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二十四

自從「頓悟」後,良箴頗恢復了過去的高手風範。連被地支戰隊圍著問八卦,都能老神在在,隔著他們喊,「拾夜!阿丑他們想知道你吃黑糖饅頭的心得…」

「每個人交五千萬來,我就開講。」拾夜冷笑兩聲,「不二價,蓋不賒欠。」

連這都能賣錢啊…太佩服了。良箴默默的想。幸好已經脫離被他黑的範圍。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她在地獄之歌的生活頗悠閒。自從她開了先例,靠罪犯發災難財,在封頂普遍的地獄之歌,也掀起了一股新興勢力,幾個公會都有特有的獵殺小隊,用團隊作戰的方式和罪犯周旋,世界頻道天天都很熱鬧。

她奸商的方向,也開始轉向武器製造和各式各樣的高等材料。原本是覺得拾夜這樣衝爆無數廢槍非常心痛,所以才練的武器製造,在封頂者日眾的情形下,副本的武器已經無法滿足龐大的市場了。她這個很早就練生活技能的專家級武器師,開始改行當軍火販子。

除了和拾夜他們去打打副本,帶帶任務,她已經很少出手了。但她創下的豐功偉業,卻一直沒有人突破。偶爾有那不知死活的人願意交錢跟她PK,還是被虐得淚撒演武場。

她以為,過去的仇恨早就煙消雲散,她也能放心養老了。卻沒有想到,她是畜生殺手的始作俑者,畜生們的怨恨,總是亙久而綿長。

這天,拾夜發簡訊給她,說他們有個案子要趕,三四天不能上線了。良箴簡短的發了「OK」給他。

不是不想多說幾句,而是他們有特殊任務的時候,通常會關機,她搶在關機前回答。

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她也沒放在心上。整理鋪子以後就去小副本單打材料,這個小小的鋪子讓她快還清助學貸款,同時提供房租,她一直沒有鬆懈下來。

第二天,卻出了狀況。

許久沒人跟蹤她,今天卻出了大批的跟蹤者。換了幾個城門,都被盯梢,讓她有些詫異。

最後她沿著城牆想潛到西城門…卻在城西城牆附近,中了泥淖術,並且被扔了兩個封物卷和破隱卷。

…這是城裡啊…難道是bug?

她正要解術逃脫,卻挨了一記咀咒,發不出任何聲音。不能唱法、無法施術。

埋伏著的刺客獰笑著圍上來,帶頭的還是熟人,那個一夜七次狼。

他手上發著黑暗的光,冷笑幾聲,「良箴,妳終究還是落到我手底…要等妳落單還真不簡單啊。我昨天才領悟的絕學『沈默』,滋味如何啊?」

良箴瞪著他,發不出一點聲音。

一夜七次狼一把抓住她的前襟,「等我將妳被我享受的影片放上論壇…我很想看看那個爛殭尸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對了,妳還能下達昏迷的指令嗎?大概不能了吧…這樣才有樂趣嘛…」

白癡。就你有絕學,我沒有?

一道從天而降的冰雷,將一夜七次狼打入了地下三尺,湧起驚人的蕈狀雲。不愧是血牛狂鬥,居然還留了點血皮。無法施法的良箴,卻拔出她的法劍,刺入一夜七次狼的心臟。

驚呆了幾秒的刺客們,一湧而上,陷身重圍的良箴只是微微一笑,將法劍刺入自己的咽喉,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靜悄悄的。從來沒有人在地獄之歌自殺,良箴是第一個。

[世界頻道] 良箴:原來自殺是可以的呢。以後不想被搶、不想被強暴,倒是多了條自救的方法。

這個消息轟動了地獄之歌。大批以搶劫強暴為樂的罪犯都恐慌起來,紛紛向華雪抗議,但華雪堅持這不是bug,卻修補了城西城內視同城外的區域。

當然,這些徒勞無功的罪犯刺客群情激憤,一夜七次狼把她堵在大馬路上破口大罵,她也只掏了掏耳朵。

讓她很無言的是,這段影片又被放上論壇了,真不知道這些畜生在想什麼。

她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甚至覺得破解了罪犯的樂趣,很有成就感。

但拾夜顯然不同意她的看法。臉色鐵青的把她罵了一頓…頭回看到黑殭尸先生失去冷靜。

不但如此,他還花了一筆大錢砸地獄之歌最大的公會,直接和影片刺客群的所屬公會一一開啟幫戰。

他甚至帶著地支戰隊暫時加入名為「眾神黃昏」的第一公會,足足殺滿了一整個禮拜。良箴嘆了很多口氣,不得不跟著加入,成為敵人最恐懼的雪白身影。

就在這個禮拜的血腥殺戮中,良箴奠定了地獄之歌傳奇的身分,無數影片見證了她的強悍,至此再也無人出其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