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十一

拾夜蹲了兩天牢獄,良箴卻覺得人生如此絕望。

因為拾夜為她死了,他非常大方自然的抓著這點恩情要求良箴不但要來探監,送飯送水,還得來陪他講話。

「…我跟你有什麼好講的?」良箴冒火了。

「妳要用開房間來抵債,我也只好笑納。」拾夜笑得非常可怕的回答。

【Google★廣告贊助】

「…大哥你想聊啥?天文地理、八荒九垓,你隨便挑,小可一定設法追隨你的話題…」

這個向來寡言的黑殭尸,繞著彎子想打聽她的基本資料,良箴真是使出渾身解數,盡全力防守,才沒落個全盤皆墨。

「妳還這麼小?」黑殭尸挑眉,「才大二?嘖嘖,大二的學生就來地獄的底層,這麼饑渴?」

「大叔,」良箴哭笑不得,「我說過了,我就是抽獎抽中…一整個跑錯棚。」

「我才剛三十,大叔啥?」黑殭尸淡定的說,「既來之則安之,該開的房間,還是要開。」

「…我不像大叔你這麼淡定。」良箴有些為難,「我看到自己的花名冊還是有恥感的。」

「反正妳已經在我花名冊裡了。」黑殭尸很感興趣的說,「我從來不擔虛名兒的。」

…我不是鐵達尼,沒有撞冰山的興趣。她承認就算跑錯棚也得入境隨俗,但她寧願隨機配對配個快槍俠,也不想跟個陰風陣陣的傢伙滾床單。

「可我們是朋友。」良箴絞盡腦汁,終於擠出個比較能被接受的理由,「我不跟朋友有不純潔的關係。」

「良家子,我跟妳怎麼會是朋友?」黑殭尸閒然的說,「妳就個我壓榨兼調戲的對象。」

良箴將帶來的食盒砸在拾夜的臉上,一言不發的走出大牢,立刻把「拾夜」扔進黑名單中。

抹了抹臉,黑殭尸露出恐怖的笑意。

兩天後,拾夜出獄了。理所當然的,良箴沒有來接他。

早跟她說過要來接的。這孩子不知死活…他默默的在萬象手鐲寫備忘錄。正想提醒良箴後果會很嚴重時,有個意想不到的人來接他了。

一夜七次狼朝他打招呼,「拾夜,出獄了?」

他略微抬了抬眼皮,沒出聲。

「良箴…是你女人吧?」一夜七次狼笑笑,「能馴服這匹悍馬,你也算行了。現實見過面沒有?」

「沒。」他很簡短的回答。

「年齡?住址?沒視訊過?也沒照片?這樣你不怕…遇到恐龍?」

拾夜眼睛微偏的看他,「關你屁事?」

一夜七次狼看著他,「我對她有興趣。你只要能提供她現實的資料…哪怕是msn、e-mail都行。越詳盡越價格越高…剩下你就不用管了。」

拾夜終於正眼看他了,「…這不是說話的地方。」

他往前走,一夜七次狼覺得有戲,興奮的跟在他後頭,一直到城西圍牆附近。

「這兒,程式有些錯誤。」拾夜開口了,「所以…城內卻視同城外。」

一夜七次狼用臉孔迎接了拾夜大口徑的手槍,整個轟爛了。

「良家子,會是我的女人。」他踢了踢地上不甘願的屍體,把裝備和錢扔到屍體上,「地獄的底層不消說,現實你也別想碰一碰。你敢的話…我會從地獄追去宰了你。」

他瞳孔緊縮,猙獰的笑著,「你最好相信,廢物。」

揚長而去,一面寫著信給良箴,「良家子,別賴掉我的裝備和錢。」

那個愛錢如命卻太有原則的良家子,會忿忿不平的找來,滿臉陰沈的將裝備和錢扔還給他。

這他太有把握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