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六

十場pk只花了她一個鐘頭,讓她說不出的悲傷。

社會黑暗沒前途了…現在的人都不動腦子,弄到全息遊戲也玩不好。也多支持幾分鐘…還有那種一分鐘不到就倒地的。

怎樣一群悲催的孩子。

【Google★廣告贊助】

懷著沒賺夠錢的遺憾,良箴淡定的離開了演武場,照慣例走她曲折蜿蜒的出城道路,讓跟蹤她的仇家跌進水溝或掉下滿是鱷魚的護城河…畢竟她知道護城河底有哪幾塊石頭可以跳,那些倒楣孩子不知道。

有鑑於戈壁的大戰(已經成了新觀光景點),她甩掉追兵後,騎著金睛辟水獸,往陰山而去。

陰山有支叛變的殭尸氏族,雖然偉大的冥道主認為不過是疥癬之疾,無須在意…表面上啦,心底應該是非常糾結,所以才會發出數量驚人的殲滅任務,讓玩家幫他老人家洩恨。

陰山當然不是什麼風景優美的好地方,風不和日不麗。天空盤旋著詭異的紫,不管太陽還是月亮都是慘白慘白的,一片斷垣殘壁,樹都成精了,發出詭異的呻吟。又面對著修煉很低爛鼻子沒下巴的醜殭尸…

待久了真的會得憂鬱症。

但對我們敬業的商人良箴同學來說,這個等級偏高的陰山,卻符合她三合一的標準,風景問題,可以主動屏蔽。因為她注意的永遠是殭尸的肋骨(……)。

殭尸肋骨是製作高等武器的材料,只有大師級剝皮師(?)才拔得出來,三百隻殭尸能剝到一根就叫做人品爆發了。但我們良箴同學是誰?她是剝皮無數的專家級剝皮師!她的成功率當然比人高…完全拜她走到哪剝到哪的好習慣所賜。

(妳是剝了多少皮啊良箴同學…)

正因為有動力,所以就算陰山殭尸的冰抗高,啃起來吃力,但要錢不要命的良箴同學基本是無視困難度的。

更何況,讓個小白殭尸撿了尾刀,她懷恨在心,又狠不下心殺非罪犯。只好非常阿Q的要求陰山殭尸們出來面對(?)。

而陰山的怪等級普遍比她高兩級,她的等級一直都高過普遍玩家,牢牢佔據等級排行榜第一,可以說,這是個相對安全的賺錢地點。

但她太低估「人為財死」的鐵則了。

就在一個拐彎,她和一個血梟刺客狹道相逢。萬象手鐲原本顯示對方是白名,但瞬間就轉藍。這是接過追緝令任務的玩家。

良箴立刻一個瞬移(瞬間移動到十碼外),但這十碼的距離對刺客這種暗殺職業來說太短。

更糟糕的是,冰不住,鎖不了。她覺悟到,現在的殺手變聰明了,還知道要穿冰抗來殺她咧!

良箴跳進密密麻麻的殭尸堆裡,殺得非常激情的刺客先生也義無反顧的跟進去…發現腳下是一片泥淖(土系法術),而良箴短短的消失一下。

身為一個冰系道師,她的點數非常吃緊。她唯一投資的土系法術,就是出生就會的泥淖術。

於是,滿身冰抗的血梟刺客,陷在泥淖術中動彈不得,身邊滿是同樣被困住的殭尸。原本殭尸的目標是良箴,但因為她短短的消失了一下(雖然又被打到現形),失去目標的殭尸只好遷怒到刺客身上。

良箴跳出重圍,雖說道師的補血能力很虛弱,法術CD又長,但要補滿自己是沒有問題的。幸好她開了世界頻道,所以她看到被殭尸大卸八塊的血梟刺客滿懷怨恨的報座標。

私人發佈的通緝令有個特點,若是被通緝的人反過來殺了接下通緝令的殺手,可以得到賞金一半,自動從金主的帳戶扣除…除非金主撤銷通緝令。

賺錢的時間到了。良箴想。不知道金主家底厚不厚,破產個一兩次,應該就可以讓他們發通緝令時多考慮一下吧?

於是,她在陰山開始打游擊了。

就在她解決了幾個自不量力的小蝦米後,正與一個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殭尸戰士磨血,眼見就要成功時…

一顆破空呼嘯的子彈,打進殭尸戰士的眉心。

她的戰利品、她的賞金獎勵…就這麼和她擦身而過了。

轉頭一看,又是那個拿槍的殭尸先生!

「你這撿尾刀的小白!」她悲淚了。

殭尸先生露出鱷魚笑(讓人冷到骨髓裡),扔給她一瓶金創藥…比上次的大瓶一點,可以補六十滴血。

此時的良箴雖然說血薄,但也有五千。

這玩意兒她都直接賣商店,那個叫做杯水車薪…

「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了!」她整個大怒了。

殭尸先生卻對她提出組隊要求。

良箴翻桌了。撿尾刀的傢伙還跟他組個屁隊?!

「拒絕我?」殭尸先生開口,意外的非常低沈磁性,「組隊妳還可以分一半。」

良箴淚流滿面、非常沒有骨氣的接受了組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