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八 麻煩

常常在神明社團fb露面的虎爺,其實是中部虎爺神格最高的「總將軍」,聽說他是天上白虎神君的凡間化身(也有一說是影子),但他總是笑而不答。

整個中部所有的「虎爺」其實都是他的屬下,編制有些微妙。

【Google★廣告贊助】

就像是不管誰家的五營軍將都是朝凡間遊蕩的孤魂野鬼(人類)招募,虎爺招募實習幹部也是朝有大願或有功德的動物亡靈招募。

大部分是貓,這跟虎爺的出身有關,但也有小部份是其他動物…最普遍的是狗。所以偶爾有人見到廟裡「虎爺」的真身居然是黑犬,也不用太懷疑,這是因為虎爺頭頭並沒有太強烈的貓科沙文主義的緣故。

但是跟閒閒沒事很八卦的地基主N號(N屬於自然數)不同。地基主是最基層,很有公務員風範的喝茶看報紙…這個時代是喝茶玩電腦(或手機)。

生前是人,任職後又與凡人的生活最貼近,過得很活潑也是理所當然的。

實習虎爺就不是了。他們通常都駐守在各大廟宇協助看守門戶,同時累積修行,跟凡人的生活有距離。而且生前不是貓就是狗,能把話說清楚,已經很了不起,看得懂文字已經算勤勉了,別要求他們還會打字或者朝更小的手機螢幕輸入…

爪子不支援,太殘酷了。

目前所知能夠輸入流暢,甚至精通各種表情符號的,只有他們的老大,正職的虎爺大人。

殿下和虎爺的交情就是在fb上面建立起來的。虎爺大人是個自來熟,熱情得有點沒神經的神明,最大的嗜好就是照顧新來的。

昭殿下能夠飛快的適應網路生活,融入神明社團,可以說虎爺當居首功。不管新來的殿下說了什麼,虎爺總是飛快用五花八門的表情符號回應,讓她覺得溫馨、被接納。

雖然殿下從來沒說過,但她還是很感激虎爺的。所以她這麼認真的人,能夠無視虎爺的無厘頭。偶爾虎爺脫線惹禍的時候,殿下也會悄悄幫著抹平。

但是這回,殿下第一時間就無情的拒絕了。

因為這回惹禍的不是虎爺,而是他的部屬。偏偏這位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殿下連「茶包」之類的別名都不想取了,直接稱之,「麻煩」。

這隻名為「麻煩」的實習虎爺…抱歉,見習虎爺,生前是隻黑貓(公),非常喜歡小孩…不管是什麼動物的幼崽。他的貓生只有十二年,卻照顧了二十四隻仔貓(把屎把尿教用貓沙),五隻狗崽(不要懷疑,他養的狗崽也會用貓沙),是某流浪動物之家的最佳爸爸。

他會往生,也是因為搶救一隻誤入快車道的幼貓。

不論功德,就讓虎爺大人感動哭了,何況的確功德無量。所以,第一時間就被納入虎爺的麾下。

但是開了靈智的見習虎爺不是少根筋…是該問他到底還剩哪根筋。

理論上來說,除了殿下,還沒有哪個神明有外掛可以隨便現真身,最常規的手法是托夢。

偶爾被撞見真身,幾乎每個都會露出很驚悚的表情,內心的OS無一不是,「挫屎!」

因為這是要挨罰的。像是那隻黑狗兄實習虎爺,被小孩看到,狗鼻子被彈了兩百下,痛得一個月過後都還抬不起頭來。

但是見習虎爺更糟糕。保守估計他尾巴被扯了上萬下還誓死不悔。

因為他實在太喜歡小孩了,個性又非常馬虎。

所以他在哪任職就會闖出禍來。他曾經偷偷現真身跟人類小孩玩,卻又在人類小孩面前直接隱沒入金身裡,把小孩嚇得魂不附體,引來師公「收妖」,然後被拉兩百次尾巴之後炒魷魚。

