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二十二

黑殭尸先生是個言必信行必果的人物。

等他們回去以後,良箴很慘痛的體會到這點。

他們回去後上線,本來在跟阿丑他們在小酒館閒聊,正準備要去打副本…隨後上線的拾夜,照慣例問了「良家子,在哪?」,就到小酒館,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金鑰匙遞給她。

【Google★廣告贊助】

阿丑噴了阿卯一臉的酒,阿子把酒全倒在衣服上了。

良箴趕緊密語,「你說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現實不會。」拾夜狂發邀請,「妳想在這兒疏洪,還是讓我在現實潰堤?我可是知道妳住哪了。」他在心底添一句,其實早就知道了。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但回頭一看,地支戰隊瞪著他們倆,眼睛閃爍著發現大八卦的光芒。

…先離開這兒再說吧。

於是缺乏鈣質(沒骨氣)的饅頭M,又糊裡糊塗的被黑殭尸帝王抓去開房間「疏洪」了,跟上回的和風細雨不同,這次可比強烈颱風。

而且被吃得連根頭髮也不剩。

感想?良箴的唯一感想是…現實絕對不能被吃掉,會死人的。

她奄奄一息的躺著,黑殭尸先生意猶未盡的正在啃她的胳臂和肩膀。

「…我還沒死,你不能對我使用『食屍』。」她一整個欲哭無淚。

「現實不能吃妳,只好設法這裡滿足一下食慾。」他非常不滿,「我要吃黑糖饅頭!」

「…你去死吧拾夜。」現在她知道誰是黑糖饅頭了。

「咯咯。」他發出森冷的低笑,「膽子肥了啊,良家子…」

她大概是被吐出來然後又徹底的吃了一次。

再次堅定信念。絕對絕對,不能在現實被吃掉。這已經不是恐怖可以形容了。實在被吃得太徹底,所以週日來臨的時候,良箴動了一百次想逃跑的念頭…但她是個膽小鬼。

她不敢想像,萬一她逃跑了,黑殭尸先生會怎麼對待她…

什麼叫做不寒而慄?這就是了。

但又一次的超乎她的想像…黑殭尸先生提著一大包的菜,爬到她那頂樓加蓋熱死人的居處,在她簡陋的廚房,俐落的煮了三菜一湯,一臉平和的和她一起吃飯。

如在夢中。

「好吃嗎?」他的笑還是很陰森,卻在她心底湧起不應該有的暖意,很危險。

「…很好吃。」她低頭吃飯,不敢看他。

拾夜咯咯笑了一聲,沒說什麼,只是幫她夾菜。

死定了。

吃過飯以後,她心情非常糾結複雜的去洗碗,拾夜也擠進簡陋狹小的廚房,幫著擦碗。

真的死定了。

「感動到想哭?」拾夜輕笑,「良家子,過來。」

她不該過去的。但良箴像是著了魔,乖乖的過去,拾夜輕哄著,「我說過,不會對妳怎麼樣。」就把她摟在懷裡,純潔的一起看他帶來的DVD。

雖然是恐怖片,但良箴看得直哭。

「我說過,我會一點一點的慢慢腐蝕。」拾夜撫著她的背,「我知道妳的渴望。所以,我下禮拜日還會來。良家子,妳終究會讓我馴養的…就別掙扎了。」

「拾夜,你是壞人…」專門攻擊最脆弱的弱點。

「我是誠實的壞人。」拾夜陰森森的笑,「下週日我會再來。同樣的,不會對妳怎麼樣。良家子,說,好。」

她啜泣了一會兒,「…好。」

拾夜露出非常滿意(卻也夠嚇哭小孩)的微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