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一 愚蠢的凡人

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悉為巧合。

一個頗為時髦的少女,生疏的拿起案上的筊,用摔鐵餅的力道,導致一隻筊杯飛出廟門。

真的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和藹的說,「不是這樣的喔。」

時髦少女大吃一驚,「怎麼這裡有人?!嚇死人了,人嚇人嚇死人知不知道?」

--恁祖媽很不想出來嚇妳好嗎?若不是妳太蠢恁祖媽並不想現真身好嗎?!

【Google★廣告贊助】

她狠狠地吞嚥一口氣,口氣溫和(勉強),「想求筊是嗎?要先跟神明說明妳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所求何事,這樣神明才有辦法辦理喔。」

時髦少女很懷疑,「神不是全知全能的嗎?還要這麼麻煩喔?」

--號稱全知全能的是某個姓耶的外國神好嗎?據我所知他本人並沒有號稱自己全知全能啊!!妳要追究這個,先去追究他的徒子徒孫好嗎?!

「這是標準SOP。」她的語氣有些冷了,「還有,別那麼用力摔筊杯,妳賠不起的。」

時髦少女不爽了,「妳那麼兇幹嘛?妳家的喔?妳又知道賠不起了?」

再也忍耐不住了。她將手移到腰際…一個小女孩撲到她後腰,「忍耐啊!拜託!殿下不要!」

她終究沒將腰刀抽出來。而是做了幾個深呼吸,露出一個過度燦爛的笑容,「沒錯,是我家的。我、我…廟公是我阿爸。」

--反正這個廟現在沒有廟公。

時髦少女表情有點不自然,「喔,是喔。」有些僵硬的報姓名住址,殿下卻越聽越不對。

地址明明是一串英文。

「等等。」殿下阻止了她,「這地址?到底是哪裡?」

時髦少女開始不耐煩了,「San Francisco」。

「說、中、文。」殿下眼睛快要冒火了。

「舊金山啊!連舊金山都不知道?」

--妳來台灣中部的一個小廟,投訴隔一個太平洋的什麼舊金山某處鬧鬼?!妳知道那不在轄區內嗎?!妳知道要辦這事需要多少行文和口水官司嗎?!

但殿下還是忍耐了。「…那可能要隔幾天才行喔。因為神明得先去調查一下,地方有點遠…妳三天後再來擲筊吧。」

「什麼嘛,需要這麼久?你們家這個神是鴿子封包啊?人家上帝都是即時的。」

--這是什麼語氣?一副「急,在線等」?作業都不需要時間的嗎?鴿子封包妳妹啊!還有,妳幹嘛不求上帝?還不是上帝公不管這種事情妳才跑來求我們的?

殿下深呼吸,語氣盡量和藹,「我們廟小,如果想要處理得快點,或許找地方公廟比較快…」

「爛死了!該不會是假的吧?」時髦少女將筊杯粗魯的一丟,「難怪人家都說廟裡都是鬼啦,我瘋了才跑來拜拜!果然是落後的迷信!」非常酷的轉身就走。

--不是謗佛者死,謗神者也是罪該萬死!

殿下的憤怒導致了範圍極小的雷陣雨,雷霆閃電聲勢浩大,最後還是沒劈死半個人。

--妳該感謝這已經不是一千五百年前了。我的脾氣也好得太多。

「昭、昭殿下…?」小女孩小心翼翼的喊。

「嗯。我沒事。」殿下面籠寒冰,「文房四寶伺候。」

她將所有怒氣都發洩在寫信上。有交情的沒交情的寫了一大堆信,保證那位時髦少女在台期間的所有訴求都不受理。

廟裡的都是鬼不是嗎?她不會有事的。她若是對上帝沒有信心,可以改信伊斯蘭教,聽說他們的神很罩。

這是中部很小的一間廟。說受重視,卻是鐵皮屋頂,面積只有十幾坪。說不受重視,香火不斷,信徒不多,卻都很愛惜的修繕打掃。

原本這是個只有二十多戶的小村莊。但是都更一到,村莊消失,蓋起了公寓和大樓。村民也沒因此致富…畢竟是市郊,最終也沒發展起來,反而失去了耕地後,必須奔波謀生。

原村莊信仰的「娘娘」,能夠有個棲身之地已經太好,不能要求更多了。所以已經三十多年沒建大醮了,一來沒錢,二來連抬轎的轎班都湊不齊。

但這也沒什麼。這個角頭小廟還是庇佑這個小小的村莊。雖然村民一直沒搞清楚自己拜的是誰,進來稱「觀音媽」有之,稱「媽祖」有之,連「天上聖母」都喊過呢…沒問題的,主神臨水夫人不在意這些,哪怕對著她喊「土地公」,她都笑咪咪的傾聽萬民請求。

