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三

這種強迫症終於出了大問題。

她的資料被公開了,罪惡之城的公告欄多了十幾張她的追緝令。

雖然被公開的只是她的遊戲資料…但對她這種長年隱匿(不顯示自我資料)的人來說,還是有點驚嚇。不禁感嘆,不該為了敬業和好奇,跑去跟人開房間。

【Google★廣告贊助】

誰知道連無需肉體的虛擬對象都有「快槍俠」,她更不該沒忍住笑出來,甚至口快的說,「沒關係,鑰匙再打就有了,反正鐵鑰匙很便宜。」

開房間的時候不能隱匿身分,大概就是那時候洩漏出去的。

她再次自我檢討,果然做人要厚道。她拿出萬象手鐲寫筆記,將「男人的自尊要細心而虛偽的維護」認真的寫進備忘錄中。

現在大家都知道她的名字和性別了,傷腦筋。更傷腦筋的是,悲泣森林出現了「組隊推良咸」的口號,而且人數開始往團隊(七人以上)靠攏。

她必須再次唾棄國人的語文能力。箴,念珍,不是咸,好嗎?真是令人絕望的錯字。

悲泣森林被翻了個底朝天,她在罪惡之城的鋪子也常被潑油漆,在門上寫些污言穢語。走在街道上,會被憤怒的畜生苦主圍起來,展現豐富精彩的國罵…

但對她來說,一點影響也沒有。

事實上她的鋪子生意越做越大,拜追緝令所賜,名聲越來越響。大家都知道她不但賣鑰匙,還是打家劫舍的第一高手。要知道當個畜生也是不容易的,裝備要肯砸錢(還是現實的錢)才能當個襯職的惡霸,不至於第一回合就躺地板,裝備絕對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良箴非常理直氣壯的把那些戰利品高掛在鋪子裡賣,甚至記憶良好的說明曾為哪位金主所用,在哪裡獲得。

她的本意只是想說明貨源,但在那些畜生苦主的眼中就成了赤裸裸的羞辱。於是苦主一面發追緝令,一面遮遮掩掩的去她的鋪子花大錢把自己的裝備買回來…省得羞辱一日過一日。

真沒想到遊戲幣兌換新台幣能讓她生活費之外,提前還得上助學貸款。這真是個腐敗又富裕的社會啊…

但她喜歡。

只是嗷嗷怪叫的仇家幾乎把悲泣森林掘地三尺,卻遍尋不獲她的蹤跡。

那當然。因為她通常只路過悲泣森林,主要活動範圍不在那。身為一個專業的畜生殺手,將人魂道師的「銷聲匿跡」(隱身技能)點滿也是合理的。

這是人魂道師的專有種族職業技能。可惜人魂道師實在很少…地獄之歌快成夢魅on line了,大家都要挑臉皮漂亮的。

所以她神出鬼沒的路過清理畜生,又銷聲匿跡的回去城裡鋪子將新鮮貨上架,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她才不會傻傻的去跟結成團隊的殺手們硬碰硬。但落單的就不一定了。

良箴主要的活動範圍,在悲泣森林正北方極遠的寂靜戈壁。

那是很荒涼的大沙漠,鋼青色嚴厲的天空下,就是金黃色的沙。所謂的綠洲,只長了幾棵掙扎求生的椰棗,不到三坪大的水池,水都帶著苦味。

但良箴喜歡這兒。當然,悲泣森林的名字聽起來憂鬱,卻風景優美,景色宜人。畢竟那是罪惡之城的後花園,冥道主的遊獵地。

說起來冥道主是個有趣的npc王者。他蒼白瘦削,卻美得驚人。良箴聽過女玩家陶醉的說這是個難得的美攻(?)。總是乘著白馬白車,擁著大群侍女在悲泣森林出遊的冥道主,偶爾會邀請(或強請)玩家(性別不一定),通常春風一度後會有很好的賞賜。

不過是靈魂綁定的寶物,沒有任何經濟價值,所以良箴被邀約的時候,很客氣的回絕了。

事實證明,冥道主是個寬宏大量的王者。他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賜給這個「有骨氣」的小女生一個很實用的獎賞…

原本銷聲匿跡僅能維持一分鐘,冥道主賜福為五分鐘。

五分鐘夠她宰殺畜生,收取戰利品,點下回城卷,順便把貨整理上架了。

不愧是她侍奉的君主啊,瞧瞧這種心胸。

遊戲腳本不知道是誰寫的,變態得如此人性化,太佩服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