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六

【Google★廣告贊助】

浩瀚軒還在行兵布陣,顧臨第一時間武力鎮壓了在內的小廚房。那個自恃是夫人陪房的廚娘頭兒,讓顧臨第一個踹出廚房的門,叫甜白領著小姐妹們押去給李大總管發落。

打人不打臉,顧臨從來不打人耳光,手疼又不好看,白落個刻薄的名聲。踹人講究個巧勁兒,而且女人重臉皮,誰敢掀起衣服給人驗傷?乖乖把虧吞進肚子裡吧,多長點記性,又起到百分之百的震懾效果。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浩瀚軒上下都知道不言不語的少奶奶一腿踹人的好工夫,從來不與人磨嘴皮,標準動腿不動口。

「嗯,現在廚房歸我了嗎?」顧臨淡淡的問。

整個廚房的人都矮了一截,通通跪下了。

「禮法有制,上下有別。」顧臨連眼皮都懶得抬,「小廚房二把手是誰?」

一個抖得厲害的娘子站了起來,還算記得深深一福,「見過少奶奶,奴婢母家姓陸。」

顧臨上下打量了下,整個廚房連人帶物,打理得最整齊乾淨的是這個陸娘子。指甲縫有些染青,大概是剛剛在挑菜,但洗得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點泥,身上也沒有脂粉薰香味。

這才是個幹廚娘的料子。

「陸娘子,」顧臨語氣和善許多,「以後廚房交給妳了,灶上地板,我不要再看到一絲油汙。我沒空天天來幫妳踹人,不過我也知道妳難做…這院子不知道是怎麼了,一堆夫人奶奶,不踹不動呢。不聽話的,妳記名下來,漿洗房人手不夠,眼巴巴的想升來廚房的可多得很。」語氣轉厲,「妳不要給我循情私縱,不然下個踹出去的就是妳!要知道時不時我會來為二爺做羹湯,妳是我提拔的人,踹也絕對是我親自踹!」

陸娘子呆了呆。其實整個廚房,她廚藝最好,但就是沒有背景,潔癖又深,不會奉承巴結。不是廚藝太好,哪能讓她佔了二把手。只是宅院混十幾二十年的,也不會真有那種笨蛋。她是有點恃才傲物,但這種人最渴望遇到伯樂。少奶奶雖然敲打得兇,她還是聽明白了。

她現在是少奶奶的人,只有少奶奶可以親自處置她!廚房是她說了算!

「謝少奶奶提拔,謝少奶奶賞!」陸娘子又福了福,聲音有點顫抖。

顧臨滿意的點點頭。廚娘麼,有藝在身,要有點傲骨和潔癖。隨便就跪…那地上髒不髒啊?煮菜的人沒個乾淨,那飯菜能安心下肚?

反正機會給了,表現如何,日後再議。不過拿下廚房也算一大成就。果然日後湯湯水水來得容易了,也革除了沒打賞廚房不伺候這種陋習。

她正在這廂絞盡腦汁的幫著二爺食膳藥膳雙管齊下,同時努力教導二爺說話。教了兩個月,總算能用隻字片語表達冷熱渴餓,只是身子很虛,湯湯水水努力的補了,陽春三月還沒能撤火盆,抱著毛裘不放。

聽二爺的貼身小廝說,爺這樣已經強壯很多了,不然季節交際二爺必定要病一場。她不禁感慨,真沒想到這個浪蕩子比個深閨少女還柔弱。

這日,固定晨起請安。她已經換上夾衣,神采奕奕精神煥發的進屋伺候,二爺屋子裡熱得讓人冒汗,他卻眼睛通紅有點鼻塞。

相對無語,她只好有口無心的泛泛安慰兩句,自去請安了。

結果婆母神情相當凝重,眼眶通紅,氣憤又傷心。顧臨只覺烏雲密佈,打起十二萬精神,發動所有心眼,小心翼翼的應對。

「瓔哥兒呢?」婆母拭了拭眼角,史無前例破天荒的拽了顧臨在身邊坐。

事有非常必有妖啊!

顧臨小心的斜簽著身子端坐,「二爺早起有些鼻塞,這天不就倒春寒?媳婦先讓他捂捂汗,請安後回去瞧瞧,沒捂出汗來就請大夫來看看…只是二爺太遭罪了,苦藥喝多了淨敗胃口…明日若好些,媳婦和二爺來給母親請安…」

「哎,他身子骨虛,倒春寒還出來跑什麼?養著吧…」婆母捂著口哭,「瓔哥兒沒妳怎麼辦?真是日久見人心…拉著一堆香的臭的都是沒良心的!嗚嗚嗚…」

婆母說得顛三倒四的,還是身邊的大丫頭嬤嬤幫著補充說明,不然還真是考驗智力。

簡單說,就是二爺瘋傻以後,妾室通房蠢蠢欲動。通房丫頭麼,家生子的,老子娘跑來求恩典。外面買的麼,要不就是冒出一些不知道哪來的舅舅叔叔表哥阿姨要來贖身,要不然就是消極怠工,把個群芳苑鬧成菜市場。

有娘家的良妾,娘家人跑來想退納妾文書,趁著青春貌美,說不定還能再給人當妾呢。沒有娘家的賤妾,哭著喊著想被賣出去,誰也不想守著傻子一輩子。

這通房丫頭找出路,顧臨倒是還能明白。誰不知道之前的二爺心黑涼薄,買賣丫頭純屬常態,誰不趁現在二爺瘋傻的當口趕緊跑人?這可不是什麼高枝頭!

