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十九

上了大三,存在感一直很薄弱的良箴,突然被教楚辭的教授發現了,還意外得到一個打工機會。

良箴其實是個頗偏才的孩子。她會去念中文系,就是對這些故紙堆的東西有很深的興趣。當然,她也想過,將來若不想過得太辛苦,還是念個經濟金融比較好…只是她很早就領悟到,能真心研究自己喜愛的學問,也只有這四年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她難得的放縱自己,任性的選了私立大學的中文系。大部分的時候她都很開心…但她討厭的科目未免也太多。

譬如聲韻、訓詁,或者什麼版本不版本的。

她願意花好幾個禮拜背下整本詩經,卻只願意考試前熬一整晚背聲韻,考完就還給老師。

所以她的成績一直都不算太好,但也不是最差的,外貌又是最普通那種。這樣的孩子,就成了教授眼中的隱形人。

但上了大三,她馬上愛上楚辭,報告寫得超認真,特別喜歡「大司命」和「少司命」。不但非常詳盡的解析,找了好多資料,甚至觸發了靈感,用這兩篇衍生了兩部短篇小說。

但在交報告的時候,她不小心把這兩篇小說也一起附檔寄給教授了。

教授看到她誤寄的小說,啞然失笑。「大司命」理解得還好,「少司命」理解得真是荒腔走板。硬把司生育的女神少司命,解成一個任性、心機深沈,愛欺負人又霸道跋扈的美少年。

文筆生澀,但寫得煞有其事,纖巧動人。

這位愛才的教授將她叫了來,這個圓臉的女學生居然漲得滿臉通紅,小聲的說是瞎寫的。他笑著鼓勵了她幾句,又聊了一會兒,覺得她雖然異想天開,但也頗有自己的想法,用功的念了不少書。

剛好研究室少個工讀生,他就順口問了。於是,良箴居然獲得這個打工的機會。

…但那篇「少司命」的衍生小說,是照著黑殭尸帝王攻的形象寫的。因為這篇誤寄的小說得到打工機會,這…

她有些無力的扶牆出了辦公室。

不過,她還是非常開心的。雖然工讀生的薪水不多,但她這樣習慣於節省的人,也就夠生活費了。研究室的藏書又多,她省了許多買書的錢,教授對她又好,願意額外指導她,讓她非常高興。

更重要的是,她不用在地獄之歌那樣賣命的搶錢了。終於能鬆口氣,好好享受遊戲的樂趣。

但拾夜卻非常不開心。

因為良箴整天把教授掛在嘴上(其實也就兩三天提一次),讓他有了強烈的危機感。

雖然知道那個教授年過五十了,但男人從五歲到九十五歲都是不可信賴的。

「月底,我們要北上一趟。」拾夜淡淡的說,「見個面吧。」

「…欸?!」良箴手裡的法劍掉在地上,「為啥為啥為啥啊?」我們連電話號碼都沒交換過不是嗎?!

「我跟阿子他們要北上開會。」拾夜獰笑,「妳可以選擇跟我們一起吃個飯…」他湊到良箴的耳邊低語,「或者我單獨去吃妳也行。」

…集體活動見光死比較沒那麼傷自尊吧?至於拾夜的後一句,她就當作沒聽到…雖然小腿肚抖個沒完。

「可我在淡水。」良箴做垂死的掙扎,「離台北很遠…」

「一點都不遠,相信我。」他的獰笑更深,像是剛吃過飯的鱷魚。

這下子,她全身都抖個沒完了。到底想不想見光死,她心底很複雜很矛盾。

見光死有好處,從此再也不用讓拾夜嚴重考驗心臟強度,也不會老讓他驚嚇,更不會讓他老拿來磨牙。

但、但是…

她必須氣餒的承認,她一點都不想見光死。至於理由,她既不敢想,也不敢深究。

那幾天她憂鬱極了,動不動就無緣無故的哭。上地獄之歌還得強顏歡笑,苦不堪言。

阿子他們倒是很興奮,尤其是阿丑,抓著她聒啦啦的喊著要吃阿給要搭渡船泡溫泉…

「溫泉在北投…」她無精打采的回答,被一聲巨響嚇得跳起來,以為被畜生軍團突襲了。

拾夜的大口徑手槍冒著冉冉的煙,臉孔炸得半焦的阿丑倒在地上抽搐。

阿辰嘆口氣,「你怎麼學不乖…大嫂的胳臂是你抱的嗎?」

「對、對不起。」阿丑翻了白眼昏過去了。

…見光死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啊真的。

良箴默默的想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