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做個ending的閒聊

大概提到阿太的部份,這是最後一篇了。

我發現讀者是真的害怕得要命(笑)。

其實這都是做「回溯冥想」時回憶起來的部份,有的時候就是必須回憶自己根源何處,如何行來,才能心平氣和的繼續往前走。

本來還想講幾件經驗談,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因為,不是幼年精神病的話,可能我所處的價值觀和世界與別人不一樣。是幼年精神病的話,那不過就是些幻聽幻覺罷了,沒什麼好說的。

【Google★廣告贊助】

的確我每年都苦於陰七月陽九月,但我對「原居民」,並沒有什麼真正恐懼或害怕的感覺。

的確,我有恐懼感。被文字或影像刺激,比方小說或電影,我會不寒而慄,起雞皮疙瘩。但現實中偶遇時,讓我真正害怕的,並不太多。

往往遇到會「啊…喔。」,然後就做我的事情。

其實就像這樣吧,我們身在一個宛如海生館的海底隧道前行,偶爾會見到鯊魚,那瞬間會嚇一跳,但事實上卻隔著一道很厚的玻璃,最大的程度就是相互凝視又分別。

與那一邊的居民,我們並沒有什麼因緣。即使兇惡如鯊魚,能影響這邊的,其實都是稀有到不能再稀有的意外。

所以並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的。

存在同一個空間,事實上卻很難得彼此干擾。就算是看見身形、聽聞聲音,也就是玻璃那一邊的奇觀罷了。

當然偶爾越界的時候,彼此都會有所困擾,那一邊的有時也會比較頑皮…但也就這樣,不能物理性傷害你,這是絕對的。至於心靈上精神上的傷害,坦白說,比起人類能造成的傷害,真的很微弱。

總之就是不要用恐懼「增幅」,大半都沒什麼。要是真的很害怕,念念佛經不錯,任何祈禱都可以。如果都不會,九九乘法是真的有效。

講穿了沒有什麼,因為你念九九乘法的時候,不要念錯唯一的辦法就是專心。抽掉恐懼的增幅還真的一切都沒什麼。

其實數學真的是結構完整、莊嚴又美麗的學問,是人類理性構築起來最堅強的堡壘。我個人認為不用什麼高人來寫符咒,一紙三角函數證明題或微積分,可以抵擋百分之九十九的毛骨悚然。

(不過這樣寫怪談的作家就沒飯吃了)

這樣說吧,我並不認為「原居民」曾造成我的不幸。我的不幸多半來自於個性和環境的必然,不應該賴在他們身上。

有些時候真的覺得他們很冤枉,總是被扣了很多黑鍋。

嗯,大概就是這樣。

願諸君平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