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二十三

在這種另類的冰火九重天之下,到暑假的時候,缺乏鈣質的饅頭M成了黑殭尸帝王的女朋友…以結婚為前提。

黑殭尸帝王也終於滿足了「飽餐黑糖饅頭」的願望。

幸好他現實的吃相很斯文(和地獄之歌比較起來),所以除了被啃了許多牙印,腰有點痛,良箴倒沒有性命之憂。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直到被吃得連渣都不剩了,饅頭M還沒搞清楚,為什麼就成了他的女朋友…而且還打算畢業就結婚。

…為啥為啥為啥啊?

半闔著眼睛,難得拾夜有正常溫度的時刻,「如果我未來的岳父撫養妳,或者我有個很有責任感的大舅子,讓妳多享受幾年青春也無所謂…妳是良家子,對感情很看重,何況我們都這樣了…不會跑的。」

他將良箴塞在懷裡,「可惜妳兩個都沒有。軍眷呢,聚少離多,恐怕我只有假日才回家。但我想妳夠堅強的,沒問題。妳也不像是適合出去職場混的人,愛唸書就繼續念吧。台中學校很多,妳就念,念到雙博士也無所謂,我養妳。」

然後他就睡著了。

可良箴睜眼睜了一整夜,紅著眼眶,注視著他平靜的睡顏。

拾夜是個渾球,專門攻擊人家最痛的點,非常霸道蠻橫。但他願意為她花心思,願意愛護照顧她。這還真是新奇的體驗。

整個晚上,她想了很多、很多。看著拾夜闔目穩睡,沒有黑暗強大的氣場…看起來格外年輕,天生的黑眼圈讓他顯得疲憊、脆弱。

為什麼會怕拾夜呢?一開始的時候,根本不怕吧?

大概是,真的被他吸引了,她真正懼怕的是…淪陷吧?不想改變這種熱鬧又融洽的生活,不想失去拾夜。

拾夜啊…嘿嘿。他坦白,他真正的專業是心理學,網路資訊只是業餘興趣。他和地支戰隊差不多,都是玩太大玩太猛,才被迫入伍當起職業軍人。

他不無自傲的說,「我可是符合當代黃金單身漢的標準,『有房有車,父母雙亡』。但父母是不是雙亡我不知道,出生就被丟在醫院裡,想知道也沒辦法吧?」

「…你,想找他們嗎?」良箴小心翼翼的問,心底隱隱作痛。

「咯咯。」拾夜發出陰冷的笑,「不就一對提供精子和卵子的男女?找來幹嘛?不過咱將來的孩子不會這麼評價我們。」他往良箴的胳臂磨牙,「心疼了吧?這招對妳很有效的。」

…連「身世堪憐」都敢拿來算計,這個人喔…

但她很喜歡,很喜歡黑殭尸先生。

沒錯,都這樣了,容他入侵生活和未來,她的確不會更改。她原本就一無所有,最壞也不過,再次一無所有。

她玩過那麼多網遊,哪一次不是白手起家?她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連玩個網路遊戲都能養活自己好多年的。

她行的。

最少,願意花那麼多心思的黑殭尸先生,現在屬於她。

第二天早上,拾夜要走了,良箴凝視了他一會兒,「…劈腿我就劈了你。」

拾夜緩緩的張大眼睛,此刻的黑殭尸帝王,看起來格外的像個人…直到他彎起鱷魚似的笑意,「若我這麼幹,妳就把我大卸八塊吧。」

「哼。」良箴笑了。

「良家子,表情不錯啊。」拾夜朝她翹了翹拇指,「總算想通了。」

送他下樓,看他開車絕塵而去。良箴仰頭,發現永和偶爾也有這樣萬里無雲的湛藍晴空。

活著,真不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