說什麼。

直到婚禮彩排。

吹吹打打,將嫁曲整成秦王破陣樂電音加強版就不說了,問題是,這畫面,好熟呀。

記憶力很好的殿下慘白著臉孔扶額。

有部老電影偶爾還會在電影台播放,這時候誰跟小秘書搶遙控器等於想被自殺。

老電影叫「新暫時停止呼吸」,小秘書們總是看著鬼娶親的橋段羨慕的說,「我結婚時有這樣的婚禮就好了。」

殿下也就聽聽。小女孩的夢話嘛,誰會當真。

沒想到她們真的身體力行了。

那規模,可是電影的十倍不止,使用的棺材和花轎還是百分之百的真品非道具。

文吏新郎真是傾盡所有,只求盡善盡美。

只是這支盡善盡美的隊伍上街,妥妥的見者皆殺--活人的心靈是很脆弱的。

然後看著嗨得差點飄起來的伴郎伴娘和新郎新娘。殿下硬哽著脖子嚥下所有的反對。

她蒼白著臉孔去找中壇元帥借了十萬軍將當保全,務求沒有一個活人會目睹如此盛大的婚禮。

當天她親自押陣,甚至請了寒流特別在這個夜晚經過城市。

婚禮非常盛大、伴郎伴娘特別賣力,嗩吶牛角鑼鈸差點突破聲音結界。

可萬年不出廟的文昌君也鐵青著臉。陪著出來接親。

「將來那個小王八蛋告訴我要這麼搞,我先弄死他。」向來溫文儒雅的文昌君破裂了平靜的表面。

至於殿下,眼角微微濕潤。「…我覺得,公證結婚挺好的。」

這場冥婚萬幸沒有搞出大漏子。寒流來襲天寒地凍,天上還下著冷冷的雨,任何一個智商在線的正常人都不會上街溜達。

至於那些火力太旺在外飄飄溜溜的青少年,不有十萬軍將看著嗎?

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活人親眼目睹這場世紀冥婚。

可喜可賀…個鬼唷。

雖然沒有打照面,但是十萬陰間賓客,十萬軍將,數變引起質變。

那天之後,當年冬天的感冒率提升了百分之四十。

這次沒人幫陛下寫悔過書了。因為文昌君需要寫的悔過書,比陛下還厚。

寫著悔過書,不小心聽到小秘書們歡快的憧憬。

我,我還有五個小秘書。

殿下灰暗的寫著悔過書,深深的、疲倦的嘆了口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