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三 無序的晉級

月光在河面上跳動,宛如流動的銀,潺潺悅耳的流水聲,尚纖弱的柳樹輕擺著清涼的風。

如此宜人的,雨後晴夜。

河岸邊開闢的小小步道,行走其間,令人心曠神怡。

原本應該是這樣。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此時,卻只有個少女悠然漫步。長而簡單的鐵灰色長洋裝,外套一件寬鬆、下襬不規則,前低後長的麻布長袖襯衫。一頭長髮綁成高高的馬尾,讓月光照亮了半邊的臉沒有表情,卻天生帶著點笑意。

在拐彎,樹影和高牆讓此處的黑暗特別濃郁。站在此處的黃衣女子顯得格外朦朧。

「喂,小姐。」黃衣女子招著手,瞬間就到少女面前,「妳看,我只有一隻腳。」

黃衣女子的即膝裙下果然只有一條腿。但恐怖的不是只有一條腿,而是那條腿,既不是左腿也不是右腿,彷彿生在正中間。她咯咯的笑,越笑越大聲,越笑越狂,「而且我還…」

少女並沒有像其他人般瘋狂尖叫,反而冷靜的接了她的話,「而且妳也沒有手,等等抬起頭,妳還沒有五官咧。」

黃衣女子一愣,之後她非常後悔愣了那麼一下。

因為少女沒給她反應的時間,只用一條柳鞭就將她放倒了。雖然她第一時間就起身,但已經被十來個軍將團團圍住,每每有機會脫逃,都被少女的柳鞭抽回重圍。

等軍將們搞定,恭敬的過來稟報,「殿下,是個…拖把成精。」這個非常年輕的軍將滿臉不可思議。

昭殿下倒是不覺得怎樣,不過還是教育了一下,「萬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託人形。(出自葛洪抱朴子)」

這還真沒有什麼奇怪,石頭能成精,畚箕可以成精,憑什麼拖把不能?她在天界見過更奇妙的。有神曰焰光,是精怪中最勵志的典範。如果他是個燭台成精,還沒那麼不尋常…他是燭焰成精的,然後修成正果的。

是的,就是風大點就會被吹熄的蠟燭火焰。一根蠟燭能燒多久啊?最拼讓你燒個三天三夜好不好?那就是非常耐燃的蠟燭了。可哪怕是再耐的蠟燭,都不足讓燃燒其上的火焰成精。

所以說,成精大部分都是萬物之老者,但也常有例外。往往需要巧合和機緣。像是焰光,就是恰好連蠟帶火的掉進一處同時噴著天然氣的泉水裡,得以水火同源的存在了十年,感水火相濟之理,萌靈智成精。

然後又很勤奮的吸收日月精華,剛好處福地洞天之中,又逢明師點悟,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得以隨師升天,在天界也努力不懈,終於獨當一面的成神。

聽起來超勵志的,但是他總歷程只花了二十年。

更神奇的還有的是,什麼天帝的一口氣、王母娘娘的胭脂、太陰星君的影子…都有變成精怪的案例。只有你想不到,沒有變不了的。

拖把成精,太平常了。就跟畚箕或石臼成精一樣平常。

為什麼這麼平常的小精怪,會勞動到殿下呢?

怪只怪,她麾下的軍將都太嫩。這麼一個小小精怪鬧到小廟香火大熾,她天天聽萬民請願而頭疼。

就如前面所說的,河岸的步道,是附近居民最喜歡的地方。春天賞大波斯菊,夏天乘涼,秋天賞月,冬天都有情侶在綿綿細雨中綿綿細語。

不管什麼時候來,都有居民在此散步聊天說笑,河岸邊也總有人釣魚。都還滿有自覺的保持環境整潔,假日社區和學生會組織來撿垃圾。

很難得的,城市邊緣的一小方淨土。

但是步道開始鬧鬼。當許多人目睹「獨腳無臉女」之後,河岸步道瞬間淨空,連有勇氣在半夜海釣的釣客都不敢來了。

因為獨腳女會動手,已經有四個釣客被推進河裡,被驚嚇和追逐的行人也日益增多。

殿下斷定應該是妖怪或精怪,絕對不是鬼。照那種小裡小氣毫無目的的惡作劇來看,一定是小咖。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總不能招募了五營只讓他們白吃白喝,何況已經養了將近千日了好吧?

