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四)

和汶萊一起的時光,是放鬆的。因為她「不認識」汶萊。雖然說,她比誰都相信汶萊。

汶萊開開心心的,展示了他最近抓到的病毒,解剖病毒碼給皓華看。皓華也把最近寫病毒的心得和困難點告訴他。

「 flower,妳真的神經ㄟ!發作畫面弄那麼漂亮幹嘛?病毒寫得那麼肥,可恥阿~~」

【Google★廣告贊助】

「踢你喔!」只有和汶萊交談時,才會輕鬆的浮現她真實的年齡,「其實我想到方法解決了說。」

「啥方法?」

「向量式繪圖。」

「??」

「點線面的變化,用數學公式控制…這個新的技術,才發展出來不久,我正在試。」

不久,新版的晚娘病毒出現,雖然比起以前嬌小難以防範,讓織文軟體花了一天整整的時間才破解病毒碼並且掃除,但是因為繪圖技術的不成熟,被批評為:

「完全破壞晚娘病毒華麗本色的失敗之作。」

華麗本色?皓華掩著嘴笑。

下次的病毒潛藏了將近兩個月才出現,流暢的動畫表現,和病毒嬌小的體積,簡直不成比例。

雖然還是很快的被長江一號偵測出來和消滅,意外的,發現改版的長江一號,居然也用了這種概念下去作動畫。

她心裡微微一動,但是說不出想到了什麼。

也許是不祥的預感吧。震岳居然讓彥達到織文作行銷,這讓團體氣氛良好的織文軟體投下了不可預知的炸彈。

不可否認,彥達對於媒體的運作和行銷管道的打通是有一套。天生對於語言敏感的彥達,學習語言從不費力,皓華能說多國語言,但是憑的是苦功和勤練,但是彥達卻不費吹灰之力似的,簡簡單單的和見面沒幾次的貨車司機講阿美族話。

在他的戮力下,整個織文對南部和大陸的通路打開,但是他性好漁色,幾乎追求遍織文軟體所有的女性,甚至發生爭風吃醋的事情。

更離譜的是,居然連淑真都到公司打彥達的女朋友之一,這讓皓華怒不可遏。

她一通電話到震岳那裡,「淑真在這裡打人了,如果你不來處理,我要將她送進警察局。」

彥達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壞壞的笑笑。這種誘人的笑容卻對怒火中燒的皓華沒用。

「控制你的母親。」

「哎唷,我也很無奈心疼阿!但是她是我媽ㄟ!我能說啥?」他將手一攤,被關在會議室的淑真大喊大叫又摔東西。

「張彥達。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你喜歡看女人為你爭執。」皓華的厭惡簡直到了極點,她快步想離開辦公室,被彥達一把拽住,壓在牆上。

沒料到只隔一門就是大辦公室,彥達居然膽大無恥到這種地步。

「你要作什麼?」

他輕笑一聲,「妳說呢?」臉緩緩的壓下來,皓華將臉一偏,出乎彥達的意料外的喊叫。

一般貴家千金都自持身分,對於被侵犯這種事會手足無措,往往他能得逞,哪裡知道皓華居然喊起來。

喊吧,淑真在會議室瘋狂的吵鬧蓋過了一切。彥達獰笑著。

冷不防,居然挨了一拳,彥達一偏。眼見就要得逞,居然被壞了好事,他吼叫著,輪起拳頭來。

愷軒又結結實實的給了他一個手刀。狂怒的彥達,從懷裡抽出瑞士小刀,撲過來,沒提防讓皓華舉起小茶几打中,饒是打偏,還是在愷軒的手臂劃了長長一道。

這片囂鬧發生的很快,等驚覺的同仁發現,皓華滿面驚惶眼淚的扶著愷軒,彥達被小茶几壓著,發出呻吟的聲音。

等震岳到了現場,整個臉都黑了。

皓華頰上猶有淚痕,正在幫愷軒包紮,望了他一眼,面有怒色的低下頭。

整個情形,已經由織文的經理打行動向他報告過了,看到淑真和彥達,他的怒氣更高漲。

「你們兩個,現在馬上給我離開張家。」

淑真嚎叫了起來,彥達若不是被綁著,早衝了上來,不住口的破口大罵。

「你若是氣我,趕我出去得了,不用趕他們。」皓華哭了起來。這些年,震岳已經很少看到她哭了,居然哭得如許傷心,不禁心碎。

「彥達才回家來,你趕他出去,人家會怎說我呢?說我這繼母不識大體,把張家的孩子趕出門,好將來多沾點好處?我是不得生育了,又何必擔這個虛名?」一行哭,一行數說著。

說得震岳低頭為難,淑真彥達母子面面相覷。

「你若為我好,回去說他們一頓就是了,隨便趕家裡人,你忍得,我忍不得。趕我好了!」

「我才…」淑真要說話,被彥達拉住,兇猛的用眼神制止。

他不是只好漁色而已。他明白,這個繼母不是好吃的果子。所謂綿裡藏針,不要初看軟綿,著力一捏,不讓你痛哭流涕才怪。

今天她架了梯子給他們母子下,怎可不識好歹?

再說…她不能生育…今天用強不行,就迂迴來過。就算真跟繼母怎樣,她也生不出個鳥來,沒能拿他怎樣,又是這樣聰明的大美人,將來若是老頭子歸西了,拉攏她,多大好處!

當下打定了主意。

朝著父親跪了下來。「爸!我錯了!我看媽媽被關了起來,一時心急著要放媽,居然驚嚇了繼母,又傷了人,我該死!就算趕我,是我不好!不懂事情!但是…爸…請你看在媽多年辛勞的份上…不要趕媽走…」

淑真看見自己兒子講情,不禁哭了起來,到底是彥達對我好!渾忘了剛剛的忿恨,抱著彥達抽抽噎噎。

這光景,也觸動了震岳的心腸。

想當初淑真尚年少,手腕好比皓華。彼時集英還不大,被那街的流氓釘上,三天兩頭來賣霸王茶,有回震岳跟流氓起了衝突,最後是淑真跪在地上,將頭磕出血來,求流氓放過他,這才救回奄奄一息的震岳。

總是故人情,多年夫妻,患難到此,怎生忍得?

他終是領了這兩人而去。

其他的員工看在眼底,覺得老闆娘實在委曲求全。悄聲議論著散去。紮好了傷口的愷軒,問,「他可傷了妳?」

收了淚,神情略帶疲倦冷漠的皓華,驚覺愷軒在身邊。

「沒有。抱歉。」

他搖搖頭,「不是妳的錯。」

愷軒將地上的公文夾撿起來,「這是我剛想到的廣告文案。」

離去。

打開來,「不管妳在何處,我都能偵測到妳。晚娘病毒,只有長江一號能尋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