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四十九

意外的,顧臨沒有受到什麼責罰。

公爹只是語重心長的要她記住身為謝門嫡長媳的身分,再沒多說什麼就讓他們告退。至於婆母,連面都沒有露,居然讓她輕輕巧巧的渡過這關。

事有非常必有妖啊,她詢問還紅著眼眶的甜白,甜白噗嗤一聲,低低的回了。

【Google★廣告贊助】

所謂相生相剋,所謂樂極生悲…為了珞哥兒三年後的進士考,謝老太爺和太夫人已經帶著珞哥兒啟程,走水路往京城而來了。

原本只有謝老太爺帶著珞哥兒來,情理之內。這個進士,非在京城考不可,跑關係講人情,也不能臨時抱佛腳,越早開始越好,毫不意外。但謝太夫人也跟著來了,還特別指名要見見津哥兒…

這背後的含意就深了。

現在謝夫人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哪裡管得到不肖兒媳,只忙著清查謝太夫人安在隱處的奸細。一反過去的溺愛,嚴加教導津哥兒,深怕被謝太夫人捏出一絲半點的錯處來…津哥兒果然是二爺的骨肉,不到三歲就是個驢脾氣,祖母前後態度相差太大,他就大唱反調,很讓謝夫人水深火熱的焦頭爛額一把。

害備足了十二萬分精神的顧臨遺憾了一下…原本她排了一整套天干地支標號的「安內」都派不上用場了,謝夫人已經讓謝太夫人遙遠的鎮壓,人還在路上呢,已經把謝夫人嚇得幾乎精神崩潰,成日疑神疑鬼的監督院落灑掃和清點帳冊,同時還要跟津哥兒死磨。

果然都是閒出來的毛病兒。顧臨默默的想。這不,婆母一有事幹,馬上安生下來,連那三個時不時鬧點亂子的姨娘都安靜得跟死了一樣,這家就沒這麼平靜過。

就然謝太夫人意外的插手,敉平了內憂,外患麼,當然她就能集中精力的徹底剷平。

於是,倒數舉首的謝二爺,因為勞累過度,又「病了」。

這病倒是讓京城的士子與紈褲們有相當大的想像空間,考完閒著也是閒著,塵埃落定,剛好茶餘飯後傳八卦當消遣。版本相當的多,光跟國公府小姐相關的就有七八個不同說法,和謝門顧氏(顧臨)相關的就更多了。

當然也有人說是倒了葡萄架,這說法還越傳越廣,越來越像是唯一的真相。

傳沒兩天,向來沒有什麼耐性的鄭五小姐,忍著摔馬的全身酸痛,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地的進了謝府,直奔二門之內,卻在浩瀚軒讓顧臨擋下了。

「謝子櫻呢?!」鄭五小姐怒目著顧臨,嬌喝問道。

顧臨氣定神閒,「未見投帖,不聞通報,恕妾身難以禮待之。」她轉頭向著甜白,「去問問李大總管,為什麼隨便放人入內宅?這些看門的都不要差事了?知情的說是女扮男裝的姑娘,不知情都以為謝府內宅私會外男,這傳出去毀誰的名聲?」

鄭五小姐很少跟大燕朝女人往來,家裡的從上而下沒人捨得(或者敢)給她一絲委屈。在外她寧可跟一票紈褲子弟稱兄道弟,大燕朝女人不屑她,她還更不屑那些女人呢!