他也曾憐憫附近的孤兒貓崽,叼回自己案下,用雞蛋餵養,可是他忘記要收拾蛋殼,結果看到蛋殼感到奇怪的人類蹲下察看,赫然看到石雕的虎爺準備「吞噬」小貓(其實是在為小貓清理毛皮),慘叫後又引來師公「收妖」,然後被拉兩百次尾巴之後炒魷魚。

…………

諸如此類,層出不窮。

要知道,一般如此罪行受罰的不只是實習虎爺本身,還有同廟主神必須連坐受罰。

雖然不過是罰站幾天,但一廟主神在大馬路邊罰站真是夠丟人的了。

以至於到現在,見習虎爺快淪為孤魂野貓,無處願意收留了。

「拜託嘛,殿下!再沒有神收留阿黑,他連最基礎的神格都無法保留了。」虎爺苦苦懇求。

「恕難從命。」殿下神情冷淡的拒絕,「屢教不改該怪誰?就是因為這個麻煩,尾橋土地不但被罰站,還差點被人類當妖孽砸廟了。」

誰家石雕的虎爺會眨眼做鬼臉逗小孩?尾橋土地真是倒大霉。她可不想收這個麻煩!!

「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他真的悔改了!」虎爺眨著盈盈大眼,楚楚可憐的說,「please.」然後用尾巴飛快的掃了阿黑一下。

阿黑飛快醒悟,用同樣楚楚可憐的表情和盈盈大眼看著殿下,說,「please.」

殿下冷冷的說,「裝可憐對我沒用。」

轉頭一看,卻發現裝可憐對她的部下都非常有用。特別是小秘書們,幾乎要捧臉尖叫了。

「好可愛啊~」「是靴貓!靴貓的再現版啊!」「我要融化了啦!!」

(圖片支援:引用自蘋果日報

於是殿下的部屬(包括軍將)全體叛變,「求求妳了,殿下!please!」

…噗你妹。

殿下跟部屬冷戰了一個禮拜,但是沒人在意…都在跟阿黑求貓肉球。

昭殿下真要氣死了。

最後阿黑垂著耳朵,非常萌的望著殿下,小心翼翼的求饒,「殿下,我會乖的,不要討厭我好麼?」

殿下平靜的看著他,「不乖也無所謂。」

阿黑剛開心的豎起耳朵,殿下冷酷的追加幾句,「敢連累我,我直接將你吊樹頭。」

「喵啊~」阿黑慘叫的豎起全身的毛,尾巴蓬成松鼠樣,「救貓啊!虐待動物啊!抗議啦~」

殿下沈默的扔出一截麻繩,阿黑的哭鬧聲立刻掐斷了。

不要以為可愛就是無敵了。殿下冷笑。在我面前行不通。

雖然殿下的小廟並沒有真正的虎爺金身,但是小廟原本就在供桌下雕塑了兩尊不知道是獅子還是老虎的塑像。原意可能只是美觀。

見習虎爺的開光本來就沒有很大的要求,何況是身為神明的殿下親自點睛。

一開始,阿黑的確很安分。主要附近出沒的通常是國高中生,又在大馬路邊,符合阿黑定義的「小孩」實在很少。

只是偶爾出現「小孩」時,阿黑都會含情脈脈的看著,然後忍得大粒汗小粒汗。

殿下懷疑,阿黑會不會是傳說中的蘿莉控?但是他對性別沒有要求…不對,他對種族都沒有要求啊喂。

但是時日久了,阿黑開始鬆懈…對著跟著阿公來廟禮拜拜的小孩眼珠閃閃發光。殿下毫不留情的往他腦袋巴下去,導致金身出現裂痕,後來是虎爺老大跨越半個中部,千里迢迢拿補土來糊才終止阿黑的頭痛。

