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八)

第二天,皓華神情自若的出現在公司,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但是,原本沈寂下來的晚娘病毒,卻發瘋似的,專門挑織文軟體保護的公司下手。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些公司都串在 Internet 和 Intranet 上面,不但往來的傳輸資料大且多,加上進出的管道非常複雜,這成了晚娘病毒的溫床。

雖然在大部分的時候,長江一號可以將晚娘病毒偵測後擊殺,但是有些人為疏忽,或是系統衝突,還是晚娘病毒無差點攻擊得逞。

這讓長江一號無有寧日,也讓新婚旅行的江愷軒,匆匆的結束了婚假,回來公司努力著。

這讓邵晰非常生氣,跑到公司大鬧了一場,而皓華只是含笑的看。

愷軒一回來,晚娘病毒就開始束手無策。

這些年的努力下來,皓華開始覺得累。

織文軟體漸漸不需要她的關心和規劃,彥達拿她沒有辦法,但是這樣提心弔膽的提防,讓人身心俱疲。晚娘病毒總是會被破解,她也慢慢失去繼續爭鬥下去的動力。

她坐不住,躲到母親和妹妹的家裡。

母親自從和父親離婚後,靠著一手的廣告設計,在年近五十的年紀,另闢蹊徑。她堅持不要皓華的贊助,自給自足的養活自己和妹妹。

她欣賞母親的韌性,和自己的妹妹又相處融洽,她留在那裡的時間漸漸長了,但是這給了別人說閒話的機會。

終於,震岳不甚愉快的告訴她,「我們張家的人,沒天沒夜的跑去娘家過夜,像話嗎?」

她咬著下唇,第一次想反抗震岳。

但是,她只說,「好,我會注意的。」

回房便用網路上的芳鄰,將震岳的資料全砍了個精光,連病毒都懶得用了。

看到雪白空無一物的C槽,她的心情,的確好了一點點。

中古歐洲,老百姓遇到貴族的欺壓,什麼是事情也不敢做,只敢暗暗的咀咒著,只敢暗暗的做人偶,當作是痛恨的那一個人。

她笑。原來我是女巫,怯懦的,怯懦的女巫。

神魂若失的皓華,看在彥達和哲平的眼中,感受各不相同。

哲平忙於織文鋪和新購併的織文衛視,但是看見皓華像是失去了力氣般的低潮…

他送上織文鋪所有跟貓有關的書,以及各式各樣的貓錄影帶。

這份禮物讓皓華的臉上出現了短暫的笑容。

而彥達,卻懷著另樣的肚腸。

當皓華在睡到一半,發現彥達居然能夠從緊鎖的房間摸到她的床上,冷汗幾乎濡溼了她的枕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