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二十

臨到那天傍晚,良箴發現她根本沒什麼衣服好選…她快兩年沒買新衣服了。只好穿著洗得發白的細肩帶運動上衣,和同樣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從學校步行到漁人碼頭。

他們約在漁人碼頭一家頗有名氣的海鮮餐廳,她忍痛領了五千塊出來,不知道夠不夠讓她付帳。

良箴走到門口,她早到了。握著手機,正在煩惱要不要撥給拾夜的時候,一群穿著軍裝的青年對她拼命揮手,「良箴!良~箴!這裡這裡~」

【Google★廣告贊助】

她瞪大眼睛,為什麼他們認得出來?!

當中最帥的那個一跳跳到她面前,非常激動,「良箴!我是阿丑啊~」還沒撲上去,已經讓一個戴著眼鏡的斯文青年拖住領子,「你就是學不乖是吧?讓老大撞見,你要脫幾層皮?」

他溫文的衝著良箴笑,「大嫂,我是阿辰。」

「…為什麼你們認得這麼確定?!」良箴輕喊。明明沒見過,她也沒說過她穿啥啊?

這五個地支戰隊張目結舌,露出尷尬的表情,卻咳嗽的咳嗽,傻笑的傻笑,別開頭的別開頭。

總不能跟她講,老大的座位貼了好幾張她的偷拍,天天這麼看,早看熟了吧?

他們跟天借膽也不敢洩漏老大的祕密。

但看著老大吃了好幾個月的黑糖饅頭,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盯著良箴看。

…原來如此。果然像是剛出蒸籠的黑糖饅頭,QQ的,像是戳下去還會ㄉㄨㄞㄉㄨㄞ這樣充滿彈性。這不是觀賞性的少女,而是食用性的…

沒想到地獄之歌神級人物,居然是個食用性少女啊。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老大的執著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的…

阿丑那傻孩子沒管住自己的手,真的去戳了戳良箴的臉,「…觸感真好欸。果然像黑糖饅頭…」

「你那根手指,不要了,是吧?」森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順著阿丑驚恐的眼光,她看到了…

等等!這兒應該是有夕陽餘暉的溫暖人間,對吧?時值初夏,溫度偏高…為啥應該在地獄底層的黑殭尸會出現在陽光下啊?!

看那黑暗而強大的氣場!陰風陣陣鬼哭神號的氛圍!難道淡水某處有了地獄的裂縫,讓黑殭尸帝王降臨了嗎?

她得咬著牙才不至於發出噠噠的輕響。

看著穿著軍服非常英挺的他,一步步走近,她的驚恐也節節升高。

阿丑說得沒錯,L的外表,斷頭騎士的氣勢,一整個地獄產物,卻在陽光下行走。

…這不會引來什麼驅魔神父或除妖道長嗎?

在良箴面前站定,他燦笑,鎢絲眼鏡和白牙一起發出「錚」的輕響。驚恐如故,卻被驚艷壓了過去,非常考驗心臟。

「良家子,看呆了呢。」他伸手,讓良箴倒抽了一口冷氣…卻只是將她散下來的頭髮別到耳後。

…他真的是黑殭尸先生,拾夜!

良箴在心底呈現了孟克吶喊狀態,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拾夜眼睛微偏,看著阿丑,眼鏡閃過一道寒光,笑容轉獰惡。

「我錯了老大!」阿丑臉孔慘白的舉手投降,眼眶含淚,「今天我買單、我買單!」

「哼哼,」拾夜推了推眼鏡,「今天我心情好,」含情脈脈的看了一眼良箴,「就這樣吧。」

良箴的小腿肚當場就抽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