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五)

對著這幾句話,皓華失神了一下子。但是迫到眼前來的問題,不允許她傷春悲秋。

將彥達留下來,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豢養一條毒蛇在身邊…但是這條毒蛇會是最佳的戰力。

要怎樣讓毒蛇畏懼,不敢輕易反噬?必須在他張開毒牙之前,兇猛的懲罰過他,然後讓他知道,如果馴服,將會有怎樣的好處,即使那些好處只是想像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今天的懲罰應該夠了。她的眼中出現堅毅的神情。

回到家裡,玄玲迫不亟待的迎上來,「聽說今天淑真和彥達…」

「怎樣?」皓華笑笑的,卻也淡淡的。

「太太,彥達不是個東西,妳不該替他說話。這樣別人會閒言閒語。」

皓華站直看著她,「這句成語不該用在這裡的,但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還是淡淡的笑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玄玲變了顏色。

瑪莉看她上樓來,也迫不亟待的跟皓華說,「媽當媽當…我告訴妳…昨天愛咪呀,說她看到玄玲小姐在東區的旅館裡和男人…」

「瑪莉!」皓華厲聲制止她,「妳親眼看到了?就算親眼看到了,說人是非也是件惡事,一個好的天主教徒,不該做這種事。」

瑪莉沒被皓華兇過,嚇得臉色發白。這反而讓皓華歉疚,「對不起,我太累了,對妳發脾氣。」

其實,瑪莉,妳對。這個外表金碧輝煌的家裡,有著各式各樣的淫邪在發生。震岳居各色樣的女子捕捉來,關在這個堅固的籠子裡,以她們的自相殘殺為樂。

這些愚蠢的女人…就這樣起舞著。

臨了老年…他累了,便抱了最新的寵物和女兒,縮在三樓,聽任這些女人的繼續殘殺。高高的站著,像是神祇一樣。

什麼樣說不說口的事情在發生?和母親共寢的成年兒子…總是在旅館開讀書會的小姨太…他的兒子就在廚房和廚娘發生關係。

在這個家行走。必須握緊手,目不斜視的走過去,才不會讓精神上潔癖的皓華,感到痛苦與瘋狂。

下一隻病毒,在張家引爆。

張家已經全面性的電腦化,病毒破壞了工作站,結果自動鑄鋼防盜門失去了作用,紋風不動的等人來救援,全家人無助的坐在大廳,病毒發作的聲音讓每個人都感到難堪。

那是好幾對男女的浪叫聲,一波波的,像是三重唱似的迴響著。朦朦朧朧的畫面,看不清楚面目的,有著幾對男女肢體交錯著。

背景音樂是聖樂。莊嚴的管風琴和浪叫,不協調的交錯著。

皓華微笑。略感昏迷的平靜。騷動的心情漸漸平息。

原本擔心這隻基本架構沒大改的病毒,會被震岳撲殺。但是震岳卻也只緊張的打電話。

也許,震岳的專長不在解毒。

後來她才發現自己錯了。等到工程師到來,疑惑的問,「誰把長江一號關掉了?」

震岳迷惘著,「長江一號要怎麼關掉?」

原來,身為資訊業龍頭的集英集團,他的首領,居然是個再普通也不過的使用者而已!

連什麼是檔案分享都不知道…皓華伏在椅背上大笑。

回想當初和季常的 e-mail 被放在檔案可分享的檔案夾裡,戒慎恐懼的皓華,將震岳的動機想得多麼複雜!

現在…居然只是無知無心的作為…因為他不懂得檔案分享和不分享的差別。

她笑,並且拭著眼角。

一切都是偶然,都是誤會而已。

所以,當母親淡淡的告訴她,父親要和她離婚時,皓華的詫異,也就不太大。

原來恩愛的夫妻,也只是偶然和誤會。

抱著粉雕玉琢的可愛妹妹,這些年她忙,但是每次來都不見父親的蹤影,心裡就有點譜了。

「他說,」母親還是淡淡的,溫和的,「那邊懷孕了,驗孕的結果是個男孩。不結婚,女方要把孩子拿掉。」像是訴說不干自己的事情一樣。

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自從達達出生以後…他就很少在家裡了…」

「這不是妹妹的錯。」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

沈默。

「嗯。他搬出去?」

「不。我搬。」

皓華沒再說什麼,開始安排母親和妹妹的生活。

一切都…漸漸崩壞,對嗎?一切…善與惡…愛與恨…什麼都模糊不清。

結果反而在第三代長江一號的發表會上,遇到了父親。

自她出嫁後,旭永沒有倒塌,卻也沒有擴大。就維持現狀了好幾年,靠著集英的訂單。

父親老了。他走過來,「好久不見。」

回想父親牽著她的小手,走過馬路去上學。

「是。好久不見。」

然後她再大了點,最愛坐在駕駛座邊,無限崇拜的看著父親駕馭著龐大的車子。

「妳…妳媽媽…應芬…跟妳說過了吧?」

替父親搥背,親父親的臉。

「是。」

挽著父親的手臂,去逛街。

「不要恨我…皓華…」

這樣的愛著父親,愛著母親,也愛著自己的皓華。

「不。我不恨你。集英對旭永的訂單也不會抽掉。父親。」

終於該消失了…最後一點點溫柔天真的皓華…也該消失了。

當夜,在舅媽家進行盛大的生日宴會。喜歡熱鬧的舅媽,總是巧立許多名目來熱鬧。

但是開了一天的會,笑得臉都僵硬了的皓華,卻寧可縮在舅舅寬大的書房裡。

等震岳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在跟舅舅家的貓玩兒。那是隻銀灰色的英國波斯,優雅的伸出前爪跟皓華玩兒,皓華輕輕的摸摸牠的頭。

當她抱住貓的時候,才發現震岳在看她。

鬆了手,震岳討厭貓。

「怎麼躲在這裡?」他在皓華身邊坐下。

「有點頭痛。」震岳輕輕的按摩她的後頸,「聽說,妳家裡出了點事?」

「嗯。我爸媽離婚。」

沈默了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不會拋棄我的女人。就算現在我都在愛音那裡。」

「我知道。」皓華對他一笑。這笑容讓他失神,許久不見的,初相見時,那初綻芙蓉的笑。

這讓他非常的感懷,皓華生日時,送了一隻貓給皓華。

當然不是真貓。是一隻,模仿銀灰波斯的玩偶,做得惟妙惟肖。

收到這樣禮物,比起什麼鑽戒寶石,還讓皓華的臉一亮。但是她抱著貓玩偶走進房間的時候,她卻拿出剪指甲的小剪刀,將玩偶的縫線拆開,將裡面的墊棉拿出來,謹慎的尋找,害怕當中有竊聽器之類的東西。

確定沒有後,她將玩偶恢復原狀,這才安心的將臉偎在上面。然後,為了這種神經質的行為,笑。然後大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