就是她太溫柔,太愛民,所以終於出問題了。

一個非常虔誠的信徒哭求讓他活到能看到自己孩子結婚,臨水夫人一路看著這個一生命苦卻從不怨天尤人,所求最多不過是平安的可憐人,終於被他唯一出格的願望感動了,冒險從陰差手裡搶人…

結果信徒多延了三年的命,臨水夫人因此要坐一甲子的天牢。

最終臨水夫人並沒有替自己辯解開罪,而是跪求在天牢期間,給這個小廟找個代班。

於是原本只是百姓私祭的角頭小廟,居然上了檔,被天庭所承認,也因此派下了成神於唐朝的昭殿下駐守。

這個一直在天庭看守邊關的女武神,莫名其妙的奉旨下凡…第一天就震驚了。

一起頭,她就知道是個小廟,這個不計較。但是把神明關在鐵窗後面是怎麼回事啊喂!後來聽說不但金牌會被偷,連神像都會被偷…

她無言了,卻也只能默默接受信徒的「好意」。

然後廟裡處理公務的文書,只有五個小女孩…幾個夭折的小姑娘。五營?沒有。記得嗎?之前是百姓私祭,天知道他們怎麼會祭拜臨水夫人,又怎麼得夫人的垂憐。

但是,昭殿下下凡之後,這裡已經是官方的了。各地奉旨的官方單位會分發案件過來…這裡已經成為一個新轄區。

五營得自己慢慢收,剛收的還很不好管理。在收齊之前,一切對外案件,完全得殿下親自處理。

…不然你要指望那五個小女孩嗎?

但這些都不是最糟的。昭殿下是誰?赤手空拳就能在關中聚起娘子軍的人物,上天之後也一直都是武職。這些都是小事,不到兩年就井井有條了。

真正讓她受不了的是愚蠢的凡人。

像時髦少女那款的白目,已經是最普通的每日任務了。

比方說,想要賺大錢、娶絕世美女,為所欲為過一生的…再虔誠她也辦不到。因為那傢伙快四十了還是啃老族啊!每天關在家裡看A片能看出錦繡前程嗎?!拜託你改信別人吧!!她神微力小無能為力!

比方說,想要明牌中樂透。抱歉,你知道術業有專攻嗎?她代班的臨水夫人其實只管婦女順產你明白嗎?其餘多管的都是主神的善心。恁祖媽最討厭不勞而獲的人了,所以不想發善心…沒順手斬了就是佛心了,愚蠢的凡人不要太過火。

比方說…

算了,不要一一細數了。再數昭殿下要吐血了。

但是愚蠢的凡人意外的喜歡她。

明明她從來不出笑筊,不是聖筊就是怒筊,信徒都會笑說「娘娘這幾年脾氣越來越不好。」

連她代班的事情都不知道。

可是原本不是信徒的香客卻越來越多,覺得她很「靈聖」,而且非常有「個性」。

…只能怪昭殿下認真過頭的性子。一面大罵愚蠢的凡人,一面處理那些非常煩人的請求…只要沒觸到她的逆鱗。

香客太多的後果就是…她非常需要一個乩身。但是又要才能又要品德,又需要本人和家長與三代祖宗同意的乩身太困難了。

太認真的昭殿下有幾回乾脆自己現身了,沒多久,終於適應二十一世紀資訊生活的昭殿下,才知道「廟公的女兒」在網路上大大有名了。

居然有人偷拍她。

大膽!真該斬殺!

可她脾氣發到一半,又有香客進來拜拜,希望能考上好大學。

「…文昌廟搭73和53公車會到。」她忍不住現身說。

「欸?妳是廟公的女兒!」年輕的小夥子眼睛一亮,「哇!比照片還漂亮!…不熱嗎?長襯衫長裙子。要喝涼的嗎?等拜拜完我請妳喝芬達…」

要你管?大膽而且愚蠢的凡人!

「不用拜了啊。」昭殿下強忍怒氣的說,撇手說,「去去,這裡是臨水夫人廟,不管考試的!公車站牌在那邊,過大馬路就到了。」

「要拜啊,都來了。」少年笑得很敞亮,「娘娘有保佑喔,不然怎麼會有妳在這裡,還告訴我文昌廟在哪。」他點香,「謝謝娘娘喔。」

…最討厭愚蠢的凡人。討厭透了。完全在增加我的工作。

昭殿下喝了一口芬達,差點吐出來。這是什麼怪味道…又甜又酸還帶冒泡。凡人的味覺都故障了嗎?

但她還是勉強嚥了下去。

雖然常常會鄙視凡人。但是她從來不曾輕視過任何一個凡人,真摯的虔誠。

「文房四寶…伺候。」她不大甘願的說。

然後絞盡腦汁,寫信給文昌君。

如果,那個傻小子去拜拜,偏差也不是太遠的話…請文昌君幫幫忙吧。若是太為難就算了。但是,總不是那麼為難吧…

將信寄出去,昭殿下有點悲傷。她總是會深深的唾棄自己,發誓下一次絕對不再這樣幹…

卻總是事與願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