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六)

許久不見愷軒的邵晰,興奮的撲到愷軒的身上,卻聽聞他喊痛。

驚見長長的一道翻紅的傷疤,她的眼底含著淚。

「該死的彥達,大混蛋彥達∼痛不痛?你管那個死女人去死!」

「邵晰!不准妳這麼說。她不管年紀,都是妳的長輩。」

她嗚嗚的哭了起來,不是因為被兇,而是心疼。

【Google★廣告贊助】

愷軒抱住她,憐惜的擦著她的眼淚,「真是的…這麼愛哭…一個人在台南念研究所,過得怎樣?」

雖然每天都通電話,但是向來倔強的邵晰,還是被問的眼淚奔流,「我不要念了…」

離開了溫暖的家,失去了她頤指氣使的舞台,來到台南,誰理她是誰?雖然吃好住好,畢竟她一人在外。台南人樸實,看到千金小姐帶著菲佣來念研究所,已經覺得非常離譜了,沒料到這小姐居然兇悍跋扈。

誰要看她頭臉呢?連meeting都避著她。

不得不學得收斂,不得不學著陪笑臉。為了不讓人側目,連菲佣都叫回台北,什麼都得做。這樣才能將她的學業繼續下去,果然台大的學歷也只能看看而已。

這些委屈,看在愷軒的眼底,滿是欣慰。

和邵晰從幼稚園就認識,兩家世交,他這個從小去世了母親的二姨太的小孩,託賴了祖母的照顧,才在白眼中脫身。邵晰從小好強,不但欺負他,同樣也保護他。

打小兒一起長大,邵晰的好強,他清楚,邵晰的脆弱,他清楚。

但是社會不是這樣簡單。所以邵晰受些委屈是好的。讓她靠在胸口,咕咕噥噥的抱怨和撒嬌,覺得很幸福。

是的…我愛邵晰…也應該只愛她而已。

她除了我真心外,還有誰呢?至於我…除了邵晰沒心眼的愛戀外…我也,我也…

沒有人愛我。我也不會去愛誰。

送回邵晰,進了電梯。空無一人的封閉空間,鬼魅般的香氣,窒息。

這熟悉的…剛清洗過頭髮的香氣…這樣糾纏著…像是甜美的夢魘。

不!

電梯門猛然開了。愷軒跌跌撞撞的衝出來。幾乎是狂奔著奔進自己的電腦之前,打開。

必須把,長江一號寫好。是的。防護必須滴水不漏。

他坐在電腦前,運指如飛。

下一代的長江一號,功能更完備,防護更周全。但是對於晚娘病毒獨特的解毒畫面,就這樣取消掉了。

看完新的展示品之後,默默的,回到家裡,蜷縮在藤圈椅上的皓華,緊緊抱著她的波斯貓,哭了。月光逕自默默。

* * *

剛錄完人物雜誌,皓華已經很累了。同樣一起錄影的愷軒,趴在桌子上。看著愷軒,兩年的光陰這樣匆匆的過去。不簡單。

彥達過來,笑嘻嘻的遞了兩罐飲料,還有封著紙的吸管。他很明白,已開罐的飲料,皓華不喝,吸管沒有包裝封著,她不喝。

這條毒蛇和她一起工作,也兩年了。彼此算計著對方,卻也相安無事到現在。

這個時候,正是集英集團聲勢最盛大的時候。皓華領軍的織文軟體,哲平管理的織文鋪,反而搶掉了集英原本的主力產品--電腦的風采。

其他企業的二代通常碌碌平庸,但是集英的二代卻年輕而幹練。年紀最大的哲平也不過三十,更不必說纖麗明艷的張夫人,不過二十六七歲。

織文的平均年齡是二十五。

最讓人訝異的,居然是獨立出來,成立織文行銷的彥達。他不僅僅將織文鋪和織文軟體的通路打開,連集英的所有行銷案都參與建議和執行。

一反過去的浪蕩無行,在行銷的領域內,發揮他的長才。

皓華的眼光很正確。她明白,這個毒蛇般的彥達,雖然是個這樣狼藉的人,但是他天生有種特別的,邪惡的魅力在。懂得鑽小洞,走後門。皓華也知道,他用過些骯髒的手段推行銷,她當作不知道。

「喂!江愷軒!你的兵單來了沒?」他粗魯的搖著愷軒,愷軒抬頭瞪了他一眼。

是阿,愷軒就要當兵去了。沒來由的,皓華像是突然踏空了一腳,心懸一線似的。

「放心啦!你不用當兵了。」

兩個人一起瞪著彥達。

「你的病歷啦!」他丟了張紙出來。

看了一遍,迷惘。

「我沒有氣喘病。」愷軒說。

「現在你有了。我怎麼可以放你這棵搖錢樹去當兵?」

靠著那張偽造的病歷,愷軒陪著織文,走進織文軟體的第五年。

第一次,皓華居然對彥達有感激的感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