所以她把軍將們派出去緝捕,然後殿下差點被他們氣死。

雖然知道新兵上路應該請多指教,但是連獨腳女的一根毛都沒碰到,甚至連身分都查不了…她只想用軍棍好好的給他們指教指教。

但是不教而殺謂之虐,對吧?於是她很虐心的出來當誘餌,示範給這群菜鳥明白,「智勇雙全」,為何智在前而勇在後…因為沒有智慧就連正確動用武力的機會都沒有。

她希望部下不要連腦袋都長滿肌肉…只是很悲觀的,殿下發現,調教的道路既遠且長…她沒有把握回天前能把五營調教得,腦袋裡裝得完全是腦漿。
明明是個小事件,昭殿下卻滿心疲憊。去幫文昌君顧籤筒的時候還有些鬱鬱不樂。等求籤高峰期過去,文昌君閒了些,將不太快樂的殿下請去喝茶了。

「我不想喝。」殿下情緒還是很不高。

「客家擂茶喔。」文昌君勸,「我親手擂。」

…她對凡間食物都沒什麼興趣,擂茶除外。

「殿下為什麼不開心?」文昌君一面擂茶一面問,「那支破拖把已經綁赴城隍處發落了不是嗎?坦白說,也沒什麼大危害…就是個剛獲了人身太歡脫的蠢蛋咩。」

「三個月。」昭殿下悶悶的,「居然花了三個月,而且還沒能將案子辦好。如果在天界…」

「可這裡不是天界呀。」文昌君笑,「他們也不是天兵天將。只是一群…向人間招募的孤魂野鬼。哪,別把自己逼得太緊,慢慢來。」

…或許吧。殿下想。她自己個性過分認真,不該也逼著別人…還是一群愚蠢的凡人(已死版)過分認真。

捧著熱騰騰的擂茶,殿下慢慢的點了點頭。「文昌君的軍將如何?」聽聽前輩的治軍經驗吧,說不定有用。

「我沒有治軍經驗啊。」文昌君回得很輕鬆,「我管文運和考試,總不會有人刻意跑來跟我求斬妖除魔吧?就算偶爾需要動用到武力,我們家有關爺啊。雖然說,大家都很愛啪啪造,只留我一個人面對無數考生…明明有五文昌啊!結果只有我一個在面對…」

語鋒一轉,「殿下何不與中壇元帥商談坐鎮?他就算本人沒空,屬下也不少能人。有的性情沈靜,不至於太鬧,擾到殿下清靜。」

殿下沈默了。好一會兒才有些悽愴的回答,「廟小,沒錢…連廟公都沒有。你相信嗎?現在二十一戶人家願意輪流當爐主,掌管修繕和管香火錢,但沒人要當廟公。」

總不能是她現真身,親自去請中壇元帥來幫她調教軍將。到時候誰能解釋清楚這尊多出來的神像是怎麼回事?

在凡間當神明是很悶的一件事,束手縛腳的。難怪南部某王爺喟嘆,「坐鎮東津三百年,心內痛苦無人知。」

文昌君正要答話,房門輕叩,「咦?乖乖來了。」他看向殿下,昭殿下點點頭,示意他自便,捧起擂茶小口小口的啜。

只見一個身穿綠衣的美少年走進來,一臉溫柔的笑…就是門牙大了點,讓那驚人的美貌平添許多無辜。他看到殿下,有些慌張和不好意思。

文昌君輕聲道歉,帶著美少年往裡面去了,據說是來修電腦的。

昭殿下獨自坐在堂屋喝著擂茶,空氣中卻有種甜蜜芳香的奶油味道。

不是擂茶。是那位名叫「乖乖」的少年進來才有的。

這可稀奇了。他明明是個修電腦的,又不是甜點師傅。為什麼會帶著這種芳甜奶油的香味?

