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十七

祖母壽辰那日,天不亮顧臨就攜著二爺往家裡趕。顧家同在京城,說遠也不算遠。他們到的時候,門房還很訝異姑奶奶和姑爺會這麼早到。

但顧臨的希望破滅了…大姑姑昨天就到了,就在祖母的房裡歇了一宿。所以她攜婿拜見祖母的時候,大姑姑隨侍在側。

完了。

【Google★廣告贊助】

之前她已經寫了信含蓄的告訴祖母要給姑爺看病…祖母到底還脾氣溫柔,手段也溫和很多。

不過看大姑姑的臉色…恐怕祖母已經告訴她了,而且心情不怎麼美麗。

「唷,謝家姑爺。」大姑姑上下打量,止住二爺的禮,「哪裡敢當…你都敢把我姪女兒冷五年,不當人看了。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她那面容俏麗得有點凌厲的大姑姑轉頭喝丫頭們,「不關門出去,等賞呢?」

丫頭們如退潮般跑得乾乾淨淨,還不忘帶上門,一整排整整齊齊的攔在廊下守門。

顧臨焦急的看向祖母:奶奶,饒命啊,我不想當寡婦。

祖母為難的看顧臨:孫女兒,不是奶奶不幫妳…妳姑姑的脾氣我也煞不住啊。

顧臨無奈自救,只喊了聲「姑…」二爺已經被踹飛出去,沒等落地,大姑姑身形如飛燕矯健優美,一拐腳勾高,又將二爺像是破布袋一樣踹了好幾腳。

「姑姑!大姑姑!」顧臨急叫,「手下留情啊!我是帶他回來看病不是帶他回來送命的!」

「放心。」大姑姑往倒地的二爺又踹了幾腳,「起碼過個十天半個月才會暴斃,驗傷都驗不出來。這種人家妳還想待?踹死算完!娘妳好的不教盡教這些破賢慧!」

好麼,連我都有事。祖母悶悶的端起茶來喝,這女兒的性子就個燎炮子。也就她那慢郎中似的夫婿管得住。可惜她夫婿還在遼東做生意趕不回來…

「姑姑!瓔哥兒已經改好了!真的!」顧臨真的快哭了。

躺在地上翻白眼的二爺奄奄一息。難怪御姐兒踹人那麼利索…原來是家學淵博。雖然這個大姑姑也是個風韻猶存的御姐,但他對這種野蠻女友型的真的除了恐懼再沒有其他。

相較之下,御姐兒真是太溫柔太體貼太賢慧可愛了。

「沒出息!」大姑姑罵,「幫妳出氣還怨我…將來被欺負死了不要回來哭!」劈哩啪啦被打了幾下,原本痛得幾乎昏過去的踹傷,居然不痛了,二爺不禁有點發呆。

沒好氣的,大姑姑隨便的抓著脈診,兩手診過,很冷酷的判生死。「春毒刮骨,五內虧空,最多五年吧,準備辦後事。」

「春毒?」顧臨茫然了,「可我沒看出來…」

「娘!妳怎麼教的?還真就是皮毛…」大姑姑抱怨完,衝著顧臨發脾氣,「以後出去別說是傅氏傳人的外門弟子,忒丟臉!」

「我沒收她當外門弟子嘛!」祖母也抱怨,「就是讓她出嫁別受人暗算欺負而已時間緊著呢。妳不知道妳弟弟和妳弟妹?」

「我不敢認那對。」大姑姑撇了撇嘴,又瞪了顧臨一眼。「妳若要兒子傍身,還可以想辦法…」

「姑姑妳一定治得好。」顧臨咬死不鬆口,「他不姓慕容!」

大姑姑很嫌棄的看著一直默不作聲的謝二爺,拎了一個新的痰盂給他,「站好,抱住。」

二爺莫名其妙的抱著新痰盂,很快的,他就知道幹什麼用的…這個野蠻女友型的大姑姑,繞著圈把他胖揍了一頓。奇怪的是,痛倒不是很痛,就是覺得全身都悶得緊,一起湧到胸口,悶到不能再悶時,哇的一聲,吐了半個痰盂的烏血。

