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二十九)

恐懼的皓華,被壓在床上,彥達的力氣大到在她雪白的手腕上,留下烏青的指痕。

「你現在走,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皓華顫抖著聲音說。

【Google★廣告贊助】

「我現在不走,妳也不敢告訴任何人。」黑暗中,他的笑聲似豺狼,「看妳失魂落魄,老頭子太過火啦!想妳青春年少,怎受得起這種折磨?放著妳守這麼多年的活寡…我不安慰安慰妳怎行?」

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她上下其手。

皓華氣得幾乎暈過去,腦中靈光一現,「你怎麼進得來?我鎖了房門。」

他只是笑,噁心的口水沿著脖子舔舐著,皓華只想把他舔過的地方割下來。

「是淑真?」她的聲音顫抖著,「是她給你備份鑰匙?」

「聰明。」彥達稱讚她,一隻手在她的胸部挪移著,「我媽都同意了…今天我們也就洞房了…」

皓華呼吸粗重了起來,不再掙扎,彥達吻她的乳房時,發出唔唔的聲音。彥達心裡暗喜,女人不都一樣?什麼三貞九烈,還不是一群騷婆娘?

「你握得我的手好痛…」就著小夜燈,看見她雪白的手腕上,烏黑的像是手鐐,彥達鬆了手,急著想褪下皓華的衣服。

冷不防,冰涼的槍管抵著他的太陽穴,狠狠地抵著,在太陽穴上壓出一圈。

「皓華…」他想奪下她的槍,沒想到聽到鬆開保險的聲音。

她會用槍。

「別嚇我了,槍裡沒子彈。」

冰冷的槍離開了一瞬間,然後回來時,滾燙的烙下一圈槍口。剛剛也只聽到噗的一聲,空氣中充滿了硝煙的氣味。

換彥達劇烈的發抖。

「滾下我的床。」皓華的臉上爬滿了淚。

彥達的臉上汗和淚交錯著。

「皓華…」

「誰准你叫我的名字!」

「繼母…繼母…我該死!我該死!不…不要開槍…」

「你的確該死!」皓華從牙縫擠出這幾句話,伸長了手臂,開槍。

差點被射中腳背的彥達跳了起來,奪門而出。

將槍擦乾淨,丟在地板上,皓華這才喊叫了起來,「有小偷∼來人阿∼」

整個家因此騷動不安。

精神委靡的皓華,烏青著兩個手腕,眼睛紅腫著,震岳雖然心疼,卻也懷疑小偷怎突破重重的保全網。

問她,一問搖頭三不知,看似受了極大的驚嚇。小偷留下了手槍,一追查,卻茫然無線索。

為了這件事情,除了原有的保全系統和磁片鎖外,每個房間內,加裝了特別的攝影機。

如果受到非磁片的強行侵入,攝影機就會自動啟動,拍攝下入侵者的身影。

彥達惶惑終日。原本他打著如意算盤,若是皓華被他佔了,不好聲張的她,只好乖乖的聽彥達的,依靠著織文軟體和織文行銷,要和哲平相抗衡,就不是什麼難事。

沒料到,這該死的女人居然連睡夢都藏著槍,真是可恨到了極點。

但是事情鬧到這麼大,她卻沒意思聲張,平常和他說話的態度,一點點走樣也沒有,可見皓華對他也不是沒有意思。

他不禁有點得意。

母親為了他處心積慮的想得到皓華,鬧了很大的脾氣,好幾天都不理他。這個笨女人!

花了很多工夫哄母親,淑真讓他哄的破涕而笑,母子在床上擁吻了起來。

但是,那個非法入侵才會作用的攝影機,居然對著他們拍攝了起來。這些,淑真不知道,彥達不知道。

但是他們的高潮,卻在稍晚的網路上,用.avi 的格式,向著全世界發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