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娘病毒(一)


黑漆漆的房間,映得天花板的繪畫如星空。人工的星空,如許燦爛。

皓華靜靜的坐在電腦前,最後一次測試病毒發作的動畫。

【Google★廣告贊助】

穿著黑色洋裝若喪服,面目柔焦朦朧的女子,緩緩的在螢幕上跳著舞,所有的資源和程式在無法終止中毀滅消失,最後她跪伏於地,伸出雪白的雙手,漸漸增生出同樣雪白的羽毛,一點點,一點點的幻化成白鳥∼鼓翅隱沒在螢幕中央,成為極遠的一點…

被毀滅殆盡的純黑螢幕中,緩緩浮出幾個大字…


§晚.娘.病.毒§

2009.09.09


「皓華!怎了!妳的臉色好難看…」被母親搖了一下,皓華才發現自己一頭的汗。每逢艷夏,皓華總是難熬的。她不容易出汗,當然排熱就不易,夏季熱這種小兒才會鬧的毛病,總是讓她苦惱。

但是在福華這樣舒適的空調下,居然還會如此,這就有點反常。

剛剛看見的…是什麼?幻覺?她覺得自己體溫又升高了。

「媽媽,我不舒服,可以早退嗎?」看著女兒蒼白的臉,應芬有些不忍,但是身為宴會的女主人,她不能離場。

「不打緊,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媽,掰。」她親親母親芳香的臉頰。

應芬笑了笑,將她手指上白金噴沙的指環取下來,戴在皓華的無名指。「考上了台大法律…爸媽只是顧著忙,連慶祝都沒給妳慶祝…妳不怪爸媽吧?」

皓華轉動著平實無華的白金指環,愛不釋手。指環的幾顆純淨小鑽細鑲在指環內側,母親和她都喜歡這種內斂的淨美。

「你們是最好的爸媽…不管多麼忙,都盡量的將我帶在身邊,我愛你們…」她又親了親母親,離去。

到了門口,讓炙熱的暑氣一蒸騰,不禁一暈,正好被人擦撞了下,居然跌到地上。

「小姐!要緊嗎?」皓華用力甩甩頭,想把昏暈的感覺甩掉。

「不要緊…」她抬頭看著扶她的人,微微的一笑。

扶她的人失神了過去。雖然這種眼光從小到大看過不少,皓華還是含羞的紅了臉,微微側著臉,走了。

張鎮岳失了魂魄的站著。那張抬起臉兒向他說話的少女,簡直震撼了他的心扉。

美女見了這麼多…明星…歌星…名女人…名模…但是卻比不上這個少女的清艷。

楚楚的神情,定定的望著他,眉目如畫,眸中自有寶光流轉。雪白不足以形容她的嬌細,晶瑩也不僅僅是晶瑩。

那樣好模樣,好氣質。

「季常。」他喚著貼身秘書,「去查查她的來路。」鎮岳已無主。

李季常恭敬的答應了聲,對於精明幹練的主子這樣的失常,只是目不斜視。

整個宴會,鎮岳都心神不屬。

張鎮岳年過五十,但是保養的很好,看起來不過近四十的壯年人。他旗下的集英集團以資訊業為主,蔚然成為國內最大的資訊團隊,近年來都是資訊業的龍頭。加上他鰥居已久,頓成最有身價的單身漢。

他尚有幾房沒有名分的妻室,也是公開的事實。撇去這層為難,奢想成為正室,甚至是側室的名媛淑女、歌手艷星也不少。

他總是笑笑。既然不缺女人,也無須讓名分卡著。但是讓他這樣忐忑的女子,竟是個比自己小女兒差不多大的少女。

他沈默的呷口酒,看著今天的女主人,那眉目依稀相似那少女。

心裡沈甸甸的。

季常…找到她了嗎?

居然患得患失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