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終於…

我終於把這部「家長裡短」的臨江仙寫完了。

到現在還處於靈魂虛弱狀態,字數…將近十五萬,也就是說呢,大約可以出成兩本上下集。

其實我很納悶,因為我並不覺得有什麼重大情節…通通是家裡瑣碎的小事,而且我會寫這部,事實上就是想逃避寫楚王的故事。因為楚王府的情形很複雜,我對那種上升到皇家等級的宅鬥覺得有心無力,字數破百萬都不稀奇…何況我也懶得寫宅鬥文。

可又想寫傅氏宮人的故事…怎麼辦呢?

【Google★廣告贊助】

剛好我又第一百次的看星爺的「審死官」,哈哈大笑之餘,突然對梅艷芳所飾演的宋夫人好奇起來。

宋夫人身手之好,看過電影的都知道。而且很可能是峨眉派弟子。可是這麼厲害武力超群的宋夫人,對老公還是撒嬌,不是武力鎮壓。大部分的時候都溫和有禮

,謹守閨訓。

當初設定傅氏後人的時候,就將她們設定成很有一把防身功夫,但宋夫人讓這個形象更凸顯出來了。

剛好養病期間看了不少穿越小說,越看越覺得…算了,我來寫好了。

這次來玩個新的,男穿,可是從女主角的角度來主觀。順便把我對穿越小說的公式歸納順便嘲笑…呃,探討一遍。

因為是抱著一種輕鬆的心態,所以顧臨不消說,就是我最喜歡那種外柔內剛武力超群的御姐形態,男主角也不英明神武,只是個倒楣到不能再倒楣的大法師預備役,預計七萬字了結,說不定還寫不了那麼多呢,哈哈哈…

只是很快的,我就笑不出來了。

一開始,目標都很明確,連結局都設定好了,綠島小夜曲也待命中。「臨江仙」事實上就是顧臨的名與字,結局就是扣在這個名與字和最終的場景。我也不想寫太多宅鬥,只是這類的婆婆雖然被讀者罵得很兇,也在預期之內…只是從古到今,甚至是二十一世紀的此時此刻,雖然我誇張渲染過,但實質如此的還是不少。把小孩子教歪呢,還是我親眼所目睹,有文本的。

但這樣精簡的主線和小規模宅鬥,卻越寫越長越寫越長…沒完沒了了。若是用起點或晉江那種鉅細靡遺、度日如年的寫法,破百萬完全不意外…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主題。

在讀者還沒煩之前,我先煩了。但煩也是得寫完呀,所以我把定海神針的太夫人用最自然沒有絲毫突兀的狀態下請來坐鎮,好讓我直接跳過三年的「度日如年」。

嚴格說起來,這部實在不算標準的宅鬥文。因為各項數值都相差太遠,所謂「鬥」,也得有個(或幾個)實力相當的對手是不?一來是我看別的作家寫穿越實在很難忍住吐槽的衝動,二來是我覺得,若是家家戶戶都這麼敏於內鬥,下毒暗殺啥鬼的通通來,不用等外人殺了,這家早垮了,還有什麼好鬥?

一定是有幾個清醒冷靜的人,真正的遵守禮法,站住了「理」這個字,把家族放在心底,才會有累世簪瓔之家的出現,而不是像紅樓夢的賈府一樣,老太君一棄世,就樹倒猢猻散了,整個垮掉。

就是因為這些不切實際又毫無用處的思考,導致這部小說越寫越長越寫越長,寫到我自己翻桌了。

懶得寫皇家宅鬥我才挑這個看起來比較短的題材寫,為什麼到最後這些雞零狗碎還是一寫破十萬啊?!

早知道我就把楚王妃寫一寫不就完了?那不是更能寫清楚我想寫的顧氏宮人?

現在我完全不想碰這類題材了啦!幸好當初我懶得想名字和官制,真把這些通通補上去騙字數…哇靠!我都不敢想像了。

讀者對楚王有很深的好奇,其實我也在腦海裡替他補完…只是懶得寫。因為補完以後,我發現非給這個大燕朝這個歧途的起因給個交代…好麻煩。

其實在這部因為許多讀者隱隱約約的發現到,威皇帝慕容沖之所以沒有成了曇花一現的悲劇小受,就是傅氏宮人的輔佐。

對的,傅氏也是穿的。而且是特別研究慕容諸燕的女博士穿的。穿來的時候剛好是慕容沖人生最悲劇的時代,傅氏原是他身邊監視的小宮女。原本基於同情和義憤,這個有點書呆子氣的女博士繼承了前身的身手和記憶,加上她本身的才智,當然非常驚世絕艷,足以輔佐慕容沖扭轉乾坤,造就了大燕朝這個歷史歧途。

生死與共的烽火兒女情,也特別容易催化男女情感,慕容沖曾經對傅氏發誓,有朝一日能立不世功業,南面為王,只立孤后傅氏,絕無其他。

但登基為帝,卻不是就此隨心所欲。最後慕容沖屈服了,立了心腹臂膀的嫡長女

為后,意欲立傅氏為貴妃。

但傅氏不肯接受這樣的結果,血書了一橫幅:「一生一世一雙人??」就帶著肚子裡的孩子,離宮遠走不知所蹤。

她生下的是個女兒,之後就開啟了傅氏嫡傳的傳承。慕容沖在傅氏離宮後,不斷的派人尋找,一直找到他過世,還留下遺命尋找傅氏或後人。

嚥氣時,他還眼睜睜的看著那幅血書不肯閉眼。

傅氏這種母女相傳,而且只傳嫡長的傳承,到開國百餘年,傳到顧家大姑姑手裡,到鳳帝剛登基不久,開國三百餘年,楚王當立王妃時,傳到冷府二小姐的手上。

而關於傅氏,一直都是慕容皇家的一個皇家秘史。畢竟祭拜太祖威皇帝時,陪祀的不是鄭皇后,而是連名字封號都沒有的「傅氏」。楚王甚至見過那幅陳舊字跡黯淡的血書。

一開始,楚王並不知道冷府二小姐是傅氏嫡傳,只是鳳帝催他成親,他不得已的參與了元宵宴,發覺人如其姓的冷小姐身懷人所不知的武藝,避開了差點被暗害出糗的「意外」,覺得她應該適合當楚王妃,尋機隔簾問了冷小姐意願,卻被拒絕。

原本想丟開手,又聽聞了冷小姐原是冷府嫡妻所生,繼室有意將她送與人為妾,才又悄悄的潛入冷府,隔窗再問了一次。

冷小姐自言先人有命不嫁慕容氏,楚王才知道她是傅氏嫡傳。

這次他乾脆的請鳳帝指婚,把冷二小姐娶回家當王妃了。

這對臉上都能刮下二兩霜的人兒,其實一生都琴瑟和鳴,生死不渝。徹底瓦解了傅氏傳人和慕容皇家三百多年來的陳年舊恨。

……………

想想很有趣,只是寫起來會很長、很長、很~~長,所以我選了個比較短的來寫。只是沒想到還是爆表的長。

我到底是有什麼毛病呢?我很納悶。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