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十三

暴政其實是比較級。

這是良箴新的體悟。

當你見到別人更慘、更無奈時,就會對原本的高壓知福感恩。

(她還沒發現自己已經越來越像個M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五個據說是黑殭尸先生倒楣的同事,名字還被拾夜霸道的限定,種族和職業當然也沒得選…

她才知道黑殭尸先生有多麼強大的「帝王之氣」,施展在她身上的不過是九牛一毛,多麼值得感激涕零。

這五個倒楣鬼連姓都沒有,直接叫做「子、丑、寅、卯、辰」。

阿子︰種族殭尸,職業狂鬥(血牛盾)。阿丑︰種族夢魅,職業癒師(補血的)。阿寅︰種族血梟,職業刺客(開寶箱、偷東西、打悶棍…兼潛行送死)阿卯︰種族人魂,職業火系道師(攻擊手,兼…OT救MT)阿辰︰種族魍魎,職業邪術師(削弱混亂攻擊手,兼職…同上)

這樣豪華的新手團,看得出黑殭尸先生長遠的規劃。但在這樣無道德隨時會被打劫強暴(是說五個男的…只是世事難預料),真的能夠生存下去嗎?

以前他們長大的時候還好,站在等級的尖端。現在可是出了不少緊追著他們等級的高手啊。

「所以要揠苗助長。」拾夜淡淡的,一一打量不斷發抖的「朋友」,「我們帶他們長到四十。」

「…不太好吧?」四十之前升級是很快,說真話也不怎麼麻煩,但重點不是這個,「我們結仇結到天不吐去了,帶了他們…豈不是告訴別人,他們是我們一夥兒的?」

阿丑嗚的一聲,掩面悲泣,「沒人這樣的啦!老大!我不要來地獄之歌!讓人知道我哪還交得到女朋友…」

「你個小受這輩子還想交女朋友?」黑心肝的拾夜泰然自若的打擊親朋,「你給我練!練不上來,以後有任何問題,都別問我。」他冷笑幾聲,讓溫度急速下降到絕對零度,「都聽到了?找你們來就是來分散仇恨的,不然我有時間帶你們幾個蠢貨?」

「就算是實話你也別說出來啊!」阿子抗議了。

「阿子,你是白癡。這麼說不就承認了嗎?」阿寅無奈的說。

「老大,咱們幹嘛不去曼珠沙華?」阿卯垮著臉,「那兒我還可以罩你…讓我家小眉知道我來這兒…她非罰我跪CPU不可!她老爸珍藏了469針腳的古董286cpu,跪起來很痛啊~」

「…我勸你們…」阿辰沒把話說完,嘆了口氣。

果然,黑殭尸先生沒有虎軀一震,卻散發出無可比擬又陰風大作的王霸之氣,「我為了你們的破專案,熬了三天的夜。是不是以後都…」

「老大!」這五個發抖的倒楣鬼非常的異口同聲,「我們誓死效忠您!你讓我們上刀山我們不敢下油鍋!」

…帝王攻。這絕對是帝王總攻啊!瞧那金光閃閃瑞氣千條橫掃千軍萬馬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王者氣場!

良箴顫抖、股慄,非常膽寒。她就個跑錯棚的奸商,為什麼會惹上這麼一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黑殭尸帝王?

所有的罪犯加在一起也沒他可怕!

她悲淚、她懊悔,她感嘆。但不管怎麼悲淚懊悔和感嘆,她還是硬著頭皮帶這幾個相依為命的倒楣孩子,在他們整齊劃一的喊大嫂時…不敢抵抗。

因為,在她抗議的時候,黑殭尸摸著下巴,「不給叫?我覺得託售的成數三成太高了…改一成吧。」

「你不要太過分了!」要錢不要命的良箴暴跳,「給你多少你就乖乖收!不帶這樣出爾反爾的…」

「我直接賣商店。」黑殭尸非常之安閒的回答。

正中要害。

「…名字不過是個符號,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良箴非常誠懇的見風轉舵,「託售還是三成?」

「三成半。」黑殭尸露出極恐怖的慘然微笑,「要養的孩子多了,補貼妳一點,算為夫的心意。」

…為夫你的頭啦!多個半成而已你要我養這五個嗷嗷待哺的新手…而且老娘還是豆蔻少女,幾時倒楣到有這麼老的小孩?

但她很沒骨氣的只敢強烈悲淚,卻沒膽子抗議。

這悲催的M人生…怎麼這麼漫長淒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