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二

良箴玩過許多免費的網路遊戲,對遊戲有種尖銳的敏感。甚至還曾經為遊戲雜誌寫過專欄,專攻攻略這塊。

她承認,地獄之歌這種標榜無道德的賣點實在太殺了,但地獄之歌不會成為一款一夜情遊戲。

情慾像甜點,一個月吃個一次回味無窮垂涎不已。若是連續不間斷的吃,兩天就會反胃…跟體力無關,而是跟心理疲乏度有很大的關係。

【Google★廣告贊助】

她猜想,華雪也知道這問題所在,所以從來不標榜「性」,而是標榜「無道德」。

趁現在所有的玩家都還沈迷在城裡尋歡,她趕緊把等級練起來才對,掌握最初的商機…並且維護自己的安全。

她之所以會改扮男裝,並且專注而認真的練等,是因為地獄之歌有個很悲劇的設定。

(對女性和部份男性很悲劇)

在無道德的地獄之歌,不但允許搶劫,還容許…強暴。

當然,搶匪和強暴犯會成為罪犯,不但人人得而誅之,進出罪惡之城也會被警察(npc)追殺。但很不幸的是,警察是可以花錢收買的。即使在城外犯了任何罪行,只要花點錢,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在城裡瞎逛,受害者只能咬牙切齒。

在這麼擬真的遊戲裡,除了讓自己變強,沒有其他保護自己的方法。

一個月後,她的預感成真了。

太多高強度的感官刺激讓玩家疲憊,許多人走出罪惡之城,探索這個頹廢而荒涼的世界。當然也出現了成群結隊或獨自行動的劫匪和惡狼,將人類的劣根性發揮到極致。

而她呢,比一般玩家的等級高上十級以上,就算是練功最勤的練功狂也比她少個四五級。

雖然她是個皮薄餡美的人魂冰系道師,但等級既高,跑位敏捷,加上多種遲滯冰凍法術,想摸到她的衣角都有困難…何況她還是男裝。

如果她願意乖乖的打鑰匙賺錢,或許什麼事情都沒有。但作為一個過度有良心的人,往往只是倒楣的開始,絕對不是倒楣的結束。

作為一個遠距離法系,四十碼外扔冰箭也是合理的事情。一開始,真的只是看不過去。

她覺得打劫這回事只能說是弱肉強食,財去人安樂。但劫色就實在太過了。罪惡之城找對象很容易,還能夠隨機配對,劫色說穿了就是捨不得花錢,或者想滿足陰暗的慾望,簡單說,就是好好的人不想做,想做畜生。

那她的冰箭會朝畜生飛過去,只能說是遇到畜生就手滑,可能是種強迫症。

不過她殺了第一個強暴犯,卻得到對方所有的裝備和財物,讓她傻了一下。

華雪這個設定夠變態啊…她感嘆。但那些裝備和財物居然換了一把新台幣,讓她一個月的生活費都有了,就更感嘆了。

於是悲泣森林(罪惡之城附近的練功區)多了個替天行道的「少年」道師。害許多罪犯遠遠看到冰箭飛過去都會臉色大變。

但人怕出名豬怕肥。雖然良箴不願意,但她的確越來越出名,也越來越多人滿世界買她的座標。

她真的認真考慮過要低調生活,靜候風聲過去。但只要看到紅名的罪犯,她的冰箭和冰雨就會反射性的砸過去。

相信我。她默默的想。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