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七 酬神

擔任中壇代班的時候,往往會看到花車鋼管秀。

殿下表示不可思議。凡人不但供品很有創意,連酬神賽會都超乎想像。

【Google★廣告贊助】

fb社團上。

昭:…鋼管辣妹沒有問題嗎?我以為照凡人的法律是不許可的,風化罪之類?

月老:殿下是看哪年的律法?太過時了,趕緊扔了吧。

城隍:沒事兒。早年還慢慢脫光呢,現在還有衣服遮掩。

虎爺:殿下這麼保守好可愛。 @//////@

中壇很帥:幸好現在還有遮掩,早年脫光的時候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擺。

媽祖:別這樣,雖然我也不喜歡,但是總給人留碗飯吃。生活總是不容易的。

福德大叔:給人留碗飯吃+1(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王爺:給人留碗飯吃+2(愛是不嫉妒)

目光千里遠:給人留碗飯吃+3(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濟公好佛:給人留碗飯吃+4(愛是不做害羞的事)

我好毒毒毒毒毒:給人留碗飯吃+5(上面四樓都引用哥林多前書。而且好佛,明明鋼管辣妹是很害羞的事)

…………

昭殿下輕輕的闔上筆電。她深深感覺到同僚越來越厲害,到+48都看不出來到底算離題還是沒離題。

大致歸納起來,神明並不太在意酬不酬神--最少公務員性質的正神不在乎。酬神畢竟是花錢的事情,許多角頭小廟根本花不起,以至於十年甚至數十年都沒建過醮,沒有酬神賽會,但神明依舊溫愛的看護。

但是凡人願意答謝神明,神明也不會拒絕。畢竟是心意。

可凡人的心意往往會讓人哭笑不得。比方說遠早的脫衣舞,和現在的鋼管舞。沒辦法,凡人生活不易,能笑笑過去的事情就笑笑過去。

就像殿下代管的小廟,幾個月一次,都會演個布袋戲酬神。

理由不外乎是,賺大錢了,喜獲麟兒了,疾病痊癒…種種和殿下相關或不相關的願望實現了,歡天喜地的唱個一天半天的布袋戲。

小廟沒有廟埕,所以戲臺得搭到馬路對面,連給行人看的空間都沒有--完全是給神明看的。

坦白說,不好看。就一輛貨車改裝的戲臺,放錄音帶的戲曲。可因為是「心意」,她還不能嫌棄。

殿下只能嘆氣,無奈的。

某天,那個第一個恭奉「核廢料」的小混蛋又來了。

殿下將他取名為「茶包」。因為她記不住trouble怎麼拼。

這小子就是麻煩的化身,做遍了一切白目小孩會做的一切蠢事。夜遊什麼的還是最小兒科的小事,逛鬼屋逛公墓也是尋常。他還不只一次的撿到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

每次看到神經很大條的茶包背後掛了一大串的孤魂野鬼來拜拜,殿下都會想對他吼,叫他找神明比較常在家的大廟罩,不要來這兒。

萬一那次殿下在外代班公辦不在家,你認為他後面那串是小秘書或超嫩軍將能處理的嗎?!

但是他運氣卻超好的。每次惹了一大串,都會挑殿下剛好在家的時候來,奉上各種古怪神奇的供品。

雖然超想一掌將他巴死永絕後患,殿下還是拼命按耐性子…畢竟見死不救不是她的原則。

我人真是太好了。殿下想。對於一個供奉榴槤酥的小混蛋,沒將他拍到大馬路上,還幫他說服那位執意想冥婚的小姑娘,真是佛心來著。

誰讓茶包撿了人家的東西。

雖然殿下是按著刀柄說服了鬼姑娘,但終究是說服成功不是嗎?只是怒氣衝破極限,忍無可忍的托夢去將茶包大罵了一頓。

這讓茶包終止了亂撿東西的習慣,壞處是他更虔誠的信仰「媽祖婆」,收集了更多更莫名其妙的供品。

你相信嗎?他居然突發奇想,拿盒小美冰淇淋來拜拜。不用膝蓋想也知道,拜完也全融化了。內容物…連最不挑嘴的軍將也不吃吧??!!

然後他下次進化了。他帶了一個啤酒杯,一盒小美冰淇淋(香草口味),一大寶特瓶的可樂。將小美冰淇淋挖出來扔進啤酒杯,然後將可樂也倒進去。

「自製漂浮可樂!融化也好吃!」茶包很亢奮的豎起大拇指,「媽祖婆也說讚!」

…讚你的頭。明明給你三個陰筊!還有,明明告訴過你,恁祖媽不是媽祖娘娘!

