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十七

所謂的金鑰匙,開啟的卻不是豪華套房而已。

而是一個嬌小的海島,雪白的沙灘,靜謐的小木屋,藍天白雲,海鳥高唱,柔軟的浪親吻沙灘,岸邊長著椰子樹和木麻黃。

完全不像是頹廢若末世的冥道該有的安詳。

至於拾夜…可以說,完全超越良箴的想像。

【Google★廣告贊助】

那是…惡夢。綺麗至極,又非常激越的惡夢。足以沈溺到耽溺的程度,願意就此死去不復清醒的惡夢。

足以把人活活溺死的…綺麗惡夢。

她總算有些明白,和阿子他們閒聊時,他們偷偷說起拾夜,總是帶著畏懼又無奈的崇拜。他們說,雖然老大身高剛滿一百七,表情行動陰沈的像是神經病,但已經臨幸(?!)滿了十二星座的女人。

海洛因似的男人…真可怕。

但她後來才知道,這不是拾夜最可怕的地方。

之後,拾夜把她裹在被單裡,抱去屋頂看海。潮聲細細,一輪明月讓海浪捧出,乾淨得宛如剛出生。

拾夜把她抱在膝蓋上,擁著她凝視月下的海。

「別掙扎。」拾夜原本陰沈的嗓音,此刻滑潤如黑絲絨,「我不會對妳怎樣的…現在不會。我想疼愛妳…像父親、兄長。」

良箴僵住了。她拼命睜大眼睛,怕一眨眼,淚就隨之而下。

「很辛苦吧?一個人掙扎著求生存。很累,很想休息,嗯?」拾夜湊在她耳邊低語,「沒辦法抗拒,對吧?這樣如父如兄的疼愛與擁抱…妳渴望很久了,嗯?」

她終於流淚了。「…拾夜,你太過分了。」

陰險狡詐就算了,居然對被害者光明正大的說出來,真是太變態了!

拾夜沒有正面回答她,只是發出如咳嗽般咯咯的笑,「就算明知道是深淵,良家子…妳還是得跳下來。沒錯,我是故意的。我會一點一點的腐蝕妳,粉碎妳的心防。因為我知道…妳最渴望的是什麼。妳無法拒絕也不能推開,就算知道最後會有多淒慘,也逃不掉。

「因為,妳喜歡我,受我吸引。我不放手,妳就逃不了。我會一點一點的侵蝕妳…從裡到外。」

「你明明說…」明明說會放我自由的。

「我說,『良家子,滿足我吧。』。」他輕柔的摸著良箴的頭,「妳滿足我了嗎?」

…咋他的甜言蜜語聽起來還是充滿變態的味道?

「你到底想怎樣啊?」良箴的聲音顫抖了。

「現在?現在不怎麼樣。」他摟著良箴,「現在就想這樣靜靜坐著,和妳一起看著月下的海。」

這是一個太可怕的人。良箴想。她真該逃得遠遠的,或者立刻下線。

但她什麼都沒有做。只是靜靜的流淚,靠在拾夜的懷裡,哭了很久很久。從母親的喪禮之後,她一直都是一個人。想盡辦法生存,設法保護自己,照顧自己,不被寂寞和這冷漠的社會吞噬。

她的確很累很累了。

「良家子,妳是我的。」拾夜很輕很滿意的說,「妳不適合這個世界,但妳適合我。」

她糾結而悲淚了。

一整個覺得自己被烙了無形的火紋,標示為「黑殭尸所有」…真的淪落到變成悲催的M,還是黑殭尸帝王的M。

怎樣無盡悲淚的倒楣人生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等她被高壓蠻橫的黑殭尸押去結婚的時候,她實在不想說「我願意」,但帝王攻橫了她一眼,「想始亂終棄?」

她發誓,當時拾夜的眼睛底藏著十八層地獄,嚇得她馬上說「我願意」。

參與婚禮的五個地支戰隊,非常同情,表情肅穆,像是參加喪禮。最後他們的賀禮,是地獄之歌剛添的新功能:線上觀賞DVD。

那是兩部片子。一部是老片子「斷頭谷」,一部是老動畫「死亡筆記本」。

本來莫名其妙,等她看完了,阿丑才偷偷告訴她,現實的拾夜頗有那個斷頭騎士和L的風采。

…雖然是虛擬的丈夫,但長得像是恐怖片主角和詭異配角的總和,實在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

她很糾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