「殿下!妳下手就不能輕點?」虎爺大人想哭了。

「軍令如山。」殿下非常冰冷的回答。

阿黑和虎爺抱頭痛哭。

想哭的是我吧?殿下想。一刻都不能鬆懈。

在殿下「鐵的紀律」之下,阿黑似乎被矯正過來。最少沒傳出什麼真正「目擊虎爺事件」。

至於是不是小秘書和軍將們強行掩護,殿下已經不想太追究了。

只要別鬧出大亂子,很認真的殿下也不是不近人情的。

再說,雖然是被強迫收下的,但終究她已經將阿黑收入麾下,並且嚴格管教了。若還出事,那就是她的責任。

這是當頭兒該有的覺悟。

說不定,她早就有預感,阿黑遲早會破功。

阿黑來一年多後,殿下出差歸來。

小秘書和軍將表現得太殷勤。明明出差期間,比較大的案件都會用line傳給殿下,沒有出什麼搥才對。

但是他們的表現像是出大包了。

殿下冷靜的環顧,默不作聲的一個個看過去,每個部屬都低下頭,不敢和殿下對視。

就在這個時候,阿黑低頭從案下鑽出,小心翼翼的將嘴裡輕叼著的幼燕放在殿下面前,然後匍匐,兩眼含淚的低頭認罪。「殿下,我錯了。我甘願…被驅除當孤魂野貓。但是拜託,這孩子沒有罪…救救她吧!」

…馴養太過啊。馴養到連燕子的幼兒也憐愛嗎?

黃口的小燕子發出很大的聲音,在地上翻滾著,最後滾到阿黑身邊才安靜下來。

「她從巢裡掉出來了。」阿黑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眼淚一滴滴的掉下來,「本來有人類要救她…但是不可以啊!沾了人類的味道,燕子的爸媽就不要她了,搞不好整個巢的小燕子都不要了。」他嗚喵的哭,「這樣不行啊,沒辦法啊…」

說不定,殿下盛怒之下,會將他的金身打碎。他勢必要承受無比痛苦然後從此流浪無依,成為孤魂野貓。

但是沒有辦法。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啊。

他只能發著抖,將幼燕啣回來,笨拙的抓蟲子餵養。然後,認罪。

殿下雖然很可怕,但是很公平,不會遷怒。說不定她會憐憫這個小孩。小孩就能活下去了。

小孩子是有無限未來的。活著多好多精彩,不該在還沒長大就死去。

「你怎麼不去投靠佛祖?」殿下冰冷的說。這種風格,比較適合吃素的和尚吧?聽說某禪寺伙食很不錯。

阿黑抽噎著,滿臉困惑,「我怎麼能夠對不起老大?我不會改宗的。」

「………」

殿下捧起那隻幼燕,很欣慰小秘書和軍將們沒攪和進去。要是他們也跟著發傻,她神通再廣大也無法一手遮天。

最終殿下在夜深人靜時,將那隻幼燕清除所有味道,塞回燕巢裡。真正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了。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小秘書和軍將們被罰站,足足在十字路口站了一個禮拜。阿黑很幸運的沒有吊著脖子掛樹頭…而是被綁著肚子掛在樹梢晃足七天。

可殿下很明白,麻煩終究還是麻煩,吊上七百年也不會改的。

深深嘆了口氣。向來不與私神打交道的殿下破了例。因為她的女紅已經快忘光了,不得不去姑娘廟請教。

不知道戳了多少次的手指,才終於做好了一個惟妙惟肖的黑貓布偶。開光後,黑貓布偶睜開眼睛,阿黑就因此成了第一個貓身的見習虎爺。

殿下親手做的,當然恍如真貓。阿黑不管再怎麼出搥都不會有人大驚小怪了…不過是隻廟裡養的「黑貓」。

看起來萬事大吉,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才怪。

她看到一張圖片被傳得亂七八糟,大家都狂呼「好可愛的虎爺」。上面是打翻的香灰,佈滿貓腳印。雖然人類看不到,但是角落和陰影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是傻笑的阿黑。

殿下後悔了。

她就不該給阿黑做輕盈的「金身」。畢竟石頭做的金身,只能在平地上跑跑,而不會爬到樓頂撒歡留痕跡。

殿下開始尋找材料。這次她想用玫瑰莖條代替麻繩,說不定阿黑這次能真正學到教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