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七)

仗著彥達的行銷和坐鎮,皓華開始企劃對著歐美市場進軍的事情。她明白,這些年因為長江一號的防毒能力深受肯定,得乘著氣勢,趁勝追擊。

到國外成立新公司,不是季常陪著她,就是愷軒。

【Google★廣告贊助】

季常若陪著她,常常會拉她出去吃點東西,帶她到處走走,和愷軒出國,兩個人閒暇時,寧可靜靜的待在室內。

這樣的時光,皓華很珍惜,雖然愷軒不曾有看著她的時候。即使跟她交談,總是稱呼,「經理」。

就算是經理也罷了…

但是她聽聞愷軒和邵晰的婚禮…她還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就像有人剜掉了她的心臟,胸口空空的惶恐。

但是,越過了淑真,整個婚禮的各項事宜,皓華接了下來。

距離她來到張家的那場失敗的宴會起,長長的七年,己經過去了。

皓華也不復當初那個稚嫩的小女生,同樣是福華,當初用鼻孔看她的經理,現在必恭必敬的送到門口,而她,不過去喝個下午茶而已。

她已經是張家名分和實際上的女主人。言出必行,手下人無敢不遵。

皓華仍然是淡淡的,笑笑的。

婚禮當天。冠蓋雲集。大廳堆著香檳塔,為了集英集團總裁的長女,即將出嫁。

晶瑩的水晶杯塔,在聚光燈的照耀下,眩目。

邵晰穿著繡著銀線珍珠的新娘禮服,五個花童拉著她的裙裾,前面五個花童撒著紙花。

結婚進行曲當中,身穿雪白燕尾服的愷軒,略帶羞澀的迎向邵晰。

相視而笑,在禮堂前,互相宣誓。

巨大的水晶燈下,什麼都朦朧而閃爍,新人的身上打了層珍珠白,像是夢境一般。

坐在主婚人的位置,皓華一直都含著笑,震岳很興奮,臉孔泛著紅光。這是他第一次辦兒女的婚事,感覺分外的欣慰。

當天,會場的氣氛熱烈。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剛剛進入台灣十大企業,光集英的子公司就佔了五名,今年的年終獎金確定了五個月。身為集英人已經是種驕傲的象徵。

這片歡欣的氣勢,剛好藉著織文軟體的核心工程師和集團總裁千金的婚禮,好好的釋放一下那種驕傲和快樂。

從頭到尾,皓華都是笑著的。但是她和愷軒的目光,一次也沒有交會。

曲終人散,終於讓疲勞的新郎和新娘回到他們的家裡,開始新的生活。皓華不得休息,直到收拾完畢,一切底定之後,才歇下來。

夜極深。司機早已送震岳等回去了,末了她自己搭計程車。

回到家裡,灰濛濛的台北天空,意外的有星光月色閃爍。

洗了澡,抱著波斯,蜷在藤圈椅裡,長長的頭髮垂下來,讓月光侵襲她全身。

像是吸收日月精華般。

更深露重。默默的坐著,直到東方既白,她才緩緩的落下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