所以她在這種後宅攻防戰裡頭,只是新兵中的超級菜鳥,毫不令人意外的暴跳如雷,「裝什麼裝?妳又不是沒有見過我!」

「替妾身倒夜香的僕婦倒是日日見著,可妾身亦不知其姓氏名字。」顧臨眉頭微挑。

鄭五小姐抓狂了。可惜令她抓狂的對象在人牆之後…甜白領著一票粗壯僕婦皆陳列在前,她卻只有孤身一個。

「誰敢擋我?」她真的要氣瘋了,「我可是鄭國公府五小姐!妳一個無爵窮翰林的破落女居然敢對我無禮?!」

顧臨緩緩的挺直了腰,睥睨的看著鄭五小姐,「鄭小姐,鄭國公世代罔替,官居超品,然也。但大燕朝開國至今,從來無官爵稱『國公府小姐』。顧臨不才,夫君雖忝居榜末,是為京畿舉子,被愧稱為『舉人娘子』,臨依舊是白身,尚待夫君將來步入仕途,為臨掙個誥命。妳我皆為白身,而妳擅入謝府內宅,著男裝混淆視聽,疑似污我謝家內宅清白…是誰無禮,昭如日月!」

鄭五小姐哪裡吃過這種閒氣,匡噹一聲拔出劍,果然人牆嘩然如流水走避…卻只覺得眼前一花,顧臨不知怎麼就在眼前了,手腕劇痛,劍就換了主人。她揚手想使用女子間流傳最深遠最古老的武術:巴掌連擊,卻被顧臨一擋一帶,莫名其妙的轉了個方向,屁股一痛,就身不由己的遠遠飛了出去…然後坐在地上發愣。

「小心拿著,沈是不沈,割到自己可不好。」顧臨泰然的囑咐,將五小姐的劍遞給甜白,「拿去給李大總管,讓他派人送去鄭國公府。啥也別提,真逼不過了,就說五小姐不小心,差點兒把劍留在誰的身上,萬幸沒鬧出人命。」

鄭五小姐在外走動,自己也練了點拳腳,雖然震驚的發現這個古板無聊的古代女人居然是塊會武的鐵板…但她誰?鄭國公府唯一的嫡小姐!鄭貴妃還是最疼她的姑媽!今天她只是輕敵了,將來要多少護衛就有多少護衛,功夫要多高有多高,能怕這個愚蠢無知的古代女人?!

但這麼灰溜溜的走,她又不甘心,非讓顧臨不好受不可!

「顧臨!」她露出勝利的笑,艷光四射--即使還一個屁股墩的坐在地上--「妳還不知道吧?謝子瓔終究是我的,我就要嫁給他了!妳什麼都不是…」

顧臨一臉忍俊不住,「…大燕律,未休離即再娶妻室,流徙千里三年。我沒有收到休書,二爺也不打算流徙千里。」

鄭五小姐像是生吞了個辣椒。她死磨活磨,連一哭二鬧三上吊都使出來了,卻只能磨到鄭國公勉強去提了個平妻的親。她才提個開頭要迫謝尚書休掉顧臨,鄭國公就破天荒的大發脾氣痛罵了她一頓。

什麼義婦賢婦,什麼聲望大義…都是假道學,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平妻也是妻!」鄭五小姐忍住屁股痛跳起來大叫。

顧臨笑了出來,旋即掩口,「大燕律,妻妾無嗣,妻有德不出,特例備案官府迎平妻,由正妻室出媒議婚。且不論二爺有子記在我膝下…臨不才,記性倒是好的。我從未替二爺出媒,鄭小姐應該是有什麼誤會…或者昨晚睡得太好?」

鄭五小姐再次撲向顧臨,很可惜這是一級新手與傳說等級金龍框邊精英首領龍王的戰爭。她受的傷沒辦法脫下褲子給人驗,而且看起來不會有正義過剩的污點證人。

所以顧臨輕輕鬆鬆的將她踹出二門,命令關門上鎖。

整個內宅肅然,人人屏息靜氣,連掉根針都聽得見。早知道少奶奶踹人的功夫好,卻不知道這麼出神入化神鬼莫測驚天動地…還踹得這麼好看,專踹不好驗傷的地方。

看鄭五小姐一路從浩瀚軒被踹到二門,居然還能跳腳大罵…這才是真功夫,武林高手中的武林高手啊!

謝二少奶奶顧臨的身影,又高大了一個層次,已經從三層樓高到泰山等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