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二)

除了本科系外,她開始學習C語言。

對於這種簡潔的程式語言,皓華很是著迷。她原本就慧黠,加上良好的記憶力和組織力,學起來,分外的快。

因為學寫這種艱深的程式語言,加上她的心境改變,一時寫病毒的速度延緩了,只完成了發作畫面。

【Google★廣告贊助】

她細心的繪畫了美麗溫柔的,有著翅膀的小嬰兒,躺在馬槽裡,花了許多時間,用合成的方法,做出想像中的嬰兒呢喃。

在唸書念到非常累的時候,她就會拿製作病毒來排遣疲倦。現在製作的目的不是為了洩恨,只是單純的好勝而已。

因為不管她製作怎樣的病毒,長江--江愷軒就是能夠破解。

一定是我玩程式的時間不夠久。一定是我還不夠努力的學習。這種鬥爭讓皓華覺得愉快。

生命是美好的。她的肚子雖然看不出來,但是醫生說,她一切正常。為了她那喜悅的笑容,醫生將超音波照片,多拍了張給她。皓華慎重的護貝起來。

心臟。這麼小的孩子,就有心臟在跳動。好像宣告世界,嘿!我還活著。

漸漸的,她對震岳溫柔許多。畢竟那是我孩子的父親。她這樣想著。而淑真和玄玲對她也越來越友善。

第一次,皓華放鬆了原本的戒備心。季常的信件還是收不到,但是,她那種無依無靠的感覺,薄弱了許多。也不再那麼依賴。

1999 年,據說恐怖大王要來的這一年,還是照樣慶祝著元旦和新的一年。

恐怖大王沒有來,但是就在開年後的第八天,皓華從二樓的樓梯頂跌下來,撞到了頭,昏迷。孩子也就不保了。

從喜悅安詳的天堂跌落,復入深淵之中。

從長長的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已經流產,皓華連哭叫也不能,只是怔怔的看著震岳。

這是為什麼?腦子裡蒙著一層霧。為什麼?我怎麼會從樓梯跌下來?我一直,一直都很小心…為什麼…

她只是怔怔。

「不要緊啦!」震岳發現她沒事了,放下心來,「其實妳生不生小孩,都不要緊,我的兒子還不夠多?又難說會不會生女的。」

她還是怔怔。

不,我不是不小心。我…我聞到香氣。也只聞到背後的香氣而已。然後呢?

我被推了一下。就一下。

世界翻轉顛倒,當她摔到樓下時,像是聽到淒厲的兒啼聲。絕望的哭喊的聲音。

眼淚緩緩的滲進枕頭裡。

「妹妹,可好些阿?」捧著花,穿著黑洋裝的淑真,笑吟吟的走進來。

這香氣。淑真身上的香氣。

瞪視著淑真,她不知情的將花插進花瓶裡,兀自說著,「妳還年輕,將來的日子還長。」嘆了口氣,「彥達的衣服只好收起來了。等家裡再有小孩子的時候…呵…那些衣服,我本來留著要給彥達的小孩穿的…」

「為什麼這麼做?」恨毒的眼光,巴不得把淑真的背燒個孔。

沒有回頭,淑真。「唷,妹妹,妳怎麼這麼說呢?可不是我推妳下樓的。」

「我哪一句提到是被推下樓的?」皓華的臉上凝著嚴霜。

冰冷的氣氛,在兩人之間,流竄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