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歌 之九

跟拾夜共同出獵絕對是惡夢中的惡夢。

黑殭尸先生的協調性非常差,差到可以讓任何團隊列為最危險的黑名單。逼得良箴不得不反過來配合他…總有種捧著腦袋挑戰極限的絕命感。

譬如說現在,五十一級的黑殭尸先生,異常勇悍的利用地形和高低差,激怒密密麻麻看不到盡頭的陰山殭尸(等級六十到六十二),跟著狂奔的良箴(等級五十七冰系道師)得隨時視情況施展冰足術或泥淖術,省得跑慢一步的黑殭尸成了肉片。

【Google★廣告贊助】

等殭尸集中卡到小小的山拗處,良箴憋著一肚子氣跳到僅容一人的山岩上下冰雨和冰咆哮,咱們那個血量只剩下血皮的黑殭尸先生,倒掛金鉤--倒掛在山岩下,距離怒吼咆哮的陰山殭尸群只有一兩尺的距離,瘋狂掃射對登高有困難、執著又愚魯的陰山殭尸。

這跟欺負喜憨兒有什麼不同?良箴真感慨。她都沒這麼陰險狡詐呢…npc歸npc,大家都生活在同個世界裡,何必這樣欺負人你說是不?

何況是調戲等級比你高快十級的怪啊?自殺也不帶這樣順手調戲大哥哥(?)的。

當然,兩個人比一個人打快得多,就算兩個人分贓,收入也比過往高30%。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好抱怨,黑殭尸先生是有點自戀,但並沒有誇大…

只是她的心臟被鍛鍊得有點心律不整。

尤其是現在,黑殭尸又擦著她的臉開槍…打中她身後鬼鬼祟祟的罪犯。她真覺得黑殭尸手抖一下,她的腦袋就跟著開花。

眾所皆知,殭尸種族血厚防高,攻擊力又強。但有一好就沒兩好,殭尸的命中和智力,真是史無前例的低落…真要當弓箭手的,會去挑血梟,沒有哪個瘋子挑殭尸。

是的,地獄之歌什麼職業都有,事實上沒有「槍手」,只有「弓箭手」,畢竟這是款東方風的奇幻全息(雖然常讓良箴翻白眼,誰設計這種衣不蔽體的港漫風)。

黑殭尸拿槍,用得還是弓箭手的招式。只是可以拿槍,卻不是適合拿槍。目前所有出的武器中,弓弩遠勝玩具似的槍,子彈也遠比箭枝昂貴。

至於拾夜的槍,是拿大錢砸製造槍(鐵匠生活技能),硬用加強卷軸加到十四的。但就算加到這種地步,也只比同等級的弓箭好一點點罷了。

算算那些屍骨成山的廢槍和花錢如流水的加強卷軸(又是商場販售指定…),良箴心痛不已的問過為什麼。

黑殭尸先生只瞥了她一眼,「良家子,又不是花妳的錢。」

「就算不是,我也心痛如絞。」良箴捧著心掉眼淚。

「妳別打扮成這樣掉眼淚…男人掉眼淚娘斃了!」黑殭尸難得講這麼長的句子,「沒為啥,習慣。」

良箴的眼淚更是不要錢的啪啦啦的掉…難得可以噁心到殭尸先生,機不可失。

翻了翻戰利品,良箴有些氣餒。現在的畜生刺客都學聰明了,來搞暗殺都穿垃圾來,她撿垃圾撿得非常煩悶,收支無法平衡。

「只能賣店裡了。」她鬱悶得想哭,「水錢都不夠啊,混帳…」

「我沒差。」黑殭尸淡淡的,「一向都是賣店的。」

有一會兒,良箴以為自己聽錯了。「…上回那把加十四屠龍刀…?」看到組隊頻道,那把可抵半年月卡的寶物被系統分配到拾夜的包包裡,她下線後咬著棉被不甘願了一個鐘頭。

「賣店了。」他語氣如此之淡定肯定和寧定。

暴走的良箴,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很奇特的,這個什麼虧都不肯吃,行動語言陰氣逼人的神槍手,卻沒有抵抗的讓她撲倒了。

「你個敗家子!!」良箴怒吼,「你把價值好幾千新台幣的神兵利器倒店裡?你不會給我喔?我還可以給你賣店價三倍!敗家子敗家子!跟我混混成這樣,傳出去能聽麼?!」

拾夜皮笑肉不笑的咧嘴,頗有鱷魚得逞的神韻,「賣妳的話,市價九折。」

掐著他的良箴氣得發抖,「為啥為啥為啥啊?!你寧願賣給npc不賣給我?你這渾球!你用我的子彈我的胖藍,偷吃我的飲料食物,還敢嫌伙食差…居然還敢黑我!」

躺在地上的拾夜欣賞騎在他身上的俊俏「少年」,氣得滿臉通紅,掐人的手拼命發抖。「我說,七折也是可以的…」他聲音轉低,為了利潤捨生忘死的良箴非常大意的低頭傾聽。

「…良家子,遠之則怨,卻之不恭啊。」

她還沒回味過來,已經讓黑殭尸狼吻了。

總共近距離(的確超級近…)砸了他三發冰箭才虎口逃生,良箴慌得連劍都快拿不住。

但那個陰風慘慘的黑殭尸卻放聲大笑,可歡得不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