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十六

良箴的心情,真的只能用非常複雜來形容。

其實,作為一個少有的女性骨灰級網路高手,她知道許多種逃避或者終止這種曖昧的方法,每一種都很有效。

但她一樣都沒有採取。

說不定,她比想像中還喜歡拾夜…和他那群愉快的夥伴們。

【Google★廣告贊助】

直率衝動的阿子,和比阿子還衝動的癒師阿丑(然後被拾夜罵哭)。老是忘記隱身就去打悶棍反被怪虐死的阿寅,站在那兒不用動就可以OT仆街的阿卯。沈默寡言,但在下負面狀態和腹黑時帶著斯文(又可怕)的微笑的阿辰…

他們跟良箴一樣,都是跑錯棚的羞澀少年(?)。甚至不喜歡罪惡之城,反而把點記在悲泣森林的小村莊。非常專注的磨練自己的能耐,才四十級就能組隊擊殺等級高過他們許多的「大人」。

和他們一起出副本,可能經驗值很少,寶物也不多。但,很開心,非常開心。真正的享受遊戲的快樂,和相聚一刻的樂趣。

她都快遺忘這種感覺了。

為了求生存,為了錢,她勞累很久,都快忘記玩遊戲的愉悅了。

當然,還有拾夜,特別是拾夜吧…

常常被他驚嚇,甚至提升到驚悚的程度。但她,為什麼不逃開呢?真要逃開不是沒有辦法的吧?拾夜對地獄之歌心不在焉,不怎麼注意攻略和資料。

良箴已經滿六十級了,之前已經蒐集了很多提升妖界友好度的道具。現在她已經足以前進妖界,若歸化到哪一國,就可以離開地獄之歌,轉遊戲到曼珠沙華去。

不說月費降低許多,沒有她現實資料的拾夜,也永遠找不到她了。

為什麼她不這麼做呢?她,不想明白。

但拾夜的表現卻越來越明顯,她心底的那點內疚,也漸漸擴大。

這是不公平的。明明沒有什麼東西給人,卻為了自己的私心,將人吊在那兒不上不下。

這樣是不對的。

說到底,或許一開始是無奈,但到最後,她的確就是個悲催的M,對這黑殭尸帝王總攻…非常傾倒。被他青睞,就算只是戲耍似的調戲,也受寵若驚。

(就是驚嚇過度才會領悟絕學…)

但這真的不對。

終於,在拾夜也上了六十級的時候,她約拾夜去落鳳峽峰頂談談。

「那五個阿呆要再三級才五十,方可跟我們進落鳳峽副本。」拾夜說。

良箴沒有說話,只是望著半天霞紅若火焚。天空深紫得如此深邃,頹廢哀美的冥道黃昏,罪惡而美麗。

「…我八歲開始玩網路遊戲,至今快十三年。」良箴終於開口了,「小的時候是因為,母親要工作才能養活我,我家連第四台的錢都出不起,只有大樓附在電費裡的光纖網路。玩網遊我就會乖乖待在家裡…每個人都會有種特殊才藝,只是有沒有發現而已。

「我的特殊才藝,大概就是網路遊戲。我真的很行,真的。國中的時候,我母親過世了。我居然靠網遊能夠打理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可見我有多行了。」

背對著拾夜,良箴勉強對自己笑笑,「我是個很幸運的人。最狂飆的青春期,那樣寂寞和孤獨,居然沒遇到什麼壞人。但我身邊的人,卻都很倒楣。用她們不幸的遭遇,告訴我…網路是多麼危險,和懼怕寂寞的代價…多麼慘烈昂貴。

「我愚蠢過,但遇到的都只是跟我相同寂寞的人…並不是什麼壞蛋。但他們也教會了我幾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網路愛情是屬於俊男美女的遊戲,而就算長得極好,這遊戲的終點總是通往『game over』。長得不好呢,連跨進門檻的機會也沒有…若想保有自己崇高的自尊,就不要去碰這種遊戲。

「拾夜,你或許覺得,這只是個遊戲,不過是隨口說說。但我從來不覺得…感情這件事情可以當作遊戲看待。我跟你們一起冒險,真的覺得很開心。請你不要考驗我…因為我真的很珍視你們。」

沒有打斷她的拾夜,這時候才用低沈而有些陰冷的語氣輕輕的問,「說完了?」

「…嗯。」

拾夜拉著她的手臂,逼她轉過去面對,他帶著鱷魚似的獰笑,「讓我猜猜,若是妳這長篇大論沒說服我,妳大約就準備狠心跟我開次房間,滿足我的狼子野心…好讓我棄妳而去,是不是啊?」

良箴緩緩的張大眼睛,瞬間進入了驚恐又驚悚的境界。

他怎麼會知道的啊?

「或者妳不打算等我棄妳而去,就準備溜了,是不是啊?我猜猜,曼珠沙華?」他的獰笑更陰風慘慘了。

良箴的額角緩緩滴下冷汗。

難道黑殭尸先生附帶他心通的絕學?!

「那好。」他逼近良箴的耳邊,低聲的說,「妳怎麼不試試看?滿足我的狼子野心吧。說不定…妳就自由了呢。」

良箴心底一沈。終究…還是這樣嗎?她真是愚蠢啊…十幾年看過多少虛擬的悲歡離合,終究還是走入最老套的死胡同嗎?

「…我現實不是美人唷。」良箴淡漠的說,「雖然機率很低,希望若在現實不期而遇,你也能保持堅強的心理素質。」

「來啊,良家子。」拾夜將一把金鑰匙塞在她的掌心,笑得越發邪惡,「滿足我吧。」

她吐出一口長氣,接受了黑殭尸先生的邀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