「小小年紀不學好,春藥當飯吃啊?」大姑姑繼續罵,「真不該治你,死好!」

二爺沮喪,非常沮喪。姑姑,春藥我是不得已的看過了,但嚐都沒嚐過啊!為什麼為什麼?前身那渣造的孽他全得哽著脖子硬吞下呢?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治的,但他的確覺得身子骨輕鬆許多。雖然鬱悶,雖然委屈,他終究還是個有禮貌的職業軍人,很慎重的道謝,「謝謝姑姑。」

唷,被這樣胖揍還沒發火啊?看起來也不是徹底沒救嘛。其實不用治得這麼粗魯…誰讓她護短呢?姪女嫁了這麼一個聲名遠揚的東西,她早憋了一肚子火了。

現在氣也出得差不多了,小子看起來也不是完全不受教。

「行了。」大姑姑揮揮手,「知道咱們臨姐兒可是有娘家人的。等等我開個藥方,兩年內不要行房。熬不住就自己打個棺材自葬自埋,別帶累我姪女!」

顧臨悲傷,很悲傷。她就是不希望遇到這個厲害又口無遮攔的大姑姑啊!誰知道人算永遠不如天算…

結果他們帶了一疊藥方和禁忌回去,姑姑連壽宴都不給他們吃,將他們趕回去了。

「…好剽悍的姑姑。」二爺有氣無力的說,嗓子眼還有著甜腥味。

「她是…傅氏嫡傳人,脾氣是大了點…但本事是很好的。」

二爺眼睛一亮,「所以,你們是武林世家?對不對對不對?」

顧臨搔了搔頭,「不算吧其實…我還是門外的門外呢。傅氏傳人,母傳女,而且只傳嫡長女。我本來是沒有資格受教,連皮毛都不能呢。只祖母憐我,姑姑也同意了,不然是不行的。」

「哈?還有這麼奇怪的武林門派?」二爺眼睛都直了。

「不,傅氏傳人據說是從宮中傳出來的…」她遲疑了一下,小聲說,「慕容沖之前群雄割據非常混亂,前朝聽說有訓練了一批什麼都會的宮人…我知道的也不太多,聽說慕容沖得天下,有一半的江山是傅氏宮人所助。

「但為什麼之後傅氏會流落民間,當中的糾葛和詳細,只有嫡傳人才知道。我只知道傅氏傳人男降女不降。男子可為官為宦,娶慕容女。但傅氏傳人之女,私底下不敬慕容皇室,不嫁慕容家,嫡傳人不救姓慕容的。」

原來…歷史是從這裡開始歪曲的!傳承了一百多年的嫡傳大姑姑就這麼厲害了,那個傅氏…該有多驚世絕艷啊?

「瓔哥兒,你可別漏口風。」顧臨慎重的叮嚀,在他耳邊細語,「聽說慕容沖留遺命要尋傅氏傳人呢。幸好母傳女,所以姓氏皆不相同,民間傳說也是寥寥。有些冒認傅氏傳人的女孩兒,的確被納入宮中為妃。但正格兒的傅氏傳人,並不希罕這種富貴。」

原本很陶醉御姐兒吐氣如蘭的輕聲細語,一聽到慕容皇室還有這種賊心,一下子清醒過來。

髒唐臭漢,誰知道大燕朝的皇帝會是什麼玩意兒啊!?就算不是那麼嫡的傅氏傳人,可他們家御姐兒這麼可愛溫柔體貼…誰知道大燕皇帝會不會搶奪民女?

當然是死也不能講啊!

「御姐兒,妳是我的。」他心裡大為緊張,趕緊慎重聲明主權。兩年不能…他真是恨死了那個死渣男。

顧臨白了他一眼,雙頰飛紅。說正經事呢!這死紈褲的根本,真是死去活來都改不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