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八

少奶奶的形象,在甜白和她的小姐妹們的眼中,一整個高大起來,簡直頂天立地了!

「我這招,妳們學不來,更不能學。」顧臨淡淡的。

甜白很機靈,「奴婢曉得,少奶奶豁出臉皮扮黑臉,咱們就得扮白臉,能多軟和就得多軟和!」

【Google★廣告贊助】

顧臨笑了笑,點點頭。冷眼看著這群小姑娘,甜白果然是個帥才。略點撥點撥就懂,學得很快。是個領頭的,很能辦事。

「可少奶奶…」甜白有些疑惑,「您這麼嚴…這個吧,我爹說過凡事張弛有度,一直這麼嚴下去…」

甜白的爹是個馬夫,居然還讀過幾天書呢。既然要收為心腹大帥,顧臨也就不拐彎抹角,「將來夫人手上閒了下來,家還是該夫人當的。我現在嚴了,將來到夫人那兒就顯得寬。這樣才討婆母喜歡,懂不?」

甜白皺眉想了想,恍然大悟。這樣人心就不會在少奶奶這兒,一定倒向寬和的夫人那兒。她佩服的看著少奶奶,原本麼,就是想要進階入房伺候,例銀多,也給爹娘長臉面。但現在她想得更多的是,跟著少奶奶好好學,將來能當個體面的管事娘子也說不定。

「把妳幾個小姐妹教好,不驕不躁,我是不會虧了自己人。」顧臨淡淡的,「別學別房那些大丫頭的派頭,我要的是辦事的人,半小姐還是早點回家辦嫁妝吧。」

甜白連聲稱是,又遞了一杯茶,少奶奶議了一早上的事,渴得緊。

茶才入口,一個婆子慌慌張張的奔進來就磕頭,「少、少奶奶…二爺、二爺丟了!」

顧臨一口茶嗆著,咳了個面紅耳赤,好不容易喘過氣來,厲聲道,「滿屋子的人,怎麼能把二爺給丟了?!」

正亂著,二爺已經被貼身小廝給抬回來,個個愁眉苦臉。不知道少奶奶會不會把他們一個個踹出院門…

顧臨瞪著二爺,二爺躲著她凌厲的目光,一臉氣悶,汗水淋漓,衣服都溼了。

再也不顧他的反對和抗議,顧臨命令那三個貼身小廝戴罪立功,把二爺脫個精光,服侍他好好的洗個熱水澡。

她呢,一直冷著臉坐在一旁喝茶消氣,讓二爺好好享受一下眾人殷勤服侍的滋味…完全無視他的頻頻慘叫。

等二爺回到香軟的床上,已經面如死灰,只差沒掩面而泣。

二爺摔傻了以後,就很討厭別人近身服侍,尤其是沐浴。顧臨雖然不喜歡,還是得挽起袖子親力親為。人傻還知道愛乾淨,天天洗澡洗頭,洗澡她樂得輕鬆不用伺候,總得絞乾頭髮吧?若不是她親手綰髻,傻二爺就寧可天天披頭散髮,還試圖拿過剪刀想剪。

不是她盯著,不知道要鬧多少亂子。

明明告訴他,之後會很忙,他乖乖待著,案頭擺了一大疊他以前最愛看的艷情小說給他打發時光了,還鬧什麼失蹤?

「幹什麼去了?」揮退了一屋子下人,顧臨居高臨下的問。二爺望著帳頂裝死。

顧臨心底的怒火騰得一升三丈。別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說呢,二爺是不太能講,平常些的對話已經能聽明白了。

她憤然抓起紅木板,潦草的把話寫了一遍,硬湊到他眼前。

二爺沮喪的看了她一眼,更潦草的寫,「跑步健身。」

顧臨噎了一下,有點兒啼笑皆非。有這份心是好…但二爺並不只是打破頭而已,而是一整頓胖揍。加上他這一整個虧損太甚的破身子,就算是要健身也講究個循序漸進。

「你身子骨不行。」顧臨言簡意賅的寫了一行。

不承想捅了馬蜂窩,二爺彈了起來,一把奪過紅木板,大大的寫了三個字外加兩個標點符號,「我很行!!」並且含糊不清腔調很重的嚷了一次。

坦白說,你行不行我真不知道…五年前一場洞房花燭夜,她想要想起來都有困難,何況又無處比對,誰知道行不行。

顧臨揉了揉額角,拿出哄弟妹的看家本領,才讓怒氣填膺的二爺消停了。連說帶寫,總算是溝通完畢。

二爺躺煩了,但對顧臨精心挑選的艷情小說很不滿。當下拍板,讓小廝抬軟轎抬去浩瀚軒的書房自己選。結果二爺看著自己珍貴的藏書,臉色越發陰霾,面紅耳赤,顧臨倒是也有幾分尷尬。

二爺的書房不小,但是她也絕對不會進來…若不是她臨危授命要管家,硬著頭皮喚看守書房的書僮進來拿二爺最喜歡的書,她連門口都不想站一站。

只能說,二爺是個好色到骨子裡的人,他的書房充滿了絕版的春宮圖冊和露骨非常的艷情小說。以前顧臨不曉得,誤入一次,饒她這麼淡定從容的少婦,都掩面落荒而逃。

二爺的手緊緊的攢在軟轎的槓子上,都浮出青筋了,咬牙切齒。好一會兒才勉強平靜,招了紅木板過來,有氣無力的寫了「歷史」兩個字。

要看史書?顧臨驚訝了一整個不輕。他們這個不學無術到驚世絕艷的二爺,把字認全以後就輕蔑的說所有的經史子集都是鬼扯蛋,專心一致的走他的旁門左道和紈褲之途。

公爹的書房,自然史書是全的。但二爺闖這麼大的禍事…謝尚書整日磨牙恨不得有出氣的機會,要不怎麼會把二爺藏在內宅,交給她嚴加看守呢?

「我的書房倒有幾本。」顧臨遲疑了一會兒,不甘不願的寫了一行。

二爺迷惑的看了她一會兒,點點頭。

顧臨吩咐打傘。這院內軟轎就是個簡便的,兩根竹竿架個座兒,沒得遮蔽。要入夏了,二爺這破身子可別晒壞,全都是她的不是。

原本二爺興致還很高,卻越來越不解,越來越奇怪,頻頻看著跟著走的顧臨。

「為什麼你的院子和我的院子隔這麼遠?」他簡直是驚駭莫名。半個小時有吧?

看了紅木板的字,顧臨乾笑兩聲。好半天才勉強擠了句寫上,「妾身不討夫君喜歡。」

二爺眼睛直直的盯著她看,看得顧臨老大不自在,一直到抬進梧桐院的書房,還盯著沒完。

顧臨咳了咳,指了指書架。二爺才醒神過來,看著排列整齊,一大排一大排的藏書。下了軟轎,他隨手抽一本,竟是本算經,講數學的。至於史書類,也洋洋灑灑一排。

「妳幹嘛嫁這混蛋?」二爺脫口而出。

可憐他的母語沒人聽得懂,顧臨在紅木板寫了一行,「二爺說什麼?」

他搖搖頭,心情異常低落。

「這裡看書可好?」顧臨小心翼翼的問,也書寫了一行,怕他不懂。

他點點頭,目光很複雜的看著殷殷囑咐然後告退的顧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