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十五

昏昏睡醒,還有點兒頭重腳輕。她面著牆躺著,後面有人一下下的打扇。

其實她不是很喜歡這麼折騰丫頭,也不覺得該生活得太富貴。祖母就責備過她太小就讀老莊,把性子讀淡了。

其實能吃苦才好。女人嫁到哪家,有情無情都是苦,哪家哪戶都沒什麼差別。

「甜白,別搧了。」她懶懶得開口,「沒什麼風,還白手酸。」

【Google★廣告贊助】

「我手不酸。」

這句話卻讓她差點跳起來,猛轉身,二爺坐在床側,手裡還拿著蒲扇。

「二二二二爺。」顧臨真被嚇到。

「…妳再不肯喊我瓔哥兒了嗎?」他一臉憔悴。定睛一看,才幾天,他瘦了一圈。公爹這次不知道怎麼罰他…

不知道該說什麼,卻看到他另一隻手上拿著她的女論語。「…瓔哥兒,那不是你看的。」

二爺倒是笑了,「原來,女論語第一句是『兵者,詭道也。』」

顧臨更尷尬。那本只有書皮是女論語,裡面…「我自幼是祖母教養的。祖母認為後宅生活,女四書沒半點用處,不如從兵法入手。」

「原來如此,」二爺恍然大悟,「果然很有道理。」

顧臨沒接話,結果又沈默下來。二爺無意識的撫著她的薄被。

「嗯,那天…是真心話。」他咳了兩聲,「妳…御姐兒,妳肯給我個機會嗎?」

怎麼還在糾結這個啊?窘死人。但她思考了一會兒,覺得還是把話說明白好了。「我們已經是夫妻了,沒有必要談什麼淺薄的喜歡或情愛。只要把禮法所該有的盡行,那就可以了。」

喜歡和情愛為什麼是淺薄的?二爺緊緊皺眉,什麼禮法盡行…他想了半天才懂了,「…妳是說,妳可以…嗯,跟我那個…生兒育女,卻不會喜歡我更不會愛我?」

你個浪蕩子!這種話說出來毫不害羞還真是紈褲本色啊!

但他的眼睛又很清澈很認真,反而讓顧臨不知所措。理順一下自己的思緒,她緩聲說,「瓔哥兒,我是你的妻室,這妻室呢就是得賢良大度。你想啊,我得笑咪咪的幫你納妾,好讓你開枝散葉。若是有了什麼喜歡啊上心啊,就不能這麼和順的幫你納新人。因為會有妒啊,這太不好了,後宅不能平靜,終歸就是妻室不賢良…所以說…」

「等等!」二爺打斷她,滿眼不可思議,「妳不能喜歡我就因為不能高興的幫我納妾?」

二爺其實是驚駭莫名,但顧臨卻覺得自己太離經叛道,不安的絞著手指,「瓔哥兒…咱們這樣客客氣氣不是很好?若、若我對你上心,又得強顏歡笑的幫妳納新人…我自問不是聖人,真的沒有辦法…情愛既短且暫,對我來說,這樣真的很殘酷。」

殘酷,的確非常殘酷。他對劈腿小三那類人最是痛恨。他有個下屬就是因為女友劈腿自殺的,他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那種背叛。

喂,不是男人就沒有感情上的潔癖。真能當花花公子的是極少數,而且某方面天賦異稟。他自問還是個稍有潔癖的大法師預備役。

本來問題很容易解決,只要對她吼一聲,「老子今生決不納妾!」理論上就能完事了…

很不幸的是,前身留下的各種渣態遺產,還包含三個住在群芳苑的高等細姨。

不過腿長在他身上,前身還留了個黑心薄倖名。老子不喜歡總不能有人把我強了吧?!

「反正我那個…虧得厲害是吧?」二爺清清嗓子,「所以什麼新人的,五年十年內不會有了…又不是自找短命。我說啊,虧成這樣,會不會是以前濫用藥物?還有救沒有?」

哈?這問題問我合適嗎?我跟你不熟啊二爺…

「可能、大概、或許…有吧?」顧臨小小聲的說,「其實我看你早上打得拳法,有點五禽戲的影子。若再能戒酒,那個上頭…節制一點,食膳藥膳能跟得上…」她手指絞得發白,「下個月是我祖母五十大壽…瓔哥兒,可以的話,跟我一同去,祖母比我強太多太多了…」

二爺的臉孔抽搐了兩下。好極,太好。這臉一口氣要丟到岳祖母那兒去了…是男子漢就認了!

坦白講,他已經煩透了這個晒點太陽就昏倒,太極打不到半套氣喘如牛的破爛身體了。想當年他是多龍精虎壯的一條漢子,陸戰隊的好漢!

話說著說著,二爺已經半躺在床上了。顧臨挺尷尬,卻也不能叫他滾開。握著她的手,她也不方便把他踹出大門…人家在講正經話呢。

「我爹倒是沒罰我,但先生已經來了。我的字還真的不行…現在苦練都有點晚了。」

難怪他的右手有點腫呢。

「但晚點總比從來沒開始的好。」他很認真的問顧臨,「御姐兒,我今年都二十二了,現在開始用功,明年考童生,妳覺得晚不晚?」

哈?!極品紈褲謝二爺要去考童生?

雖說大燕取士家世佔六、文才佔四。但這個文才也不能胸無點墨啊。

「…現在是夏末,春闈就考了呢。」

「是啊,不過就是背書考試嗎?童生並不難…比較難的是我的字,這只能拼了。呃,我起步很慢,這考試大概也會很偷機取巧…妳大概也不會是榜眼夫人。」

他深深吸口氣,緊緊的看著顧臨的眼睛,「我名次應該很難看,但我一定會考上。我要進兵部…一定、絕對,會替妳請誥命。當尚書府的公子,我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看顧臨都不講話,他有點不安。「妳覺得哪兒不行?我改!」

這個傻得讓人想笑的謝二爺,瓔哥兒。「有人五六十還在考童生呢…你已經太年輕了。」她居然覺得咽喉有點哽咽,「我等你給我請誥命。」

二爺大喜的抱住顧臨,她卻沒有掙扎,輕輕的拍他的背。能立志讀書總是好的…總比立志當春藥販子強得太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