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六 殿下的成長

下凡滿四年沒多久,殿下突然變得話很少,原本天生的微微笑意也不見了。雖然依舊認真而盡忠職守,但也只是公事公辦而已。

眾神明以為她只是想家。這是每個下凡神明的必經歷程,誰也幫不上忙。

擾攘的人間,紛亂並且繁重的工作。會思念安靜並且井然有序的天界勢在難免。而且武神調任文官,那就更困難了。

後來是某個小秘書悄悄的在案件裡夾了張陳情書給文昌君,他才發現案情其實不單純。

【Google★廣告贊助】

簡言之,殿下被凡人耍了。

事情是這樣的。殿下下凡代班了四年,對凡人的煩躁感漸漸降低,甚至有些太寬容。

無意間,在她沒主動現真身的狀況下,有個少年居然也看到了她,並且和她聊天。這樣的天賦讓她吃驚,雖然品行上不太好,但她覺得這孩子年紀輕,用心調教應該還來得及。

所以她用「廟公的女兒」這樣的身分與之親切交談,卻沒想到即使是少年,也可能用心險惡。

從殿下那兒知曉了「廟公」並不住在這裡,晚上廟裡沒有人的資訊後,在某個夜黑風高、殿下也剛好外出夜巡的時刻,這個不學好的少年和同樣不學好的夥伴,進入小廟偷竊了所有的香火錢和金牌。

殿下知曉後震怒的縱狂風追蹤而至,那少年還跟夥伴大聲嘲笑,「世界上哪有什麼神明啦,蠢透了!真有神明怎麼連自己的香火錢都保不住?還有笨蛋打金牌給木頭雕像…哈哈哈哈~」

不但如此,他們還語帶淫穢的談及了「廟公的女兒」,少年大言不慚的說很快就能拿下,而且還要拍照上傳什麼的。

若不是軍將們極力勸阻,五個小秘書都吊在後腰,殿下其實已經拔出腰刀。

最後殿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是讓那群小混蛋患場重感冒。

雖然殿下現真身鐵青著臉將金牌與錢搶回來,但香火錢被花掉大半,湊不齊了。那幾個被打得爬不起來的少年又一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皮樣,殿下又不能真的拿他們抵命…

她真的很想宰了這幾個禍害,尤其是那個欺騙她的少年。但她是神明,不是厲鬼,不能夠隨心所欲。

就是因為她的不謹慎和輕信,造成了當年爐主的麻煩。

又愧又悔,震怒卻又只能憋著。太認真的殿下不但自我厭惡,而且也開始厭惡凡人了。

但這也說不出口,實在太丟人。她一直強忍著,一絲不苟的執行公務。可殿下一天天的心情低沈,小秘書們越看越難過,最後公推了一個文筆最好的,偷渡了一封陳情書給「最有智慧」的文昌君。

原來不是想家啊。文昌君捏著文書想。但是,直言的話,殿下也絕對不會承認吧。

他想了想,略為連絡一下,就完全搞定了。

然後殿下接到委託。月老和文昌君把時間讓出來,請昭殿下先去幫幫忙得分身乏數的的中壇元帥。

若是票選全台最受喜愛的神明,中壇元帥三太子一定入圍全五名,媒體曝光率絕對高居第一。

昭殿下跟中壇元帥雖然沒有直接業務相關,但起碼混個臉熟,還是很友善很有話講的臉熟。

他們倆都是武神,而且,恐怕會讓人大出意料之外的是,兩個人的個性本質都非常嚴肅認真。

其實稍微思考一下就能明白,何謂「中壇元帥」?哪吒元帥的主要職務是五營神將之首,他管轄的軍將數目絕對是超乎想像的。只要是神明出巡,幾乎都是他和直屬部下轄治著五營負責出入平安。

你覺得這樣的神明,個性能夠不嚴肅認真嗎?

這種過分認真、甚至追求完美的神明,往往都是把自己累得最嗆的那種。

一開始昭殿下還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認真嚴肅的哪吒元帥一但降乩,會與他原本性格相差十萬八千里遠,完全退化成兒童狀態…倒跟他fb奔放歡脫的形象相符合。

(fb上他自稱「中壇很帥」)

後來殿下認識了一個新詞:「正常能量釋放」,才頓悟了哪吒元帥的行為模式。

殿下去見元帥,哪吒大人臉色灰敗,兩眼無神。她有點擔心,繼月老過勞老得快後,中壇也快帥不起來了…累的。

「殿下…」哪吒元帥有氣無力的說,「這個月不是進香就是遶境。我跟部下們…已經竭盡全力了。」他往香案上一趴,除了偶爾抽搐,幾乎一動都不動了。

昭殿下擔心的看著他,默默無言。不管是哪個神明出巡,哪吒元帥都是必到的「中壇元帥」。他雖然有直屬部下可以代班,但是元帥本神是非常嚴謹(或說歸毛),所以能得他青眼納入麾下的,實在不多。

