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一)

晚娘…就晚娘吧。

但是已經不期待善意的皓華,卻在懷孕的消息被知曉後,突然被家人接納了。

淑真一聽到她懷孕,拉她到自己的房間,把兒子小時候的衣服給她看。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我們彥達的衣服,瞧瞧,都十五六年了,還是這麼新。我都捨不得讓那些菲律賓女鬼洗,我自格用手洗的。」

摸不著頭腦的皓華跟著她一件件的看,也聽她喋喋不休的講彥達兒時的種種。

「我說,皓華,小孩子的衣服呢,就不要買新的了。」淑真拉著皓華的手,「老實說,小孩子的衣服,要買還不容易?但是,小孩子要好帶養,還是得穿舊衣服,這不是迷信,真的,你要聽姊姊講。」撫著一件件小小的衣服,「我真想念彥達…但是,他長大了,這個家的小孩子穿,也是一樣的。」

看著這樣軟弱的淑真,觸動了皓華的心腸,低低的問,「彥達…在大陸可好?」

淑真紅了眼眶,良久不語,「好。到了那邊,想不規矩也不容易了。連個不認識的人都沒有…」

兩個女人默默坐著,無言。彥達在皓華剛嫁過來沒多久,因為強暴個女孩子,鬧得滿城風雨,跋扈的他不但承認自己是蓄意強暴,甚至還向法官詳述當中的過程。

憤怒的震岳將彥達綁起來打了一頓,因為綁在公司的地下停車場打的,家裡的女人都不知道。

等到淑真知情,奔去探視的時候,震岳已經安排彥達偷渡到大陸,只來得及看兒子最後一面。

從此只能一週通一次電話,收收兒子的傳真。

看淑真平常不可一世,但是面臨自己唯一的兒子…同樣只是軟弱的母親而已。

因為自己也將要當母親了,所以她知道。

邵晰的態度也讓她驚訝。原本以為會怎麼冷嘲熱諷的邵晰,就說了句,「哦?家裡很久沒有小孩了,有個妹妹來玩玩也不錯。要不然,我老當老么,太吃虧了。」

「胡說,」玄玲斥責她,「一定是弟弟,小孩子胡說。」

「隨便,」她不在乎的聳聳肩,「反正我不要再當最小的孩子。」

玄玲笑了笑,「這孩子…」對著皓華,開始講邵晰和邵容小時候調皮搗蛋的往事,邵晰和皓華一起笑嘻嘻的聽著。

通過這個孩子…居然冰釋了所有人的敵意…

邵華微微的笑了起來。

回家告訴母親懷孕的消息。母親聽說了欣喜之外,也帶了份羞澀。

「其實…皓華…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訴你,又不好意思…」

什麼事?

「我…我…」母親羞紅了臉,訥訥,「我懷孕了。」聲音細微幾不可辨。

母親…皓華呆掉了,想想,母親今年也才四十二歲,生育是可能的事情。

妹妹。除了自己肚裡的骨肉外,除了爸媽,這世界上,又多了個真心愛她的家人。

她緊緊的擁抱母親,「太好了…媽媽,恭喜。」

嚴冬。但是懼冷畏熱的皓華,卻覺得,拿十個春天秋天來換,她也不肯。

寫信給季常,告訴他這個消息,奇怪的是,e-mail 總是收不到。她只好將信寄到駭客小站。

正要離站,汶萊呼叫了她,皓華笑吟吟的將事情告訴他。

「不跟你扯了,我得下站唸書。」皓華急著回去用功。

「唸書?都懷孕了,那麼用功幹嘛?」

「不但要用功,還要加倍用功。我現在不但要替自己創造價值,還得為孩子創造價值…」

一下子,皓華的心,飛得很遠。

她不像淑真對於家務有一套,也不屑和玄玲一樣,倚靠著兒子女兒出頭。那麼她不再新鮮的時候…爸爸…媽媽…

還包括她的孩子,所有的未來都沒有了。

所以,她要用功,而且很用功才行。將來…她必須能為集英出力,她的孩子才能被看重。

下了線,攤開厚厚的書。

為了孩子…她輕輕的壓了下肚子。更用功的,她繼續念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