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五)

哭泣的是舅舅的第六小妾。抱住小孩子的衣服,摧心的哀號著。

「小聲點,今天是太太的好日子,妳這樣觸霉頭,算什麼呢?」其他的人緊張的勸著他。

生出來,然後無故死去的孩子。皓華,在發抖。

【Google★廣告贊助】

「太太?那是哪門子的太太∼我的孩子一定是她害死的∼還我孩子來∼還我∼」勢若瘋虎的她,被其他的人拉住,又哭又叫,最後不知道被餵了什麼東西昏迷。

皓華幾乎用逃的逃進大廳。

「皓華,怎麼?臉色這麼難看?」舅媽看見她,不禁皺了皺眉頭。

從來不覺得,自己是這樣的厭惡,厭惡總是和顏悅色的舅媽。

「沒什麼。只是…只是有點累。」

託了這藉口,匆匆的,回到自己的房裡發抖。

失眠了幾夜,終於倦極睡去的皓華,和衣臥在雪白的床上,月亮同樣蒼白著臉窺看她。

被嗚咽的聲音吵醒,她看見自己的床腳有人哭泣。背影看,是個苗條的女人,抱著襁褓中的嬰兒,悲悲切切。

「誰?玄玲?」皓華揉揉眼睛。

「…乖…不冷不冷…媽媽在這裡…」悲切溫柔的聲音。

「誰?是誰在那裡?」

「我。這是我的房間,妳怎住進來?快逃走…在他們殺掉妳的孩子之前…」

皓華毛骨悚然。

「妳…妳…二夫人。」震岳再娶的妻子嗎?

「快逃走…不然,妳的孩子…會像我可憐的孩子一樣…」

襁褓裡現著兒啼可怕復可憐的嬰孩髑髏。

盡力逃跑著,雙足如千斤之重。

「對…」隱約恍惚的聲音,「快逃走∼她們來了∼」

猛然被抓住,就這樣被扒開肚子,無助的孩子踢腿哭嚷,在皓華面前被支解。

「來不及了∼怎麼辦∼來不及了∼」嚎啕的女人哭聲,是誰的哭聲?皓華發現自己發出慘叫,卻不是因為疼痛。

來不及了∼

猛然睜開眼,那悽楚的慟哭,最後的尾音還在空氣中漂蕩著,搞不清楚現實夢境。臉上爬滿了淚水驚惶。

「我不是為了讓孩子早夭,才準備生下他。

因為愛他…所以不可以讓他籠罩在死亡的陰影裡…」

意外接到皓華這樣的留言,季常背上爬滿汗,用最快的速度辦了移交,升了個手下當負責人,請調回台灣。

害怕看見皓華會怎樣憔悴自毀,雪樣芙蓉就這樣凋敗。

強制按捺住想看看皓華的願望,先向震岳報到。沒料到,會在辦公室看見皓華。

將長長的頭髮挽起,露出光潔的臉孔。穿著優雅的套裝,神情愉悅而清醒。

那種清醒,卻蘊含著狂亂的清光。

蛻變了,皓華。他開始不再為皓華的安危擔憂…這是她的敵人該擔心的事情。

但是為了那朵清純的幽谷芙蓉,現在染滿了怨恨的毒汁…季常的心裡,沒來由的感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