但茶包會聽人話就不叫做茶包了。他發明了各式各樣的食譜來豐富供品的種類。那真是一個災難似的夏天。

值得慶幸的是,這小混蛋高三了,開始陷入無涯學海,沒空發明創意供品…殿下表示欣慰。

可清靜沒多久,茶包糾團來拜拜,帶了茶包二號和茶包三號來求上「好大學」。

…馬路對面的公車站可到文昌公廟啊!殿下現真身告訴茶包不只一回了!

「註生娘娘管考試嗎?」茶包二號憂慮的說。

「明明是觀音媽。」茶包三號糾正。

「你們不懂啦!」茶包很堅定的說,「我之前成績超爛的,就是媽祖婆保庇,成績才好起來的!媽祖婆法力無邊,回頭是岸啊!所以我們來拜拜是對的!」

昭殿下,已絕望。她再也不想跟這個無理取鬧的世界爭辯了。

茶包團幾乎天天來,而且把考得很砸的考卷留在供桌。殿下原本不想理他們。茶包的成績跟她半點關係都沒有,殿下也不代寫作業包考試成績。

但時日久了,她居然覺得茶包團…有點蠢萌。

她想,一定是那些奇怪供品把她的腦子也搞壞了。

深深嘆了口氣,她親自拿了茶包團的考卷去找文昌君。國史地類她還能看看,要求一個武神通曉理數英化未免過分。

「其實他們很用功。」文昌君笑了,「總是功虧一簣…妳瞧,思路是對的,但總是在關鍵的部份粗心。比方說這一題…」

文昌君講解完一題數學題,殿下有種暈眩想吐的感覺。

太可怕了。比奇門遁甲還複雜。

但聰明智慧的殿下還是聽懂了茶包團的困境。就像是國史地往往錯誤在錯字上,非常可惜。

「…文昌君有辦法嗎?」殿下小心翼翼的問。

「不行。」文昌君很果斷的拒絕,「錯的依舊是錯的。」

連主管文運和考試的文昌君都沒辦法,身為武神的昭殿下又怎麼能有辦法。

但是俯瞰著三張稚嫩又信賴的臉孔,她又狠不下心。

如果他們本身並不認真用心,殿下能夠漠然的視若無睹。可他們明明很努力很疲累,好幾次上完香就在一旁的椅子上睡得東倒西歪。

看不下去。

最後她在規則內,做了一次集體托夢。其實也沒說什麼,只是認真跟他們做了一次總檢討,要他們對自己有信心,要從容不迫。

而且務必,務必要多檢查兩次考卷。

很老生常談,完全沒有新意。但因為是尊敬的「媽祖婆」托夢,這三個小蠢萌醒來相互印證後,信心簡直爆棚,第一時間衝到小廟,發誓要一起考上大學然後回來還願。

「欸,你們知不知道廟公的女兒?」茶包突然叫了起來,「昨晚夢見的媽祖婆好像廟公的女兒喔!」

「是廟公的女兒像媽祖婆好不好?」茶包二號翻白眼。

「廟公的女兒是哪個?在哪在哪…喔!好漂亮!」

…拜託你們三個小混蛋滾出我的廟,立刻!

結果茶包團都考上了某夜市附屬大學,聽說家長都高興得放鞭炮。

殿下也露出欣慰的笑容…直到茶包團來還願。

「不好意思喔,媽祖婆,本來應該請棚戲來謝神。」茶包笑得很害羞,「但是我們沒錢,所以決定自己來了。」

…不用好嗎?神明其實不求這種回報的。而且,茶包拎著大聲公,茶包二號拎著小號,茶包三號拎著吉他…不知為何,殿下有種不祥的預感。
茶包團怪叫一聲,開始載歌載舞。

「我的好朋友,號角響起來囉,喔喔,喔喔喔~」茶包用大聲公忘情高歌,茶包二號小號高亢,茶包三號彈著吉他,一面唱一面跳。

此時是下午四點半,對面的公車站牌和半條馬路正被學生佔據。也就是說,茶包團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而且開始有人聚集了。

昭殿下感到丟臉。

「今天要去哪裡,我們要去媽祖廟,喔喔耶耶耶!」

「法力無邊又善良,女神風範無人敵,廟公欸女兒最美麗!耶!」

「吞巴啦吞巴啦欸欸喔,喔喔喔喔喔喔~」

聚攏過來的人牆一層又一層,幾乎人人都拿出手機攝影拍照,不斷的發出巨大笑聲。

昭殿下真的感到無比丟臉。

酬神就酬神,為什麼要剽竊食尚玩家浩角翔起的開場歌?以為她沒看過嗎?

殿下突然覺得,其實布袋戲還滿不錯的…絕對比茶包團的載歌載舞好千萬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