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之完結 被冥婚(下)

殿下的反擊非常犀利。她連跟鬼新娘對話都毫無興趣,只是致函各大機關,想知道鬼新娘是用什麼身份、途徑入境。

首先,舊金山只有她的神主牌,屍骨卻原安葬在大陸。可十年文革墳墓早被刨了,所以她到底鬼籍何處呢?

如果她是美國鬼,請美國方面出具合法文件讓其暫時居留。如果她是大陸鬼,請大陸出具合法文件。

再說了,冥府又不是垮了,她這麼一個鬼籍不明的孤魂野鬼為何不去報到?

於是官司正式進入雞同鴨講的大混戰時代。鬼新娘庇佑家族興旺幾百年,家裡對這位姑奶奶真是盡心盡力要啥給啥,也將這位小姐的脾氣慣得非常嬌貴。

當然,也相當沒耐性。

於是鬼新娘自信滿滿的帶著幾百厲鬼闖關奪夫。等待已久的殿下蹲身橫劈了一刀。

非常安靜,只有雷光紫電一閃。

幾百厲鬼和修行得接近私神的鬼新娘灰飛煙滅,一點渣也沒有。

對著虛無,殿下平聲靜氣,「好了,練過手了,可以談談了。」

旁觀的文昌君扶額,覺得腦漿在沸騰。

所有同僚都悲傷的認為,昭殿下的天牢坐定了。

人間不值得。

但是悲傷著悲傷著,上面遲遲沒有處分,連悔過書都沒叫寫。

「屬下知道殿下情有可原,但是一點處罰也沒有也太過了。」某天城隍判官對著城隍爺發牢騷。

城隍爺冷笑兩聲。「你知道現在的天牢叫做新天牢,旁邊有個半塌的廢墟是舊天牢吧?」

「是啊。」判官納悶,「明明那兒寸土寸金,廢棄那麼大片的舊天牢不知道為啥。」

「唉。」城隍嘆了口氣,「咱們的殿下,特麼太有能耐,也特麼太護短。」

成神兩百多年,昭殿下還是個嶄新的新神官。帶著娘子軍鎮守邊關,行事也很低調。

某天,她麾下女兵放假結伴到天都逛街,被一群神二代的小紈褲調戲。你說殿下的兵能肯嗎?自然而然飽以粉拳。

明明是互毆,可是有身家有背景的神二代被帶回家上藥,女兵們卻被投入天牢。

一開始,昭殿下是想講道理的。但是天界官僚的話術實在是太迂迴婉轉,講了一天什麼結果也沒有。

於是昭殿下自己去天牢接人了。

她一刀,只一刀,將天牢劈毀了一半多,偏偏一個人也沒傷到,帶上她的兵,走了,只給玉皇大帝留了個奏折。

寫些什麼呢?不得而知。但是不管她寫什麼都沒有被毀天牢來得驚悚。

這毀了一半多的天牢,拆,拆不了,剩下的部分像是長在大地上的石頭,連根釘子都拔不出來。

但是修呢?也修不了。不管你用什麼樣的天材地寶意圖補強,通通從刀口處消失,不知道被抹殺到哪個異次元。

玉皇大帝勃然大怒,將那幾個惹事的紈褲拖來打了頓板子,就在可怕的舊天牢廢墟旁蓋了新天牢,讓這群紈褲天天從窗戶就可以看到岌岌可危的恐怖廢墟。

從此昭殿下一戰成名。副作用是全天都的紈褲子弟數量急遽的消失。

回憶自此,城隍爺喝了口茶,「小鄭啊,」他親切的喊著判官,「你若覺得自己的房子住厭了,嚼嚼殿下的舌根就算了,可本官的城隍廟還挺舒適的,別給我惹禍好麼?」

判官乾笑。

殿下並不知道有人在背後嚼說,沒人逮她回天庭,她也暗暗欣慰。

說來都是她不好,做了錯誤的示範。萬一她被抓往天牢…她怕娘子軍會來招大劫法場之類,那就不太懂事了。

只有一個事兒讓她不大滿意。

這件事不知道是誰、怎麼傳出去的,最後版本扭曲得異常扭曲。

一開始只是有人不想被冥婚來躲案桌下,這是小事,殿下也超討厭這種強買強賣,隨手處理,沒事。

後來是交了人渣分不了手,就跑來躲在案桌下。這…這好像也是強買強賣,殿下捏著鼻子勉強管了。

可是案桌下只有張八仙桌大小,能躲的人實在不多。她以為會吵架打架惹得她很煩躁…結果這些倒楣蛋互助互愛…最早看對眼的那對今年要生小孩了。

她終於正確代班了一回。著實不容易啊。

(殿下的日常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