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四)

這隻誕生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的晚娘病毒,存活過二十個小時後,還是讓「長江一號」給破了。

氣急敗壞的工程師跑來張家掃毒,最後還是找了江愷軒來,才徹底的將病毒清除乾淨,但是失去的檔案就再也救不回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江愷軒終於到她的房間清除病毒,兩個人默默的對了一眼,皓華靜靜的退到一邊,讓愷軒去掃毒。

他很善用工具和對系統了解的優勢。皓華浮起幾乎看不見的笑容。注意著,他怎樣將頑強的病毒掃出來,怎樣沿著感染的路徑一一把病毒消滅。

下次,你就沒有那麼容易消滅我種下來的病毒。

江愷軒…長江。

背景窈窕若女子,清秀俊逸的眉目。皓華遠遠的看著。

陪著來的邵晰,卻覺得強烈的不安。皓華…愷軒…兩個人離得遠遠的,連交談都沒有…但是…有股她說不出來的奇怪和恐懼…

他們倆長得…氣質很像…襯在一起的樣子…很…很契合。

走出皓華的房間,邵晰突然緊緊的抱住愷軒的手臂。

「怎啦?邵晰?」被她突然拖住,險些跌跤的愷軒有點訝異。

「你愛我吧?愷軒?」邵晰哀求的看著他,「我…我是很任性…但是我很愛你…」

「呵,傻瓜。」愷軒笑,俊逸的臉上有著憐愛,「我知道阿。我也一直,一直很愛邵晰阿!」

邵晰…這個任性的大小姐,非常可愛,非常的跋扈。但是他知道,邵晰只是任性而已,心地一直都很善良。

「人家…人家就是任性嘛!人家也想改…就是改不了…」嘟著嘴,懊惱的很。

他真的是愛這個大小姐。

看著他們親親密密相擁而去的,皓華只是遠遠的看而已。

這就是愛情?什麼滋味?期限多久?

身體痊癒後,開始出席大小宴會。在宴會裡,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當然也看到一對又一對的情侶。

在上個月的宴會還如膠似漆,這個月的宴會就換了伴侶。雙雙對對參加宴會,還互相寒暄。

這就是愛情?什麼滋味?期限多久?

坐在舅媽身邊,聽著喜孜孜的舅媽擺弄她,梳她的頭髮,叫她吃東西。

帶著禮貌的笑容,剛剛又聽三姑六婆說,舅舅有了第六房小妾,小孩都滿月了。

這也是愛情所致?我在震岳的心目中…也是愛情的結果?

她笑。

「過幾天阿,是我的生日,我說皓華,妳若不來,我是要氣的。我叫愛咪給妳送去的補品,妳吃了吧?」舅媽還是那樣跋扈的指使,皓華也溫厚的一一答應。

回家的路上就順手買了個鑽石別針,反正舅媽只看名不名牌,設計的怎樣倒是其次。

到那天,還在打扮呢,舅媽就差人來接了,送了套酒紅的小禮服。皓華笑了起來,真當我是芭比娃娃?

「唷,舅媽對妳還真好哪,妹妹,有了這個靠山,張先生怎敢為難妳?」淑真笑吟吟的說著,盯著那套起碼五個零以上的小禮服,忌妒的噴火。

皓華連頭都沒回,「淑真姊,我要換衣服,好不好請妳離開?瑪莉,」她吩咐菲佣,「關門。」

想像著淑真在門外氣得發抖,皓華笑了起來。

「媽當?」瑪莉看見少有的,老闆娘居然笑得這麼愉快,有點摸不著頭腦。

「來,瑪莉,幫我把禮服穿起來,幫我梳個包頭。」

走進舅媽堂皇的大廳,卻覺得氣氛有點怪。賓客一般還好,本來拼命虧舅舅這把年紀兒子剛滿月的那一群,突然全對這個話題閉了嘴。

這麼一來,皓華原本想客套的說看看嬰兒云云的場面話,就又吞了下去。

饒是如此,還是有白目的客人,不識相的喊著,「喂!老林!你的兒子勒?還不抱出來看看?」

舅媽冷笑了聲,「兒子?林先生的孫子都有了,哪來要用抱的兒子?」

跟皓華相熟的女客低聲告訴她,「那孩子死了。」

「死了?」還新鮮的疼痛突然劇烈的發作了。

「據說…是窒息死的…沒緣沒故就死了…」

皓華沒有說話。臉孔白得跟紙一樣。悄悄的,她走進後堂,聽見細碎撕裂的哭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