神明的職務就夠多了,民間乩身又最愛他。為了回應這份摯愛,元帥真是豁出命來了。

「元帥,」這個時候,殿下完全忘記自己的低落和問題,小心翼翼的問,「不知道末將能為你做什麼?」

好半天,元帥才艱難的將頭抬起來,「…娘娘要巡視十八庄。」他掩面而泣,「但是排不過來了啦!這個月有!@#$,還有%^&*(,然後還有這個那個巴啦巴啦~」

他盈盈淚目的看著昭殿下,「能不能,能不能代執中壇?陪娘娘巡視?我保證都是小咖的,只要不讓他們驚擾娘娘聖駕就可以了!對殿下來說,只是一片小蛋糕吧?」

其實殿下完全沒聽懂他說得行程安排,也不懂什麼是「一片小蛋糕」。但是同為武神,是很明白那種分身乏數的無奈和疲勞。

而且是為了媽祖娘娘。

其他的人總是客氣的喊殿下,只有娘娘會親切的喊她「小昭」。雖然她的名字並不是「昭」。

不過,誰在意啊。

「好的。」殿下點頭,接過令旗,「末將僭越了。」

她很認真的前去晉見媽祖娘娘,所以沒看到身後的中壇元帥生龍活虎的跳起來,笑嘻嘻的比了一個V,這段影片火速傳到文昌君的line。

文昌君看完,微妙的笑了起來。

***

起駕那天,昭殿下非常嚴肅的做足了「中壇元帥」該做的事情。

這對她來說駕輕就熟,在天界她雖然不是元帥,但也鎮守一方,手下也有七萬天兵,依舊被戲稱為「娘子軍」。事實上她麾下的確有不少女將。

當然那些都是往事了。雖然對神明而言,一甲子六十年不過是一瞬間。但她已經開始懷疑有沒有辦法繼續護佑凡人…在被凡人欺騙侮辱之後。

她無比的想念荒涼的邊關,和她的娘子軍。

但走神只是很短的一會兒,神樂乍起,娘娘起駕。發現娘娘的轎班居然也都是女性。殿下不禁微微笑了起來。

不是很相宜嗎?娘娘的女轎班,和護衛娘娘的女元帥。

現在她該專注的是,此時,此刻,現在。和身為「中壇元帥」的職責。

踏上遶境的路程,率領著五營神將。
遶境要二十三天,殿下繃緊了精神應對。

其實凡間不像凡人想的那麼和平安全。就像是神明也並不是無敵的。萬事都是平衡的,有陽必有陰,有善必有惡。能夠有武力隨行的巡視,往往就是將一整年累積下來的陰暗和邪惡設法掃除的好時候。

而這些陰暗和邪惡也不見得會束手待斃,往往在凡人看不見的地方,殺聲震天,血肉橫飛。

凡人能看到的不過是一陣風飛沙或是一陣雷雨,或者更平常的嚴重酷暑罷了。

但掃境能那麼平靜嗎?不能的。

開頭三天,殿下已經非常疲憊,血染盔甲了。她不禁敬佩起中壇元帥。

「小昭。」媽祖娘娘撩起轎帘,「累了吧?上來坐坐歇歇腳。」

殿下婉拒,這太不敬了。

娘娘掩口而笑,「我不講那些虛的,來來。」

隨侍的娘娘秘書笑著將昭殿下推上神轎,她很不好意思的坐在轎沿,嚴肅而拘謹。

「瞧瞧他們。」娘娘指著隨著神轎而行、摩肩擦踵的香客,「不覺得他們很可愛嗎?」

殿下愣了一下,「…不覺得。」凡人其實是種非常容易動搖和背叛的生物。他們會花言巧語,會欺騙。她前導的時候,看到了許多怪現象。

固然有人虔誠的奉茶奉食送這送那,但是當中有些人吃了喝了拿了,怪這怪那之後,又背棄他們對神明的誓言,半途跑了。

「但大部分,絕大部份都會履行。今年不履行,或許明年,後年…將來的某一年。而且,小昭妳怎麼只看到不好的,沒有看到無私奉獻的那些呢?」娘娘責怪的輕輕拍著昭殿下的胳臂,「凡人,不是一個人,或幾個人能夠代表的。」

「小昭,妳用心聽過他們的心聲嗎?聽聽吧。」

除了鞭炮鑼鼓和喧譁,還能聽到什麼?不過是無止盡的勒索…

殿下聽到,相信和感謝。

我們的媽祖婆、眾神,我們的。

像是浪潮般,撲面而來。強烈深沈的聲音,穿透一切喧囂,真摯的呼喚直至眾神的心靈。

…任性的、愚蠢的凡人。掩住耳朵也不能阻止那呼喚,逼迫神原諒、垂憐,像是大部分的父母都會憐愛自己的孩子。

討厭的凡人。

疲憊一掃而空,渾身充滿精力。

娘娘攤了攤手,像是要擁抱萬民,「無知又吵鬧的孩子,卻往往能給予父母力量。」

殿下跳下神轎,緊了緊刀,「不是的。是孩子太鬧太沒用,刺激父母非拿出所有能耐不可。」

她仰天發出一聲清嘯。那聲音是如此的悠遠清亮,像是閃電劃破夜空後那聲長遠共鳴的霹靂。

娘娘笑了。

原本必定下雨清掃陰惡的遶境,這一年卻一改之前的綿綿,而是狂風暴雨附帶雷霆閃電。

因為這一年有個太過盡忠職守的「中壇」,讓娘娘很清閒…昭殿下完全是開無雙模式,五營都差點跟不上她的腳步。

她像是一把尖刀瘋狂的插入陰暗中,撕裂一切邪物和陰祟。

最後她甩了甩沾滿邪物鮮血的馬槊--腰刀早就砍出缺口。然後遺憾,二十三天的遶境太短了。

這次遶境不但讓媽祖娘娘很清閒,也讓殿下非常受歡迎。在某些月份,月老和文昌君逮不到殿下幫顧籤筒--早被中壇元帥霸佔去代班了。

只有一件事情三太子很納悶,他line了文昌君。

昌

之後昭殿下很納悶,因為中壇元帥多次嚷嚷著「請收下我的膝蓋」。

 


註:

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6%87%E5%A5%BD

婦好是是中國歷史上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女政治家、軍事家。事實上應該也是大祭司。

在此設定她是屬於神明也會敬佩的凡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