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十一

帶著鬱鬱寡歡的二爺回浩瀚軒第一件事情,顧臨使人去叫了大夫。

「誰生病了?」二爺大奇。

「呃…等等王姨娘一定會說肚子痛。」顧臨淡淡的回,「但不會真的有事,你還是出去走走吧,該幹嘛幹嘛去。」

二爺卻不是那麼好打發,纏著她問個不停。正纏著,夫人那兒就差人來說,王姨娘身體不適,要請個大夫來看看。

【Google★廣告贊助】

時間銜接得如此剛好,御姐兒竟然這樣的神機妙算。

顧臨訕笑,有點不知道怎麼回二爺。說了像是挑撥是非和告狀,但不說…二爺這樣半瘋不傻的,沒點心眼不知道會遭什麼罪。

「因為我今天進了王姨娘的房。」顧臨含蓄的說。

「…妳都快站到門邊去了,隔她起碼有三尺遠吧?」二爺滿眼疑惑,「她扯的是我又不是妳。」

顧臨真的為難起來了,不知道怎麼理智客觀的解析宅鬥的撇步和精髓。「我是妻,她是妾。」顧臨含蓄的解釋,「她一輩子地位能比我高也就這段時間…能打壓就盡量打壓,所有能使的手段都得使出來…也不用我做什麼,只要讓人覺得我想害她,或者乾脆來個八字相沖之類的…為了這個難得的子嗣,我大約又得青燈古佛去了。」

「…不會吧?」二爺的臉白了。

「所以我才先把大夫給叫了。」顧臨看他臉色不好,安慰的說,「這個老大夫雖然不是太醫,婦科很拿手,婆母是很信任的。只要他說沒事就好了。不然等到什麼和尚道士的登門,我才有吃不完的排頭。安心吧,宅院事我拿得起。說給你聽也只是要你多個心眼兒…以後人情往來,除非真的很知己,送什麼不要送吃的,用什麼不要用香啊藥啊…」

她叮嚀了一串,二爺只是看著她,心情沈重的點點頭。忍不住問了句,「可需要這麼狠嗎?真的最毒婦人心?」

顧臨遲疑了一下,溫言道,「也不是。妾室邀寵是正常的…只是王姨娘出身…比較小戶,娘家人見識也比較淺薄。其實孩子生了記在我名下,就免了六年無子合七出之條,我最不可能害的就是這孩子。只是既然她有心要打壓,也隨她了。反正也就這麼點小手段,我還不放在眼底。」

二爺前世,就是一個忠貞的御姐控。他自認很man也很男子漢,但對那種自信滿滿成熟穩重的御姐就是一整個傾倒到不行。

而顧臨呢,在這個時代實在不算美人兒。面含春威而不露,眉飛色揚,氣色紅潤,比尋常女子要高挑挺拔,背總是挺得太直。時下流行的大家閨秀要行不搖裙、笑不露齒,溫柔順從,身比西子弱三分,面目精緻絕倫才可以。

顧臨很剛好的背道而馳,卻更剛好的是換了內容物的二爺最喜歡的那款。

可惜他實在嘴巴笨,憋了半天只說,「御姐兒,妳辛苦了。我、我都知道的。」然後就落荒而逃了。

都知道些啥啊?顧臨納悶,揉了揉額角。家裡還一大攤事呢…王姨娘今天絕對會更添事,不會讓她安生的。

果不其然,她把家事打理出個眉目,才剛喝了口茶,夫人身邊的呂嬤嬤又來回報了…人家王姨娘不滿意,要換太醫呢。

公爹說是從二品,禮部之長。能請太醫來看看公子,已經是面子,而且還搭上老太爺曾是太子太傅的面子。一個貴妾都沒混上的良妾,找太醫?

「滿京城趙老先生的婦科最是好脈象,為什麼要尋太醫?」顧臨無可奈何的問。

呂嬤嬤一輩子跟著夫人,見多識也廣,知道這不是個事。但王姨娘打滾撒潑,夫人又不聽勸,她個下人有什麼辦法?「…趙大夫要姨娘多下床走動,那些大補之物少吃些,不然可能會…」

敢情王姨娘自從有了就躺在床上動都不動?還大補咧!更何況是頭胎…不難產就見鬼了。

她果斷拍案,「從我帳上支一百兩銀子給王姨娘娘家人,讓他們自己去找好大夫,順便也把穩婆奶娘都找了!穩婆奶娘的月例從我帳上走,明白?呂嬤嬤,辛苦妳一趟,幫我請示一下夫人,順便問問王姨娘成不成。」

娘家人妳總信了吧?銀子我也出到底了,而且事事不沾手,總該滿意了吧?

果然,破財消災,皆大歡喜。連婆母都對她贊不絕口…只有公爹對婆母發了頓脾氣,說姨娘是個什麼東西,也配看太醫。

果然這家也就公爹是個明白人。

顧臨搖頭,幸好她向來簡樸自度,很有危機感的覺得早晚會被迫入空門,不重華服珠寶,帳上很有些錢。不然真要動到她嫁妝銀子去了。

二爺繼續在家裡溜蹓躂躂,後面跟著三個小廝兩個丫頭的跟班。被人當個傻子還是有好處的,說話都不會避著他…只是他的跟班比較可憐,常常被人擠兌嘲諷的氣哭。

顧臨真是會選人,實誠護主。以後真要對這五小好一點兒。只是現在他還是平靜的裝傻,好好的收集情報才是最重要的…多多聽人說話,聽力上升,說話才能更俐落。

這坑人的方言真難學…以後還有個官話等著,他有種當年苦學英文的痛苦感。

後來蹓躂到外院,見到他便宜老爹養的清客文人,痛苦感更上一層樓。果然斯文敗類,書讀越多越不是好東西。臉上帶著笑,當著他的面就譏諷嘲弄,將二爺過往的光榮事蹟鉅細靡遺的晒了好幾遍。

若非忍耐力過人,他真想揍扁這些斯文敗類。

氣都氣飽了,中午回來瞪著一桌菜拿著筷子發抖,吞都吞不下去。

顧臨問明白了,啼笑皆非,「…公爹那些客賓都吃過你的大虧,不趁你傻了好好報仇,更待何時?」

「這謝子瓔不是個玩意兒,那些靠人吃白飯的連玩意兒都不如!」二爺憤然。

沒忍住,顧臨噗嗤一笑。「罷了罷了,前塵往事忘了就忘了吧。沒把命丟了,還能說話流利,已經太好了。」

二爺還是沈著臉不動筷子。一小部份固然氣恨那些斯文敗類,更大的部份是想把那渣男死鬼抓回來揍殺個千萬遍。他這麼一個鐵錚錚的鐵血男兒莫名其妙的扛這些干他屁事的破名聲…

原本他還以為有個谷底,誰知道太天真。谷底還能再挖個十八九層呢。

「瓔哥兒。」顧臨柔聲的喚了他。

這招對他真是百試百靈,原本低盪到跌停板的心情,顧臨這麼一句貼心貼意的輕喚…就能讓他連嗑三大碗米飯,連菜都不用配。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