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四十八

進城門時,秋天日短很多,已經開始有點昏暗了,總算趕上了關城門。

結果她馬上被守株待兔的家裡小廝圍起來勸,馬車早就候在一旁。原本有些不解,聽到小廝吆喝著分別去各城門收兵,並且回府報平安,顧臨啞然失笑。

敢情她失蹤了一個下午,全京城的各大城門都駐上了謝府的小廝僕從,大概謝府所有的馬車都派了出來…這麼大陣仗。

【Google★廣告贊助】

她靠著馬車端坐,後背挺直。一時衝動,造成了自己和別人天大的麻煩。

鄭國公已然開口,恐怕這件親事是避不過去了…認真論起關係,不說顯赫百載的鄭國公府,鄭貴妃還是鄭五小姐的親姑姑呢,禮法上,大燕朝皇帝還是鄭五小姐的姑父。

不過,八字還沒一撇呢。即使勢在必行。

最重要的是,二爺是怎樣看這樁婚事的。這很重要,因為這關係到她下半生的應對,該應對到什麼程度。

茶壺不生波和怒海起狂嘯相差程度是很遠的。兩種她都有把握辦到,而且佔理。

正思索著,馬車慢慢停下來,她正奇怪應該還不到謝府,結果門簾一掀,面青唇白的瓔二爺上上下下的打量她,確定她安然無恙,立刻急道,「御姐兒,妳聽我說…」

「好,二爺,我聽你說。」顧臨平靜的回答。

「不!妳不要說妳不要聽,妳聽我說!」

「…我在聽你說呀。」

「不!妳不要說妳不要聽,妳聽我說!」

鬼打牆了幾次,慌張到極點的傻二爺逗笑了她,「瓔哥兒,你到底想說什麼?我等著呢。別急莫慌,我聽你說。」

欸?瓔二爺終於搞明白了,卻也糊塗了。這程序…對嗎?不是應該他喊「妳聽我說」,然後顧臨激動的喊「我不要聽」,無盡循環播放之後,顧臨對著他罵「你無情你殘酷你無理取鬧」之類的嗎?

天知道顧臨近中午的時候撞見他義救鄉親,立刻施展輕功跑了,他悔之不及的死追活追,等追到馬廄,顧臨都騎馬走了有一柱香了。

不說他懊悔難當,咆哮著讓幾個膀大腰圓的僕婦硬把鄭五小姐架出去,浩瀚軒上下都用「你無情你殘酷你無理取鬧」的眼光惡狠狠的鄙視他。

很想喊冤,但他自己都有些模糊的感到喊不出來。鄭五小姐和他「鄉親」的孽緣曝不得光,在大燕朝,鄭五小姐和他是沒有半點關係的。

國公府小姐又不可能與人為妾,這…

換做他是別人,也會覺得這個男主角「無情殘酷無理取鬧」,擺明了就是要陳世美。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遍訪顧臨在京的娘家和所有親戚,得到的都是絕望的消息…他的驚慌也隨之水漲船高,直到紅色警戒的地步。

他是豬,他就是頭心腸軟到活該被賣掉的豬啊!鄭五小姐樂意摔斷腿甚至摔斷頸骨關他什麼事情?死死算完!說不定她還能回鄉呢,他從此也擺脫了這個麻煩。為什麼要良心過度飽滿的去救她,結果惹得老婆離家出走…

瓔二爺懊悔的幾乎吐血,鬧著要出去找。反而他老爹鎮靜多了,將他喝住,「我謝門嫡長媳不是個不知進退的。你還是在家聽消息,有了著落自己接去,省得錯過了反而壞事!」

他老爹還真是神機妙算,果然顧臨自己回城,小廝縱馬回來報平安,他立刻竄出去,滿心想著怎麼磨得御姐兒「妳聽我說」。

結果呢,御姐兒沒有哭鬧發脾氣,冷靜異常的「聽他說」。

基於某種本能,原本紅色警戒的驚慌,一傢伙上升到破表。派到這個城門的馬車不算寬敞,但瓔二爺義無反顧的硬擠著跪下來,對著顧臨淒涼的喊,「冤枉啊!老婆大人!」

顧臨讓他嚇得一跳,險些撞到車頂。看那張俊俏壞胚子的臉龐,滿滿的委屈和可憐,衝突的特別呆傻,讓人實在忍俊不住。

顧臨邊拭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面扯著他,「做什麼你?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沒有跪娘子的。」

大概是危機激發潛能,向來神經粗嘴巴笨的瓔二爺突然開智慧了,「御姐兒,娘子大人!妳就是我的天和地,不跪誰也跪一跪妳…我錯了!那瘋女人高興摔斷自己脖子,我就該成全她!我跟她真的啥都沒有,拜託妳相信我吧!」

瓔哥兒還跪著,仰著頭,兩手按在她的膝蓋上,卻微微的發抖。

其實,他的瘋傻早好了,毒也解了,有功名傍身,前途無量,後院還有三個嬌俏可人的姨娘獨守空閨。既然已經往正道上走,也能抬頭挺胸做人了。有她沒她,根本不礙什麼。

沒了她豈不是更好?雖說名聲差,到底是國公府小姐,皇親國戚,是個絕色裡的絕色,將來對他仕途有絕對的助益。

他不是一直很想去兵部麼?娶了鄭五小姐,幾乎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顧臨理智冷靜的分析,但瓔哥兒卻越聽越火大,「御姐兒,妳要丟了我是不?我考這個他媽的功名,拼成這樣,不是要什麼兵部不兵部的…而是我想帶妳出京!就算當個主簿洗馬我也認了,只要能讓妳舒心幾年,讓我養活妳,離開這攤破人破事就行了…從來不是為了其他理由!」

她噎住了。原本堅固如銅牆鐵壁的心防搖搖欲墜。原來…在他面前,心防脆弱到這種程度。

顧臨勉強一笑,「…美麗高貴的國公府小姐哭著喊著,連墜馬都使出來了,要嫁你當平妻呢…心底沒有一絲半點高興和得意?咱們誰是誰,何必隱著瞞著…」

「平他媽!」瓔哥兒終於爆炸了,「叫她去擼壁啦!不要以為我不懂大燕律…雖然沒背全,也都讀過了!平妻不是容易有的…我就敢把這案子告進京衙,御前打官司我也不怕!」

終究,她還是越不過情愛這個女子的生死大關。

一滴淚滑下了她的臉龐,顧臨飛快的擦掉。

看起來,她也只能「怒海起狂嘯」。畢竟寶劍贈烈士,紅顏酬知己。

「好,我明白了。」顧臨也跪下,緊緊擁著狂喜又莫名其妙的瓔哥兒。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