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七)

張家的女人,沒有一個能出去工作的。曾經和震岳平起平坐,儼然集英副總裁的淑真,一進了張家的門,還是只能在張家安排安排宴會。

沒想到皓華不但外出唸書,甚至領了兩個公司衝鋒,其他女人的恐慌和忿恨,不言而喻。

不僅僅淑真明裡暗示的想進集英,連玄玲都這麼想。但是震岳全沒答應。

【Google★廣告贊助】

縱橫商場多年,他了解,皓華是蘇家唯一的女兒,蘇志輝對這個獨生女雖寵愛有加,卻也多年來仔細培育。當他發現皓華居然能講多國語言,處事進退有守有據,不到七人的出版社各有所司,紀律嚴整,不禁佩服蘇志輝的教養。

算是白便宜了他張某人。這樣的好才華,就算貌似無鹽,搶也該連夜搶去,更何況,嫁給了他,成了張家人,而且容貌…

提到集英集團,誰不想起那個雪白美豔的張氏夫人蘇皓華?

年輕,聰明,活力充沛,頭腦清晰穩重。比任何明星姿容艷麗,卻也是台大法律的高材生。

這樣的形象,讓她成為集英集團的代言人。原本因為組織日大,也漸漸結晶遲鈍的集英,因著這個突出光鮮的代言人,注入了企業形象的新活力。

但是這些考量,不在張家那些女人的眼底。她們睜大了眼睛,等著抓她的錯處。雖然說,皓華自願的去除了生育能力,但是光憑她頻頻介入公司運作,其他的人自然還是既憂且懼。

所以,當織文軟體營運經年,沒有絲毫收入,反而虧損了將近六千多萬,淑真和玄玲的冷嘲熱諷,只能用無有已時來形容。然而,皓華只是沈默而已。

「妳怎麼說?皓華。邵晰想管織文鋪。」震岳淡淡的說著,皓華將臉一抬,隨即低下頭,「織文鋪我已經找到人選管了。」

震岳挑了眉毛,有些慍怒皓華居然沒有先知會他。

「誰?」

皓華笑著說了個名字。震岳驚愕了半晌,笑著搖搖頭,這個鬼靈精!

在震岳沒開口前,看著那兩個女人日夜聒噪,她知道,織文鋪或織文軟體,她只能選一個。

長考之後,她找了文鳶的唯一孩子,也是這個企業的未來二代。

張哲平。

從國外回來的哲平,聽憑父親的安排,在新竹園區管理半導體廠。原本對於企業經營興趣遠不如傳媒的哲平,總覺得自己被流放了。

父親年紀一把,放著滿屋子的小妾,還娶了個年紀比他輕的美麗女孩,他已經覺得相當的頹墮了,居然還聽憑著那個小女孩子胡攪瞎攪的在公司興風作浪。

大約季常匡助著,要不,豈不是倒了一千次不止?

從小,文弱的母親居然得仰邱淑真的鼻息過活,他不但覺得憤怒,也覺得相當沒有安全感。

為了母親,他在家裡忍耐,盡力護衛著母親不讓這些賤女人欺凌。

他對於父親的所有女人,全懷著絕對的敵意。

沒想到,那個小女孩子,居然來拜訪他。讓她枯等了四個鐘頭,以為會揮淚而去,沒想到她居然在會客室,打開筆記型電腦,運指如飛的打足了四個鐘頭。

當他進來的時候,皓華將剛印出來的企劃書和展望,遞給了哲平。

「這四個鐘頭…妳都在構思這份?」他抬起頭來,迷惘著。

「不。這只花了我半個鐘頭。」她露出美麗的微笑,指了指頭,「因為都在這裡,所以只要打出來就好。其他三個半鐘頭,除了想織文軟體的未來,還有…我該如何說服你,消除彼此的敵意。」

這是份相當完整的行銷企劃書,對於皓華玩弄媒體的手法驚異,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女孩子,不過二十一歲。

當中居然包含侵權的偽裝和炒作,包括法律程序和和解,偽裝成從善如流的模樣,藉此加深「織文鋪」在社會的印象。

「織文鋪不是出版社而已,也不會只出版書籍。多媒體不算什麼,現在是超媒體的時代。」她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風,「但是…囿於所學,我相信,交到你的手上,會比在我手上,格局可以更大。」

出版…電視…電影…網路…周邊產品…廣播…這些野心,哲平不曉得在心裡規劃多久,但是不想仰父親的臉色,他沒有表示過。

現在皓華…輩分上他得稱呼「媽」的繼母…卻將她苦心經營的良好開端,這樣的送到他的手上,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當然有。就情理來說,你是我的繼子,也是震岳的長子。到現在,淑真和玄玲的孩子,名義上是張家的遠親認養了,可見震岳沒打算讓他們真正的進張家的門。」

皓華喝了口香片,雪白的手襯著艷藍的瓷杯,「我只是希望,和你和平相處。畢竟我已經沒有生育能力了。對你,當然沒有威脅性了,是嗎?」

沒有生育能力?他猛然的抬頭,為什麼?

「你有情報網吧?可以去探查一番。不管怎樣,我希望在這個家裡面,有我真正的盟友。好讓我…」她露出悽楚的神情,「不覺得腹背受敵。」

腹背…在那個家裡的苦楚,哲平也算是嘗盡了。

沈默良久。看著這樣雪白嬌弱的皓華,大老遠的從台北跑來,在那個家裡,受了多少說不出的欺凌;當初哲平為了受不了那種欺凌,每天在圖書館用功到很晚很晚。

不是他愛唸書,只是唸書比這些零零星星的氣來說,唸書舒服多了。

但是無處去的母親,卻常常含淚,還不敢真的流下淚來。

悽楚的皓華…悽楚的母親…兩個人的形象漸漸重疊。

「好。繼母。」哲平開了口,「只要父親同意,我會接下織文鋪。」

她笑了。就像牡丹無辜的綻放。

擺平了哲平。這是很簡單的事情。等哲平接下了織文鋪,她就可以將心力投注在織文軟體身上,這一年,她透過汶萊,在駭客小站發佈消息,已經吸引了不少高超的駭客來織文軟體工作。

這是緩慢的,平靜的革命。將織文原本的人馬慢慢調到集英,剩下的,幾乎都是皓華募徵來的夥伴。

她都是這樣稱呼他們,夥伴。

網路風行,同時也讓病毒肆虐的情形日趨嚴重。所以,織文軟體放棄利潤微薄的影像處理軟體和驅動程式,專注在解毒軟體的撰寫上。

病毒不夠肆虐?怎麼會呢?如果不夠肆虐,晚娘病毒會非常的活躍,活躍的讓人驚訝。

累積這些年來的經驗,加上在織文軟體學習來的功力,晚娘病毒也越發刁鑽難解。

但是,難解卻不是無解。永遠的,會被「長江一號」清除而消滅。

每次被消滅了一隻病毒,皓華總會靜靜的笑很久。和你卯上了,長江。

若是過往寫的病毒,只是為了發洩情緒,現在的功能就包括攻擊和穩固自己的腳步。

還有,對於長江,永恆的好強。

總有一天,我會攻破你的防毒軟體,長驅直入。

鍵盤敲擊的聲音,大珠小珠落玉盤。她在 2001 年的元旦,和哲平會過面的那一天,寫下了 Java Applet 形態的晚娘病毒,編號2001.01.01。

側著柔焦美麗的女子臉龐,卻在你不經意時,用另一邊,巨大而醜惡的爪子撕裂螢幕上浮著的,「長江一號」四個大字。

胡狼神經質的笑聲中,皓華,向愷軒,正式宣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