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三)

「妹妹,妳多心了。」這些年的養尊處優,讓淑真有種反常的嬌嫩,「我怎會做這種事情?」她雙手交叉著疊在膝上,神色愉悅,「無緣無故摔了,我擔心的這樣,妳還疑心我。」

皓華定定的看了她很久很久,眼淚在頰上奔流,伏在被上,嗚咽起來。

淑真安慰了她一會兒。回去的路上,一路走,一路浮現微笑。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家有哲平就夠討厭的了…有玄玲那個沒用的兒子邵容就夠讓我噁心了…我怎能讓妳…我怎能讓妳…再生下什麼畜生來跟我們彥達爭?

好吧,哲平是正室生的,爭不得。邵容和我的彥達地位也差不多。怎能留妳這繼室生個小孩來?

皓華…妳比玄玲那隻妖調的狐狸精還不要臉。拼命的討張先生的好,好讓他眼底只有妳,沒有其他人…裝著啃書的用功樣…大學生?好了不起?

哼。

淑真想到剛剛皓華無能為力的眼淚,心裡痛快極了。到了地下停車場,終於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那種瘋狂的笑聲,在空無一人的停車場迴盪,像是來自地獄,修羅的吶喊。

她開心的飛馳而去,沒有注意到,一雙銳利的眼睛看著她。

來不及了?心裡沈重的像是壓著大石頭,風塵僕僕的季常,搭電梯時,心裡像是有著低垂的雲靄。

悄悄的站在皓華的床頭,淚眼迷離的她,抬頭。眼睛紅腫,原本如初綻芙蓉的皓華,彷彿剛受過風雨摧殘。

「季常。」哽咽模糊不可或辨的聲音,季常心疼的抱住她,讓她靠在胸口哭,「我的孩子…」

「我知道。好不容易接到妳的信,趕緊連夜趕回來…來不及…沒有將妳保護好…」

冒著偌大的風險,連夜從大陸趕了回來…這讓悽苦無依的皓華,覺得有點安慰。

「哭吧…哭吧…明天就…」

「我不是失足跌下去的!是淑真…」

「不要再說了!」季常把她抱緊,不讓她再說下去,「說出來有什麼好處?」

皓華只能嗚嗚的哭著。

「…聽著,這也許很殘忍,」季常直直的望著皓華的眼睛,「不要再生孩子了,好嗎?放棄生小孩的能力吧…」

皓華突然呆掉了。「你…季常…」誰都不站在我這邊嗎?

「我當然站在妳這邊。」季常看著她,疼痛。我的分身…「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妳會有生命之憂。妳確定這次要的只是小孩子的命?她們…那群賤女人!乖,皓華…聽話…」

「不要…不要…」皓華緊緊抓著季常的衣袖,驚慌的說,「不要…我要孩子…我要自己的孩子…季常…幫我…幫我…」她哭得幾乎癱掉,軟軟的依在季常的身上。

怎麼幫?只要妳還能生小孩,妳和孩子就在危險的暴露之下。不成的,不成的…

我真的很喜歡妳…喜歡宛如分身的皓華…

「好。」就像發現皓華就要出事,冒著被誤會的危險,連夜的飛回台灣般,季常又做了這種情感優先的傻事,「要答應我,盡量的小心。我想辦法調回台灣來,慢的話,三個月,一定,一定要保護自己!」

皓華拼命點頭,拼命點頭。

匆匆的,季常飛回大陸。

又剩下孤孤單單的皓華,比起以前更加的戒慎恐懼。

出了院,回到家裡,震岳剛好得到歐洲幾週,皓華也用生病的理由,在房間裡足不出戶。

打開電腦,發現沒有半封 e-mail,季常說,他寄了許多 e-mail,但是都沒有回信,也沒收到皓華寄出來的任何信。

但是留在駭客小站的,他就收到了。

我和季常的e-mail都是集英給的。難道…

皓華覺得如墜冰窖。

利用網路芳鄰,整個張家的電腦都串連在一起,她試圖打開震岳的電腦檔案…有幾個檔案是分享的。

一個個的看過去,她看到自己的英文名字,sade。

顫抖的打開檔案,看了當中一個,趕緊把檔案拷貝回來。關掉網路芳鄰。

一篇篇的看過去,都是她寄給季常,或是寄常寄給她的信。

原來…之所以信件收不到,就因為早一步,被人收走了。

幸好內容沒什麼,只是季常的安慰和建議,和皓華的眼淚和苦悶。

正要關上電腦,震岳…從頭到尾都知道皓華受到的這些委屈?

他…他卻選擇不聞不問…除了監視皓華,他,什麼也沒做。

憤怒的皓華將寫了一半的病毒拿出來,用了幾天的時間,不眠不休的徹底改寫,在孩子頭七那天,將整個張家的電腦,包括她自己的,破壞殆盡。

甚至感染到集英總公司的電腦系統裡,足足癱瘓了二十個小時。

發作畫面可愛的嬰兒天使,卻在瞬間被腐蝕的只剩下一個骨架,原本溫柔的嬰兒喃喃,一轉為淒厲的慘叫,一聲聲,恐怖的慘叫。

這隻金石俱焚的病毒,讓「晚娘病毒」,闖出了名號。卻沒有人知道病毒的背後,有著這麼深沈的悲哀和怨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