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完)

緩緩睜開眼睛,妖界三十一國,就在她眼前。

晴朗、明淨,美麗得如詩如畫。難怪冥道主念念不忘,屢次發動戰爭想要拿到妖界。

難以言喻的感動。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個安全的世界,不用擔心突然遭遇任何暴虐和罪惡。她有種徹底放鬆的感覺,嘴角不禁緩緩勾起…雖然她御劍飛行的非常危險。

地獄之歌只有飛行座騎,卻沒有御劍飛行。但所有的座騎和金錢都不能帶過來,身上的裝備一週後也會報廢,等於是白身移民。系統很貼心的讓等級符合的原冥道居民不用任務就能御劍,只是摔死的機率還是一樣高。

不過這沒難倒良箴。她從中都飛到望蜀時,已經熟練得可以玩花式了。

這也是拾夜指定的。他說,他在曼珠沙華的人物也是同個名字,是巴蛇一族,要她也歸化到巴族來。

反正她哪一國都不熟,也沒差。只是望蜀…真是美啊。充滿湖泊沼澤,明淨若翡翠。國主讓她驚艷極了,雖然巴族人原本就雌雄莫辨的美麗,但沒想到國主能夠美得這樣靜謐又莊嚴。

國主很和藹的接受了她,在她這人魂道師的額頭打上水印。她自此成了巴國的子民,並且學會波渡--事實上就是水上行走。

夏日晴好,水光瀲灩。因為這個水印,她讓巴族人接受了。雖然她有些奇怪為什麼看不到玩家,但和npc聊天頗有意思,也接了些小任務。甚至她還看到國主的妻子和女兒,還跟那小公主玩了一會兒。

很久以後,她才知道,巴國號稱妖界三十一國倒數第二,人口貧瘠物產稀少,只贏悲催至極的陌桑神民。真能被分來巴國的玩家數量也真的是不多,非常罕見。

「良家子,在哪?」曼珠沙華的拾夜密她,害她恍惚了一下。

「…剛歸化了,我在望蜀。」

「就來。」

於是,她在明艷陽光下,見到了曼珠沙華的拾夜。

只見他踏波而來,擁有巴蛇固有的雌雄莫辨之美,和纖細柔和的身段…

但為什麼依舊冒著黑暗而強大的氣場,那種陰風大作、充滿北極風味的鱷魚笑,是怎麼出現在那樣美麗的臉上…?

如此燦爛明媚的場景,出現一隻從地獄爬出來的黑巴蛇帝王攻。

這是怎樣悲催的一種才能?

良箴悲歎了。

喜歡這樣陰森森的地獄產物…這樣的自己…

當拾夜對她展現了讓人小腿抽筋的笑容後…她再次確認了自己是個悲慘饅頭M的事實。

***

移民到曼珠沙華,最高興的是地支戰隊。

阿卯喜極而泣,說他終於不用跪cpu了。讓女朋友和老大夾殺,他夾縫裡求生存的好不辛苦。

「真的辛苦你們了。」良箴誠懇的說。

「三八啦,說啥啊。是不是兄弟?」阿丑笑得非常燦爛,他是隻非常妖媚的九尾狐,只是那種小白誘受的氣質一點都沒變,「我啊,在曼珠沙華叫做…」

「誰問你了?」拾夜眼皮都沒抬,「你們就是地支戰隊,不用報名字。良家子,不用記他們叫啥,反正就是子丑寅卯辰。」

「老大!你怎麼老欺負我們…連名字都亂改,不依啦!」阿丑噴淚了。

「也顧一下我們的面子…」「就是啊,我公會會長捏!」

「我說你們…」阿辰嘆氣,他是帥氣的引國狼族,卻戴著眼鏡,「你們少說幾句吧,怎麼都學不乖。」

「我什麼都沒說唷!」阿寅豎起手指,笑咪咪的。橫看豎看,沒有半點真龍族的氣質。

吵得很歡,這個血脈天賦是「千里毒殺」的毒巴蛇露出爬蟲類的森冷微笑,「再吵明天都去改名。」

世界瞬間和諧安靜了。

…果然在什麼地方都一樣,黑帝王總攻就是黑帝王總攻。只是從黑殭尸變成黑巴蛇罷了…而且應該沒毒的巴蛇,毒得不得了。

曼珠沙華真是了不起的全息遊戲,這樣體察每個人的特質,分配得再適合也不過了。

在曼珠沙華,良箴渡過她大學最後一年。這一年的刻苦用功,讓她吊車尾考上了台中某所大學的研究所。

也在她畢業那一天,成了軍眷。

除了從地獄來的新郎嚇壞了她所有的同學和教授,可以說簡單精緻的婚禮完美無缺。

我真是高手中的高手。良箴默默的想。玩網路遊戲不但養活自己許多年,甚至在全息網遊拐到一張長期飯票。

長期飯票還挺賢慧的,非常居家疼老婆…就有些陰風慘慘,足以嚇哭大人小孩。

只是,誰能告訴她,她是怎麼拐到的?為什麼都結婚了,她還是不知道?

至於事實上,她才是被拐的饅頭M這個悲催事實,她非常鴕鳥的拒絕承認。

不過穿著軍服、冒著地獄之氣的長期飯票,倒是很開心每天都能合理合法的吃黑糖饅頭了,甚至可以生群小饅頭,在他們長大之前可以偷啃幾口胖胳臂。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地獄之歌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