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八

重回地獄之歌的良箴,擴大了業務範圍。

以前她相當低調(除了毫無辦法的手滑),頂多就是賣賣鑰匙和裝備、高等材料,現在卻接了不少「服務業」的委託。

別誤會,她和城裡那群賣身換鑰匙(或裝備)的女人不同,她接的主要是…帶副本。

【Google★廣告贊助】

地獄之歌的主線劇情有許多豪華精美的副本,這年代許多地圖和座標雙重無能的可憐孩子,需要頭腦清晰方向感良好的良箴出手拯救。但她不是大俠,而是窮困潦倒的悲劇大學生,所以每個人她都要收費…

那價格幾乎可以買把金鑰匙了。

第一次都沒有講價空間,回頭客看表現決定打折或漲價,一天只帶兩場副本,跟不到下回請早。

結果她這昂貴的導遊,行程表排得滿滿的,從月初排到月底。讓她詫異的是,當中不少等級漸漸追上她的練功狂或高手,她不懂他們跟來這種幼幼班幹嘛。

她這個跑錯棚的遲鈍兒,直到對方挫折的怒吼,「我想跟大神開房間啦!」

良箴還傻傻的問,「大神?誰?」

等對方神經錯亂淚流滿面的傾訴之後,她才恍然大悟,繼而惶恐…啊勒,什麼時候她升天了?怎麼沒人通知她?

這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越來越多,她很鬱卒。幸好一天只帶兩班。

但她好不容易脫身,去練等打材料的時候,卻更鬱卒。

她被黑殭尸盯上了,一整個欲哭無淚。

不管她躲在什麼奇怪偏僻的角落,拾夜都會虎視眈眈的蹲在她附近…等著捕尾刀。

她不得不把他組起來,省得蒙受更大的損失。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真的要崩潰了,「跟著我做啥啊做啥啊?!」

他很認真的考慮了幾分鐘,「我喜歡站在食物鏈的頂端。」

「啥?」良箴整個囧了。

「有妳在的地方,就有殺起來很痛快的罪犯,源源不絕。」他露出愉悅(又可怕)的鱷魚笑,「食物鏈的頂端。」

…為啥啊為啥啊?!升天就算了,現在怎麼變成誘餌啦?!

良箴悲憤的抬頭,「我要收誘餌費!」

拾夜張大眼睛看她,臉孔抽搐了兩下。「…鑰匙都歸妳。」

她的心情立刻陰雨轉晴,趁勝追擊,「碎片也都歸我!」

「…都歸妳。」拾夜古怪的看她一眼,「我買了四百把金鑰匙,今年內大約都不需要。」

四百把!有錢人啊有錢人,那是最頂級的套房啊套房!聽說設備非常齊全(?),她還沒捨得進去看看呢。

…但是,四百把。就算送給女伴,也是兩百次。這一年都過了一半多了,嘖嘖…

雖說全息遊戲不會精盡人亡,但刺激過度會不會反過來不行了呢…?

向來只有他驚嚇人少有人驚嚇他的拾夜,因為良箴閃爍的眼神,略微膽寒的離她遠點。

絕對不能問,一定不會是啥好事。他上回看到這樣的眼神,還是同單位的女同事。開口就震住他…

她問,「阿夜你老實說,你到底是攻還是受?」

死都不能問。

「呃…」終於回神的良箴,輕咳一聲。不管怎麼說,黑殭尸先生意外的好說話。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尤其是黑殭尸的便宜。「這個…既然我們組隊了,拾夜先生,你也該貢獻一下勞力啊!不然蹲在那兒白賺經驗值…」

拾夜淡定了。

他睥睨了良箴一眼,「子彈是要錢的。」

…你個有錢人跟我計較那幾毛子彈?!你都有錢買四百把金鑰匙了!一把金鑰匙就夠買最高級的子彈好幾百億發了!

幾乎暴走的良箴在心底虐殺黑殭尸幾十遍,最後在他心口釘木樁(小姐,那是對付吸血鬼的,妳又錯棚了),才勉強鎮靜下來,「…子彈我出。」

拾夜又露出令人膽寒的微笑,伸出兩根指頭,「加上兩手胖藍(最高等的補魔藥)。」

這次良箴在心底把木樁點上了火,在想像中讓黑殭尸cos了董卓,才勉強平心靜氣,「一口價!一瓶都不能多!」

「妳會覺得我這樣的勞工太物超所值,良心會不安的。」他扛起了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