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十四

什麼叫做「無顏見江東父老」?現在他非常血淚交織的深刻體會了。

原本以為只是個對老婆狼心狗肺的紈褲子弟而已,沒想到事實卻是如此不可承受之輕…個鬼。

最慘的是,顧臨跟他疏遠了。四郎送來的那匣子金子,顧臨連碰都不碰,讓人直接往庫房一送。

【Google★廣告贊助】

他追這御姐兒容易嗎?很容易嗎?!好不容易能拉近點距離,有機會奔向二壘…這個陰魂不散的前身渣男,讓他刺殺於二壘之前了。之前還能摸摸小手,攬攬肩…現在?

現在顧臨根本把他當成大麻瘋了!

想到那幾個不定時炸彈的鋪子,他心頭一縮,不斷祈禱,千千萬萬不要再出任何狀況…萬一當中有個妓院紅樓的,他這輩子都別想追到御姐兒了。

讓他略感安慰的是,這些小鋪子是他娘給的,沒什麼太出格。不過謝子瓔也是個怪人,有個鞭炮鋪子,還會自己設計煙火,花樣還挺多的…這紈褲得真是別出心裁。

不過讓他精神一振的是,他居然有個鐵匠鋪。

出人頭地的機會來了!穿越必備法寶:煉鋼。可惜他真的背不起來那複雜的設備。但他依稀記得有種反覆打造的疊鍛法,反正鋪子是自己的,實驗看看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顧臨會發火疏遠他,就是那該死的渣男不幹正事,只要他幹正事,做出點成績來,顧臨總能相信他真的是個好人…他本來就是好人啊媽的!

說做就做,他開始使勁兒的折騰鐵匠鋪的夥計,順便折騰鞭炮鋪的匠師。穿越必備法寶之二,不就是火藥嗎?咱們雙管齊下,總有個好的出來!

鞭炮鋪的「霹靂火」還讓匠師們愁眉苦臉兼摸不著頭緒,但鐵匠鋪在他早出晚歸,死磨活盯下,居然真的有成效了!

雖然不到他希望的那麼鋒利,但是拿來砍其他的朴刀,那真是簡單容易。抓到訣竅了,他真是一整個激動啊,立刻加緊培訓人才,準備擴大經營。

但是他喜孜孜的拿一把鋒銳的寶刀獻寶給老婆看,還得意洋洋的細說從頭。顧臨卻馬上面無人色。「你…」她哽了幾下說不出話來,捏尖了嗓子大喊,「甜白!立刻去備車!並且要李大總管去封了鐵匠鋪,一個都不准跑!」

「御姐兒,妳為什麼封我的鐵匠鋪?」二爺又驚又怒。

「私造軍械是滿門抄斬的罪!這裡是京城啊!」顧臨吼了這一句,奪了寶刀,提起裙子就往外跑,頭回展現了她隱藏多年的輕功,許多下人張著嘴巴看著他們的少奶奶上屋翻牆,硬是比先跑的甜白到得還快。

她上了車,直奔禮部,結果半路上李大總管派人追馬來說,已經跑了一個打鐵師傅。

這下她再沒猶豫,直接打進禮部,驚動了她公爹,謝尚書當然不高興,但聽顧臨匆匆言明,臉孔煞白,接過寶刀,「叫那逆子寫出那啥疊鍛法,弄出個章程來!」立刻騎馬奔向皇宮,遞牌求見。

顧臨勉強定了定神,在禮部就借了紙筆,努力回憶二爺說了什麼,細細寫就,看了一遍忖度一會兒,乾脆的把整個鐵匠鋪連鋪帶人都獻上了。

謄抄一遍,讓公爹長隨帶去宮門等候。

從頭到尾想了一遍,覺得在無遺漏,已盡人事,才手軟腳軟的上車回府。

回府當然沒啥好果子吃,婆母把她叫去痛罵了一番,她簡單的解釋,可惜婆母沒那麼高的智慧能聽懂。只覺得這個媳婦不把她放在眼裡,自尊自大的差遣家人又不告出府非常沒有教養,讓她去祠堂外跪去。

她也懶得辯解了,跪就跪吧。雖然酷暑中跪祠堂外有可能中暑,但比起滿門抄斬沒腦袋…中暑還是比較好一點。

她比較擔心,公爹來不來得及。官場如戰場…說不定比戰場還慘酷。二爺這漏子簡直是捅破天,私造軍械是可以跟謀反掛鉤的!這把柄落在政敵手底,滿門抄斬都是輕的…

正在發呆,一片陰影籠罩,二爺不聲不響的跪在她旁邊,替她遮著太陽。她已經連話都不想跟他講了。

「我只是想幹點正事。」二爺低低的說。

顧臨沒講話。

「我不知道,連弄把刀都這麼嚴重…」他噎了一下,想想他的時代,私造槍械都要判刑,管制得更嚴格的古代怎麼可能例外。「真的對不起。」

顧臨還是沒有說話。

他很後悔,真的很後悔。剛剛他就是跑去鞭炮鋪子緊急喊停了霹靂火的研製。他不該相信那些不靠譜的穿越小說,差點惹下滔天大禍。

不,說不定已經惹下了。

「我現在,比較明白為什麼謝子瓔會去踹妳家大門喊著不娶妳…因為自卑。」二爺低著頭,「人家是榜眼郎,他…我、我是什麼東西?文不成武不就。不是有個好爹,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會,弄錢的辦法就是…那種不上台面的。人家可以給妳請誥命,謝子瓔就個白丁,而且大概永遠是白丁…」

「別說了。」顧臨語氣很硬。

他深深吸了口氣,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在鐵匠鋪早出晚歸的時候,他漸漸的了解了尚書府公子的生活和無奈。在書房裝箱時,他無意間找到一個華貴的盒子,後來找了鎖匠開鎖,只放了一張庚帖。

顧臨的庚帖。

他頭回不從渣的角度去看已經逝去的謝子瓔。

「尚書府公子,不能光明正大的經商,不會種地,書讀不好,身體更差。幾乎什麼事也不能幹…只好弄錢花天酒地,不然…」

「不要再說了!」顧臨吼他。

「但那是以前!」二爺比她大聲,「我現在是真的想幹點正事,因為我喜歡妳!我喜歡御姐兒,喜歡顧臨!我問過人了,我不寫放妻書,妳永遠不能離開我!我再不是以前的謝子瓔,我會做給妳看!這次我真的錯了,請妳原諒我。以後我做什麼都會跟妳商量,妳給我一個機會吧!」

顧臨不吭聲了,驚恐的非常炸毛。這是腦袋撞成了豆腐渣…還是二爺痊癒了,想出來的另一種折騰?

她覺得頭昏,可能真的中暑了。

但她還沒暈倒,二爺先倒了。要不是公爹親自來祠堂叫她起來,說不定就被婆母生吃了。

她暈暈的聽公爹說沒事了…雖然很險的只差了兩刻。謝尚書剛獻了寶刀和鋪子給皇上,兩刻鐘後彈劾謝尚書私造軍械謀反的奏摺已經遞進來了。

生與死的距離,只有兩刻鐘。

謝尚書倒是升了半級官,正二品。但一直很健康的顧臨卻病了一場,不知道是晒病的,還是被誰嚇病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