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十三

二爺漸漸覺得,之前那渣是個橫的,坦白講還滿不錯的。

晨昏定省不可免,只要是他帶著,顧臨就不會吃太大的虧,草草走個過場,便宜老娘一開始挑刺兒,他只要面露不耐煩,老娘就忙著哄他。要走也容易,只要對顧臨喝道,「還不走杵著幹嘛?屋裡一攤事呢!留在這兒氣娘?」就能大搖大擺的把顧臨帶走了。

顧臨總是抿著嘴笑,很能了解他的好意。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也真的是一堆事情,他總得把那渣的家底摸清處是不?可惜這個顧臨也不清楚,他們倆就從清查浩瀚軒的庫房開始。

還別說,謝子瓔渣是夠渣,也真的很會撈錢,腦袋清楚。庫房整整齊齊、分門別類,特別貴重的還編號造冊,讓人一眼就能瞧明白,連他這個古文無力的二爺都沒有障礙。

有錢,太有錢。但沒有一分是從公中挖出來的,月例銀子也都累積在帳上沒去領。這個公子哥名下是有幾個小鋪子,但也不可能有錢到這地步。

內容物不相同的二爺心底預感越來越不好,很怕這紈褲公子哥搞什麼仗勢欺人收保護費之類的…想想他一輩子奉公守法居然落到黑社會的下場,心情就很糟糕。

但他沒想到,沒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他的傻病好些的風聲才傳出來,就有幾個京城貴公子上門,講了一堆他聽得半懂半不懂的話。他回頭仔細想,又把常年跟他在外走動的長隨叫來盤問,臉孔煞白,轉身直奔他那充滿春宮圖冊和艷情小說的書房。

他還到處找暗格或密室呢,誰知道就大剌剌的擺在櫃子裡。為難許久,他取了一瓶去偷問顧臨,少奶奶略通岐黃…在她面前丟臉好過去外面丟臉。

結果顧臨倒出幾顆藥丸嗅了嗅,立刻臉紅過腮。「這、這種東西…固然有一時之效,過於傷身,不用為好…」她的聲音倒是越來越小。

真相果然只有一個!

二爺仰天無語,幾乎流下英雄淚。原來沒有最渣,只有更渣。謝子瓔豐滿的小財庫,靠的就是賣絕版春書春宮和春藥…尤以春藥為大宗。

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想因為春藥來個富可敵國。

結結巴巴又十二萬分難為情的跟顧臨求救,顧臨來不及羞,臉倒白了。雖然是老調重彈,她還是納悶,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嫁了這麼個東西。

王姨娘留了那麼個孩子,為了確保嫡出的名分,她是別想全身而退了。

要待不管,二爺比她難堪鬱悶,簡直欲哭無淚。

全燒了吧。可那一整個書房的春書春宮有多少啊!那動靜絕對不小。而且那些春藥鬼才知道燒了會有什麼影響。

「…我差人叫四郎來。」顧臨果斷拍板。

「四郎是誰?」二爺立刻警覺起來。

「我表弟兼我妹夫…我的嫁妝鋪子是他在打理的。他門道多,或許有路數悄悄兒處理…」

這會不會太丟人呢?二爺煩惱了。但讓他再去當春藥販子…他真是千百萬個不願意。

最後他硬著頭皮和這個妻表弟商談…顧臨這次再也不肯跟他共患這種難了,逃得老遠。四郎儘可能的控制表情,肚子裡快笑翻過去。他真沒想到鮮衣怒馬一擲千金,禮部尚書府的謝二爺居然是靠春藥起家的。

要不是大表姊對他有知遇和妻妹之恩,他早就當個大把柄攢著。

「哎呀,這都是絕版啊。嘖嘖,這春宮畫冊居然是無心居士的親筆,價值千金啊價值千金…姊夫你瞧瞧,這個多生動細緻…」

二爺狠狠地磨大臼齒。他敢發誓,這個表舅爺兼妹夫絕對在整他,非常故意的整他!

媽的我不是謝子瓔那人渣啊!

但怎麼辦?受著唄。

「我大表姊啊,不是我這做弟弟的在說,就是太賢慧。這種事兒傳出去,連她閨譽都有損。這女人家啊,閨譽比命重要啊…」四郎涼涼的繼續整。

惡狠狠的磨了磨牙,「都是我以前不懂事胡來的,和御…臨姐兒一點關係都沒有!」

唷。四郎挑了挑眉,這二爺傻了以後,倒有點人模樣了,還知道維護大表姊了。做生意的人嘛,總是不會趕盡殺絕,圓滑。替大表姊討到一點兒便宜,他就不再追殺了,反而細緻的交代了大概會怎麼出貨,總之會從毫無相關的人出手。

「只是突然大量出貨,價格可能壓得低了。」四郎還是善意的提醒。

「要不是怕燒出點問題,早燒了…」二爺嘀咕,「總之,價格不是問題,只要永遠不要再看到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也跟我扯不上任何關係,隨便你處置。」想想不放心,「特別是臨姐兒不能牽扯到一絲一毫,明白不?」

「大善!」四郎拍桌,「我去杭州之前,必定把這事情辦好。表姊夫,你可要記得自己說的話,千萬不要再沾惹這些個…於身有礙,之前幸運沒有叨登出來,不然對尚書大人名聲也是大大有害啊。」

我明白啊,我真的明白。二爺真是想哭。不明白的是那個極品渣男啊。

把四郎送走之後,二爺癱在椅子上,思前想後,悲從中來。

等等,這渣男名下還有幾個小鋪子啊。他突然感到透心涼,覺得這個爛攤子似乎還沒有個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