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四

和四郎談了好一會兒,自己培養大的表弟兼妹夫就是這樣好,不會瞧不起女人。能夠有商有量的談生意的事情,偶有歧見,也能夠心平氣和的以理服人。

錢嘛,誰不喜歡?可太多的錢是禍非福。尤其是京城這個地界兒,王孫勛貴橫行,他們這些親戚們看著官不小,其實根基淺薄,誰也惹不起。平平安安做點小生意就是了,她會開那家香藥舖子,是有個位置太偏的鋪面租不出去,她一直對香藥有興趣,自己琢磨許多,擱著也是擱著,乾脆讓四郎去尋個掌櫃和夥計開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誰知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她自家琢磨的香藥因為物美價廉,四郎又乾脆搭了個荷包兼著賣,生意好得出奇,也越發出名了。當初四郎和她就警覺起來,不再添新方,荷包的樣式也守舊不翻新,但還是架不住貴人來談進貢的事情。

算了,早回本了,賺進來的銀子也過得去了。存貨是不給的,但香藥工坊連人帶工就不用小氣了,連那疊香藥方子都不可惜,還可惜什麼?

四郎自會去談個最合理優渥的賣斷價,這倒是不讓人擔心的。

只是方方面面要商量,不免談得久些。等她回到二爺的院子浩瀚軒,一踏入正房,愕然二爺一臉哀怨的看著她,房裡居然沒人伺候。

銅鏡炭筆畢竟是一時權宜,而他們這個二爺,字是還認得,毛筆卻不用會用了,一紙張牙舞爪,神仙也看不懂。後來還是她想起裁剪時打樣用的粉墨,一方紅木板子,寫得清楚,擦得乾淨,省了多少紙張和心力。

二爺一揚紅木板子,大大的寫了一個「渴」。

人哪,有什麼千萬不要有病。顧臨感慨著,揚聲讓人去傳茶,幾個大丫頭不情不願的推推搡搡,誰也不想在爺面前。

這四個大丫頭呢,雖然不敢說詩詞歌賦,但每個都識字。以前麼,人人想盡辦法往前湊,現在人人奮勇往後退。爺還是同一個爺,但誰也不想跟個瘋傻的爺拴在一起不是?

顧臨沒好氣的讓她們把茶放桌上,照顧著二爺喝了,看也沒看那四個千嬌百媚的大丫環,自己去茶水房吩咐了值班的小丫頭,然後把管家娘子叫來。

「我不管她們是家生的還是外面買的,」顧臨淡淡的說,「連爺一口水都伺候不上,我不敢用這樣的千金小姐。趙班家的,妳帶著去回了夫人,隨便怎麼發落,就是爺的院子不敢留。記下了?」

這四個大丫頭裡頭就有趙班家的姪女,二爺院子輕省錢多,雖說是瘋傻了,那不是更好哄了?說不定還能掙個姨娘呢!少奶奶是個不得寵性軟不計較的,下人也沒幾個真把她看在眼底,趙班家的當然也不例外。

「唷,少奶奶何必這麼大的氣性兒,有什麼不是…」然後她覺得肚子一疼,眼一花,結節實實的摔疼了屁股,坐在院子裡發愣。

也就一眨眼的工夫,那個不言不語軟性子的少奶奶,將她從堂屋踹到了院子裡了!

「殺人啦殺人啦!哎唷,老奴在謝家幾輩子做牛做馬的臉兒都丟盡了…」趙班家的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又哭又罵,聲音真是一聲比一聲高。

只是高沒幾聲,一只甜白瓷茶碗命中額頭,潑了一臉的茶葉和水,混著慢慢流下來的血。

「就是殺妳這沒有上下不遵禮法的老刁奴怎麼了?」顧臨語氣很淡,很平靜,像是在說「今年春蘭開得晚」那種語氣,「去把李大總管找來。問問這謝家是奴才的謝家,還是主子的謝家。」

李大總管聽到小丫頭上氣不接下氣的傳話,額頭的汗刷的流了下來。這話也…太誅心了,趙班家的也實在捧高踩低…現在好了吧?人家棉裡藏三寸釘呢!連他都帶累上了!

匆匆跑去浩瀚軒,一院子鴉雀無聲,只有趙班家的痛哭的聲音。

「少奶奶,小的來遲了…」李大總管哈著腰上前。

「我不要聽。」顧臨淡著臉擺手,喊了個在旁邊看熱鬧的灑掃丫頭,「跟你們李大爺講講,我出去會個親戚,二爺連口水都沒得喝的事。」

這個灑掃丫頭長得不怎麼樣,但口齒伶俐,沒去當個說書的女先兒可惜了。不過倒也把事情說得明明白白,一點細節也沒落下。

顧臨終於淡淡的沁出笑意,「以後妳就叫甜白,提二等在我身邊幫著伺候爺。李爺…」

「老奴不敢!」李大總管噗通一聲跪下了。

「李大總管,我白丟了一個甜白瓷,收了一個甜白丫頭,提二等,要不要你同意啊?」顧臨皮笑肉不笑的問。

「少奶奶折煞老奴了,」李大總管磕頭,「二爺院子的事情,自然是少奶奶作主!」

「李大總管別這麼折騰自己,像是我這少奶奶不容人。」她虛扶了一下,剛剛上任的二等丫環甜白,十二萬分之有眼色的上前扶起李大總管。

「那就麻煩李大總管處理一下。」她端茶,李大總管忍著一背的汗,領著四個大丫頭和趙班家的退出去了。

回頭一看,二爺上上下下的打量她,眼底滿是驚奇。

暗歎一聲,這都午時了,居然還沒傳飯來。這滿院子都是些什麼東西…她命甜白去點幾個小丫頭去提飯,屋子裡只剩下還在打量她的二爺。

一時沒忍住,戳著二爺的臉頰嘀咕,「讓你囂張,讓你下流,讓你沒出息…你怎麼不乾脆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也省得現在零零星星的被欺負…本姑娘才不想替你出頭!」

二爺躲了幾下沒躲過,鬱悶寫板子,「妳說啥?還有…妳會武功?」

顧臨給了他一個充滿輕視不屑的眼神。她這點兒防身,也就是後宅裡不讓人輕易打了去,敢說什麼武功?

但看他一臉希冀,不免有些惡作劇。

「你想知道?」她在紅木板子上寫著。

二爺點頭,眼中有著隱隱激動的光芒。

顧臨笑了,還是頭回笑得這麼燦爛美麗。二爺怔怔的望著她,好一會兒才低頭看紅木板…

她龍飛鳳舞的寫著,「我才不要告訴你。」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