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三)

「彥達∼」看著兒子匆匆離去。他回來到現在,還沒跟自己多說句話,連碰都不許碰,眼睛只滴溜溜的隨著那個小賤人轉。淑真不禁氣苦。

震岳鮮少關注到她,淑真就將自己的所有心思灌注到兒子的身上。沒想到離家幾年,彥達連看都不看她了,讓強烈思念的淑真,傷心欲絕。

【Google★廣告贊助】

那個賤貨!滿腔的怒火無處發,便往菲佣瑪莉的頭上發作。狠狠地刮了她一個耳光,就因為給彥達的床單「不乾淨」。

不乾淨?看著哭著的瑪莉,皓華強按捺住火氣,跟瑪莉說,「那床床單換給我吧,瑪莉。」她轉過頭來,對著淑真說,「淑真姊,什麼年代了,女佣也是人,容得妳打?」

「就是妳慣的!下人讓妳慣得沒天理了!」淑真指頭戳過來,皓華只用冷冽目光瞧過去,「哪來的下人?他們在我們家裡工作著,同樣幹活領薪水,哪裡下人了?我以為下人是小人的意思,這家裡似乎沒有小人,」她領著拿了被單的瑪莉,「妳說是嗎?淑真姊?」

「妳說誰是小人?」淑真狂怒的衝上來。

「如果有人要對號入座,我也沒辦法。」皓華笑了起來。

「賤女人∼」她揚起手,震岳的聲音暴躁,「淑真!妳做什麼?!打人打出癮頭來了?再下去,妳好打我了!」

「張先生…」她無限委屈的一扁嘴,這就哭了起來。

搖搖頭,皓華領了瑪莉回房,朝著她紅腫的臉頰擦藥。

會打瑪莉,總不會只因為瑪莉對皓華忠心。

「究竟怎了?」

「媽當…我…我只是問了句…彥達的被單也放太太房裡嗎?她…她就打我…」

彥達的棉被枕頭都放在淑真房裡?彥達沒有自己房間嗎?

不會的,這個地坪六十多坪豪宅,共建有三層,房間多的很,怎會欠彥達一個房間?

臨晚,在駭客小站遇到了季常,她禁不住好奇的問了。

「皓華,那是他們母子的事情,就別多問了。」季常似乎不願多說。

「他們的事情?你的意思是,這種情形不是一天兩天了?」皓華覺得有點異常。

「他們向來如此。」

「震岳不管?」

「他們高興。」但是季常沒有說,當彥達國中時,震岳發怒的要彥達搬出母親的房間,彥達不但大哭大鬧的撞牆,淑真也哭得肝腸寸斷。

「張先生∼我來張家這麼多年…名分沒我的…丈夫沒我的…這些都無妨,不要兒子也沒我的…我就剩彥達,就只剩彥達∼」

最後震岳就當沒看到,其他的人也見怪不怪。

皓華也沒再問下去。

季常先下站去,瀏覽完版面,正要去睡,汶萊喊了她。

「flower~~~~好想念妳喔∼∼∼∼」

皓華笑了起來。心情徹底的放鬆。

算來,汶萊也該考大學了。「這幾天很忙?都沒看到你。考大學?」

「嗯。我在吃宵夜ㄟ!要不要吃?義大利麵喔!」

「阿… ^O^ …」皓華頑皮的打了個張大嘴的臉兒。

「呵∼」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