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十八)

直到哲平正式的成為織文鋪的負責人,季常才知道。

原本皓華每件事情都會先跟他商量過,最近卻常常自己做主張。季常歎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

是的,皓華長大了。越來越不依賴人,眼光也越發森冷。別人看不出來,他看得出來。芙蓉仍舊是芙蓉,只不過被雪凍了幾年,沾著霜花而僵硬。

感傷?是的,他很感傷。

「我不能事事依賴你呀。」察覺了季常的不悅,皓華在駭客小站相逢時,輕輕的對他說。

沈默許久,「我只是不習慣而已。」

但是原本的親蜜就淡然了。

每天一次的網路 talk,漸漸被別的事情取代,以致於取消。剛好震岳正熱衷於矽谷設廠的事情,季常也跟著飛去美國,到駭客小站的時間,大大的減少了。

反而皓華在駭客小站成為獨樹一幟的女 user,也因為她寫的晚娘病毒,讓這群恃才傲物的駭客們服氣,加上她在日記版的冷冽文章,心生愛慕。

站內的大老知道織文軟體和 flower 淵源頗深,一干愛慕者也乾脆到織文工作,看到光艷的老闆娘,心下也有點譜。

幾乎是老闆娘想學什麼,就會有人一湧熱心的教導。下次出版的晚娘病毒就會更兇猛難解。

有人愛上了晚娘病毒精巧的發作畫面,開始收集晚娘病毒,拔去毒性後,代替保護螢幕裝置。

聽到這種傳聞,皓華只是笑了笑。

拔得乾淨麼?

收集者通常付出很慘痛的代價,就像那精巧的發作畫面一樣,表面看來如此美麗精緻,但是裡面含著全體損毀的毒液。最後某些收集者,只好購入 486 的老電腦,當成晚娘病毒的溫床,好在不同的時間,欣賞病毒發作時的光景。

但是兇猛的晚娘病毒,即使可以逃過市面上大部分的防毒軟體的檢查,卻怎麼也逃不過江愷軒所寫的「長江一號」的眼睛。

她凝視著第二十二隻病毒的失敗,決定作一件事情。

在鳳凰花火紅的季節,穿著學士服的皓華,穿過了整個校園,尋找江愷軒。

在池畔,楊柳低垂,半遮著愷軒清秀的臉龐。早上剛和邵晰吵過架,他的神情,鬱鬱。

看見她慢慢的踱過來,不知名的花瓣拂了她一身,帶著莫名的香氣。

「愷軒。」在張家出沒了好些年,從來沒有跟邵晰的繼母當面交談過,皓華突然叫他,讓他有點錯愕。

「來織文軟體吧。我聽說你考上了研究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