會是哪個神明的使者呢?

「他是誰家的?」昭殿下好奇的問。

此時綠衣少年已經走了,文昌君卻笑得很神祕,「他就是自己家的。沒誰管得了他…不過也不必太在意,他就一個顧機台的。」

顧機台?昭殿下有些誤會…畢竟她下凡三年多而已。「顧小鋼珠那種機台嗎?」

文昌君笑噴,咳了好大一會兒,「不,哈哈哈,不是…他就是顧,電腦主機那類的機台。」

…那種東西也有守護?明明是機器,要守護什麼?

「是私神?」昭殿下好學不倦的問。

應該是吧?從來沒聽說過天庭冊封過什麼顧機台神。那就是沒有得得冊封,但是得凡人信仰禮敬的私神。

「噗。」文昌君捂嘴,設法把爆笑壓下去,「這麼說也沒錯…可以說是。你們的筆電還是他低價提供的呢,有機會要謝謝他。」

昭殿下狐疑的看著文昌君,最後還是沒有繼續問了。人間的私神沒有一萬也有八千,聽說還在不斷生長中。

她不覺得跟一個私神能有什麼交集。或許將來會偶遇,她會道一聲謝,私神會客氣異常的說不客氣,然後…就沒什麼然後。
終究,她還是發現了這位名為「乖乖」的私神到底是什麼。

同樣是太嫩的軍將讓犯妖給跑了,殿下不得不親力親為的輕裝追兇--因為已經跨區了,她不能浩浩蕩蕩的帶一大票軍將上門抓人…又不是準備去械鬥。

最後她衝進一間裝滿主機的房間緝捕犯妖。這隻鱸鰻精太狡猾,險些又讓他給溜了。千鈞一髮之際,只見一綠衣少年,靈活的抄起網路線,讓鱸鰻精摔了個狗啃泥,讓殿下輕鬆捕獲。

殿下非常慎重的道謝,私神也的確如她所料的遜謝不已。

然後昭殿下瞥見,每台主機上面都放了一包綠色零食,名字就叫做,「乖乖」。

剛好有個凡人在她旁邊拆開綠色包裝的零食,引起另一個凡人的慘叫。那個凡人一面吃一面含糊不清的說,「無要緊啦,我已經換了新的了,這包已經擺半年囉,放心吃,不會有事。」

綠包裝零食的味道,跟私神的香氣一模一樣。

然後昭殿下所知的精怪品種,又多了一個:綠色包裝零食所化的乖乖。

這一定是空前絕後的。就好像她從來沒聽說過櫻桃畢羅成精,更沒聽說過綠豆糕成精的。簡直比焰光大人還希罕。

文昌君知曉後笑彎了腰,「不對,更希罕吧。說起來香火是等閒,誠心禮敬才是王道啊。乖乖的信徒可比我們的虔誠許多。」

「而且不要看他一副溫文樣,他脾氣可壞了。吃掉供品,燒電腦。半年沒換供品,燒電腦。唉,私神就是沒有拘束…有的時候真的是好羨慕啊。」文昌君嘆氣,「我也想讓不讀書跑來拼命求上榜的信徒拉肚子。」

昭殿下啞然,默默回家了。

以後她只要在自家的供桌上看到乖乖,就會露出微妙的表情。其他口味的也就算了,奶油椰子的她是自己不肯吃也不讓小秘書和軍將們吃。

雖然屬下都會抱怨,但她還是很堅持。

因為,太怪了。

一聞到那股芳香甜蜜的奶油椰子味道…她就怎麼也下不了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