賤妾倒是比較少賣,通常是送人。其實吧,哪裡當妾不是妾,離了這涼薄黑心的二爺說不定還能有個好下稍呢。不過既然二爺傻了,大概也就沒機會把美人送出去…自求賣出府去,謝府是要臉皮的人家,不會真把人賣去那種不堪的風月之地,這也能了解。

但良妾就比較令人納悶了。黑心二爺對那些良妾真的是比較上心,懷上身孕的王姨娘還不是他的心尖尖呢…真正心尖子的是他的遠房表妹徐姨娘。顧臨遠遠見過一次,真是弱柳扶風我見猶憐,真擔心風大點就被刮走。

畢竟是婆母那邊的娘家人,當然人家也當正經媳婦疼。

顧臨仔細一想,有些啞然失笑。她照顧著二爺兩三個月,還沒見過半個姨娘探一探頭。婆母氣得哭個不停,大概求去的姨娘裡頭就有這位徐妹妹。

其實呢,也不好怪這些弱女子。誰讓二爺是個心黑的壞種呢?伴君如伴虎啊!有機會逃離火坑誰不想跑啊?要不是自己有個三兩三,娘家後台夠硬,她也不能安然待在這龍潭虎穴。

「母親,您也別氣。」顧臨陪笑臉,「其實吧,二爺這病養起來也得要段時間…太醫也說,呃,得節制著調養…等二爺大好了,再給二爺納賢良漂亮的不更好?那些小丫頭們頭髮長見識短,哪值得您生氣?不如當作給二爺積福,您抬抬手,說不定一念之善,二爺就這麼好起來了呢!」

婆母虎著臉不說話,好半晌才說,「那些小賤蹄子也罷了…瓔哥兒是怎麼疼蓉姐兒?我是怎麼待她的?她居然、居然…」

我怎麼知道二爺怎麼疼徐蓉蓉?我更不知道婆婆怎麼待她的。這五年我只有初一十五來請個安,人家徐蓉蓉天天在妳跟前哪,倒是跟我連個照面都沒打過。

但姨娘的事情她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當中還摻雜著個表妹哩!這世界上就沒有比表妹這種姨娘更難處理的玩意兒了。

但顧臨到底是八九歲就隨祖母管家,從後宅修羅場打磨出來的主母預備軍,一招乾坤大挪移,「再怎麼著還是王妹妹要緊,肚子裡可是咱們長房嫡重孫!更是母親的長孫呢!這些日子我只顧著忙二爺,連問都沒問王妹妹,實在是媳婦疏忽、太不應該了!深累了母親,母親還不怪我…」

「這怎麼能怪妳?是我有眼不識金鑲玉,生生冷了妳這樣的好媳婦兒…」婆母攢緊顧臨的手臂,可憐她修煉還不到家,雞皮疙瘩層層疊加,還很輕微的顫了顫。娘喂,婆婆妳不要突然這樣肉麻…

現在也不過是妳兒子廢了,妳怕我也跟著一跑了事…我還最有跑的理由呢。不過呢,人要臉面樹要皮。除了種種緣故,最重要的是她不管將來如何,這個「夫婦有義」的名頭非順水推舟的拿下不可。

二爺現在是瘋傻了沒錯,不過太醫也說可能痊癒,能把過往都想起來也說不定。那個黑心毒辣的二爺原本就非常厭她,那堪在她面前醜態畢現背負恩惠?到時候一定會硬把她休了。

無怨無悔的義婦被休啊!這是下堂婦最高等級的待遇!

幾十年前有個女子就是如此義婦,結果慕容世家一個三品官聽說了,帶著官媒千里迢迢跑去求親,最後還求了皇上賜婚。雖說是繼室,好歹人家入門就是三品命婦!

這時代啊,寡婦守節什麼的不值錢,值錢的是有個有情有義還被辜負的好名聲。

到時候她愛嫁不嫁無所謂,皇帝賜婚抗旨更沒關係。抗旨最好,名聲更高。達官貴人想找她麻煩都不好意思,連地痞流氓都不敢在這種高聲望義婦的門前轉悠。連她娘家的聲望都能來個水漲船高,順便抬高弟弟妹妹們的品行。

怎麼算都是贏面。

所以她很盡責的把婆母呼悠得破涕而笑,回去繼續照顧傻二爺。無欲則剛,哪家哪戶不是活?當初她爹追求她娘還鬧得滿城轟動呢,結果呢?

寧願相信有鬼,不要相信男人那張嘴。

她可是把心態拿得正得不能再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
用LINE傳送
Facebook 留言
Fa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