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四)

「結婚?」震岳喃喃著。

「張先生…」季常想說話,震岳喝住他,「閉嘴!我自己有主張!」

從來不曾見過老闆如此失態的的李季常,只是默默的退下。

【Google★廣告贊助】

結婚?當然。她好歹也是世家小姐,難道要她淪落到變成別人的情婦?

當然,震岳可以不甩她,反正旭永的情形已經越來越惡劣了,只要擱置不管,等漏洞大到不可收拾,集英集團就可輕輕鬆鬆的介入,甚至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得到皓華。

她是不得不到我手上來的。結婚…

但是…震岳卻不自禁的想看…想看美麗的皓華穿著婚紗的樣子。

張震岳是第二代企業家,身為次子的他,從父親的手裡得到了最不起眼的集英,誰也不看好他的未來。

但他卻憑著先天的才華和手腕,將原本保守封閉的集英集團,轉型成今天的資訊產業龍頭,費下無窮苦心和時間,讓他從來沒有玩樂的時間。

對的,他從來沒有真正的有過自己的嗜好和愛戀。

他的元配是柏菁集團的三小姐陳文鳶,震岳還在念大學時就定了這門親事,一畢業就結婚,生子。

對於軟弱溫柔的文鳶,震岳沒有什麼不滿,會納淑真作側室也不是因為討厭文鳶;那時集團遇到極大的危機,而淑真為他鞠躬盡瘁,他不能不犒賞她。

震岳需要淑真這個左右手。雖然說,將她娶進門之後,淑真的興趣就從商場轉移到子女和家庭,但是她和文鳶相處的很好,又將複雜的張家人際處理的井井有條,讓他沒有後顧之憂,震岳一直覺得沒有白犒賞了人。

至於玄玲,他喜歡聰慧的人。而且身為影后的她,的確是有魅力的。既然玄玲這樣傾心,這樣刻意的接近他,震岳也就無可無不可的把她當成一件收藏品,放在家裡,供養起來。

淑真生了個男孩子,玄玲生了兩個,卻不曾以母為貴的驕矜。震岳是公平的。

他的女人向來懂事。當中或有傻得以為可以控制他的女人點綴,他也用那種無可無不可的態度,讓季常將她們打發了。

但是…他第一次,這麼強烈的愛戀一個少女。

她的婚紗…一定得用珍珠作才行。

然後…在滿月的時候舉行婚禮。他望著天邊漸漸滿盈的月亮,想著。

許久前…他還在台大唸書時…大四那年的暑假,每天,他和一隻黑色的鳳蝶約會。

夏天的月夜,不應該出現的黑色鳳蝶,會帶著蝶翅上明顯的豔紅,飛過他的窗前。蝶身讓月光打上層珍珠白,緩緩的飛動著。那種目眩神移的美麗。

在緊迫功課和家族詭譎壓力下,只有那隻美麗的鳳蝶,常常在他心裡飛舞。

秋霜盡去,鳳蝶不見蹤影。他向來拒絕相信,生物系的那隻鳳蝶標本,就是他夜裡的蝴蝶夫人。

秋霜將至…皓華也將淪落不知何往。

他握緊拳頭。

「季常,同意她的條件。」震岳不看他,神情倔強嚴肅。

他只是恭敬的回了聲是。

季常的吃驚,卻只有一點點。

是的,皓華絕對不會屈居側室的。她還是個雪白稚嫩的小女孩,就算要販賣自己,她也希望將自己賣在婚姻下面。

但是…季常的心裡也跟著沈重起來。

眼見夏天這麼豔麗,旋踵蕭颯的秋天將降臨,冬天…今年對芙蓉般的皓華來說,將是最寒冷的時刻。

芙蓉將凋,莫之如何。

他撥電話給皓華,「蘇小姐…」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